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既是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更是长三角2.2亿人民的热切期盼。刚刚结束的中共江苏省委十三届六次全会专门讨论了《〈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江苏实施方案》,亮出发展大格局。

  “北京西路瞭望”注意到,对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在会上鲜明地提出了“六个一体化”,并首次提到“省内全域一体化”,令人眼前一亮。

(图为长三角新地标之一苏州中心。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为长三角新地标之一苏州中心。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拆除“隐形高墙” 下好全省“一盘棋”

  拥抱长三角一体化,需下好全省“一盘棋”。

  如何聚焦省内全域一体化发展?有业内人士指出,首当其冲就是要打破“行政区经济”束缚,打通要素流通“看不见的边界”。

  “要重视长三角地区内,尤其是各个省市自身内部一体化的发展。假设市与市、县跟县之间不能达成一体化,这种一体化绝对是不完整的。”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教授刘志彪认为,就目前来看,省内地方之间的壁垒还是很大,亟待破除。

  为何要破除壁垒?有观点指出,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往往容易带来一种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相悖的“行政区经济”现象,以至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努力几乎总是绕不开行政区划这道“看不见的高墙”。

  因此,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关键在于各行政区域主体竞相开放,尤其是省内地区之间要主动拆除各种或明或暗的“行政壁垒”。

  值得一提的是,继广东深汕特别合作区之后,江苏也开启了以特别合作区模式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的探索之路。

宁淮合作特别区(前身是宁淮新兴产业科技园)所在位置宁淮合作特别区(前身是宁淮新兴产业科技园)所在位置

  7月27日,“宁淮特别合作区”正式揭牌,以开创之举突破了“行政区经济”,将成为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先行区、南京都市圈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在刘志彪看来,实现省内全域一体化,市场一体化是基础,如果没有市场一体化,整个区域经济一体化没有一个很好的调解机制和体制机制,资源配置就不可能达到最优。

  “要减少地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破除限制企业经营的各种‘行政壁垒’,打破地方主义。要降低对各种生产要素的人力限制,让企业真正地去当市场一体化的‘前哨’。”刘志彪指出。

  “宁淮特别合作区”揭牌仪式上,两地主政者也表示,合作区要取得成功,离不开省里的放权和支持。要共同争取建设用地安排、基础设施建设补助以及改革试点示范等方面的特殊政策;共同争取赋予合作区市级经济管理权限,实现“区内事务区内办理”。

  机遇挑战并存苏北别轻言焦虑

  “就江苏而言,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热点在苏南、重点在跨江、难点在苏北,要‘三点’并进、区域联动。”娄勤俭在会上的一番话语,向各地主政者们抛出一道思考题。

  “北京西路瞭望”近日曾在苏北某设区市会议上,听到该市市委书记直呼有些焦虑:“我们苏北城市参与长三角一体化积极性很高,但为什么总有被边缘化的感觉?”

  这位书记一针见血地道出不少苏北城市主官们的心声,会议中,他还恳切地希望各个县(区)委书记好好思考,尽快拿出真招实招。

  “苏北一些地方缺乏资源,有被边缘化的焦虑感是正常的,但千万不要因此迷失了方向或者不作为。”刘志彪对此建议,可以加大省内“飞地”经济的发展,不仅发达地区要到欠发达地区办“飞地”,欠发达地区也要想办法到发达地区办,把管理权让给发达地区,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担,加速实现一体化。

(图为苏宿工业园区资料图。图片来源于苏宿工业园区官网)(图为苏宿工业园区资料图。图片来源于苏宿工业园区官网)

  “北京西路瞭望”注意到,在有着苏州工业园区的苏北“分号”之称的苏宿工业园区,管委会就拥有宿迁16个市级重要部门的“2号公章”。有了“2号公章”,项目开工的多数手续可在园区办理,企业不用跑到市里办,大大提高了效率。

  13年间,苏宿工业园区积累了许多创新的发展理念,已成为江苏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缩小南北差距的生动注解,也被作为样板推向全省。

  值得关注的是,刚刚成立的“宁淮特别合作区”也将积极践行“飞地”模式。据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介绍,在共建特别合作区的分工上,要充分发挥江北新区和盱眙县各自的优势,由江北新区主导经济管理和建设事务,盱眙县负责征地拆迁和社会事务,两市政府各有关部门都要积极支持。通过科学有效的分工,探索形成高效、共赢、可持续的“飞地”发展新模式。

  采访中,不少苏北人士仍普遍认为,交通短板是制约苏北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主因之一。一位农业技术专家向“北京西路瞭望”

  坦言,她曾带领一批浙江企业家到苏北某市考察项目选址,去之前信心满满,结果车开到一半企业家们就喊话要放弃。这位专家有些懊恼地告诉记者,原本很有戏的一个合作,活生生被4个半小时的车程给“搅黄”了。

  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沈坤荣认为,要加快苏北、苏中高铁和沿江地区城际铁路建设,缩短苏北市县与上海及苏南城市的时空距离,使苏北地区真正融入长三角经济圈。

  “北京西路瞭望”发现,作为苏北唯一入选国家长三角城市群规划的城市,盐城近年来一直将融入长三角作为发展主轴。

  从基础设施的便利到前沿科创的应用,盐城近几年抓住产业转型机遇,既引进了一批长三角发达地区转移出来的制造业,又打造了独具特色的新兴产业,并积极加快接轨上海。

  不少参加省委全会的代表告诉“北京西路瞭望”,省里在苏北和沿海布局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上就是为各地打通全方位融入的通道,苏北和沿海地区要以更大的热情拥抱长三角、融入一体化。

  做好跨江“必答题” 为发展加分

  省委全会上,娄勤俭直言江苏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重点在跨江,再次点明跨江融合发展的重要性。

  “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的过程中,首先应当形成若干个小的都市圈,以这些小单元的发展,推动更高层次的融合。”江苏省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王树华指出,这其中,跨江融合就是一道“必答题”。

(图为苏通长江公路大桥。来源:视觉中国)(图为苏通长江公路大桥。来源:视觉中国)

  南北互通,跨江联动,江苏铁路网络已然串起一片沿江城市群。“北京西路瞭望”注意到,今年1月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式批复《江苏省沿江城市群城际铁路建设规划(2019—2025年)》。根据规划,江苏省将投资2180亿元,增建省内城际铁路里程约980公里。沿江地区将形成区域城际铁路主骨架,构建沿江地区内1小时、沿江地区中心城市与毗邻城市0.5小时至1小时交通圈。

  “以前没有高铁,因为长江天堑等原因往来不便,因此形成了苏南、苏中、苏北相对块状的梯次发展格局。”王树华分析说,随着高铁网络和跨江大桥的加快建设,南通、泰州等城市的发展增添了强劲动力,但从整个苏中地区的发展来看,还没有真正融入苏南。从地理要素来讲,苏中地区要想更好地融入长三角核心区域,融入苏南发展是必经之路。

  “北京西路瞭望”注意到,娄勤俭也在省委全会上明确指出,要从体制机制入手,实质性推动苏锡常、宁镇扬一体化,推进锡常泰、苏通跨江融合。

(图为江阴-靖江工业园区。来源:靖江日报)(图为江阴-靖江工业园区。来源:靖江日报)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跨江融合的典范,江阴、靖江双城记“上演”已进入第16个年头。这个跨越行政区划合作园区的国内首创之举,在为江阴赢得发展空间的同时,也大大提升了靖江的经济实力。

  据公开资料,从2003年开始到2017年,靖江市财政收入增长了近14倍,县域经济总量在苏中领先,城市的影响力和竞争力不断得到提升。

  去年,两地又提出了创建高质量跨江融合发展实验区的计划,一座总规划面积60平方公里的江阴-靖江工业园区,被视为两地跨江融合的主阵地和驱动器。

  两地的融合绝非共建园区那么简单,多年来,江阴与靖江干部队伍的多层次互相挂职、任职,两地在发展理念与政府效率上的差距,也迅速被拉近。

  如何做好区域互补、跨江融合、南北联动大文章?江阴、靖江这对携手发展了多年的兄弟城市,被寄予厚望。专家认为,在更高层次、更加完善的协调机制推动下,两地完全可以打造成全县域融合发展的典范。

  “推进一体化的过程中,基础设施建设要先行,才能保障要素流动;基本公共服务要落实到位,才能促进人才流动。”王树华指出,这两点做好了之后,还要更多地从跨江融合的角度来进行产业布局,让苏南、苏中、苏北有更为合理地分工和互补。

  “隔江相望”变为“拥江融合”,一体化的明天将更顺达。沈坤荣建议,要尽快加强省级统筹和沿江两岸协同,推动长江过江通道建设提速,满足迫切的过江需求,为沿江两岸发展加分提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