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站不敢罚久,批评不敢说重

  学生犯错“不敢管”?

  最近,关于教育惩戒权的话题

  成为社会讨论的热点

7月27日,央视播出的《新闻周刊》7月27日,央视播出的《新闻周刊》

  惩戒的尺度聚焦常州局小

  白岩松:

  局前街小学对惩戒权的自主尝试值得鼓励

  点击观看视频

白岩松白岩松

  面对教育部说正在研究制定实施细则,给予老师合理合法的教育惩戒权,很多人简单的理解,是不是老师以后就可以打学生了,当然不是,体罚和变相体罚一定是禁止的。只是长期以来我们一提教师的惩戒权,就会想到拳打脚踢,就会想到戒尺打手心儿,其实这都是过去时了,惩戒权在不体罚也不变相体罚的基础上 ,会有哪些方式呢?

  不可忽视的学生权益

  半年前,常州市局前街小学召开了一场听证会,教师、学生、家长、心理专家、律师受邀参加,讨论学校当时即将出台的惩戒制度。

常州市局前街小学人力资源中心主任 王燕常州市局前街小学人力资源中心主任 王燕

  现在发现生活当中有一些老师已经不太敢管学生了,现在舆论导向也好,家庭的关注也好,其实无意当中给老师增加了很多的精神压力,所以我们有必要带着老师一起来探究一下,在教育教学过程当中,有哪些权利是我们可以行使的。

  尽管几乎所有人都对出台惩戒制度表示认同,但对于拟定的7种惩戒情形8种惩戒方式,大家看法不一,尤其是批评、加倍劳动、取消部分特权、没收、静坐、诵读、隔离、陪读这8种惩戒方式,争议不小。

学生:隔离和陪读是比较有点负面作用,可能被学生认为比较另类。学生:隔离和陪读是比较有点负面作用,可能被学生认为比较另类。

  家长:(我们班)这个小朋友上课非常非常调皮捣蛋,老师上课他会下座位跑到别的地方 包括学校里面到处跑 他一直不改,我们怎么样来解决这个事情 陪读我觉得是很有必要的。

  经过听证会的修正和完善,也经过对全体同学的反复宣讲,惩戒制度在局前街小学确立下来,并在过去的半年里正式施行。

  学生:加倍完成任务、严厉批评,还有没收 这是最常用的三类。

  学生:(有个同学)他倒了很多食物,老师让他诵读了十遍(古诗) 第二天必须只能剩一小半格菜。

  学生:(有个同学)他那几天比较特别疯狂,各种各样上课甚至有侮辱老师的事情 老师联系他家长叫他带回家隔离一周 在家写反思等等,后来来了之后就好多了,收敛多了。

  本学期结束,不少家长反映,施行惩戒制度取得的效果明显,但也有家长认为,惩戒措施仍然太温柔。“老师可能也有一些顾虑,做得最多的可能也就是严厉批评,甚至就是翻倍做一些作业,或者是控制他的一些活动的时间,最多只能做到这儿,所以我才会说太温和了。”一名家长告诉记者。

  常州市局前街小学人力资源中心主任 王燕

  (家长)陪读是最为严厉的,目前还没有使用过,因为当时在讨论的时候有孩子就提出,他觉得有家长来陪读的话,是很伤自尊的一件事情,其实我们所要想达到的,就是让孩子产生这样一种警戒的心理,他心中形成了自己的规则意识,反而是戒在前,所以后面也就没有惩这个事情的发生了。

  由于我国《教师法》《教育法》等法律对于教育惩戒权都没有明确规定,只有校规撑腰,没有法律支持,教师行使惩戒权难免底气不足。7月9日,教育部负责人表示,将研究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育惩戒权的范围、程度和形式。在专家看来,惩戒权最高立法,必须广泛听取民意,形成广泛共识,应该与民间探 索形成互动。而像局前街小学这样的自主尝试值得鼓励,因为惩戒权的裁量权最终还是会回到学校和每位老师手中。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储朝晖

  即便是我们有相关的明确的法律条文,也应该从最基础性的方面进行规范。教师在惩戒学生的过程当中,教师有他的裁量权,而且教师惩戒学生的时候,是一门艺术。一个年轻教师惩戒学生跟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师惩戒学生,这个情况决然不同,不能用法律条文来过度限制教师的裁量权,同时我们教师裁量权相应的边界,也应该通过法律条文对它进行明确。

  教育部负责人表示,教育惩戒重在教育,是出于对学生的关爱、保护,这也意味着惩戒权的实施,必须充分考虑对学生权益的保护、对学生身心的负面影响。美国纽约教育局颁布的纪律准则中,惩戒方式就包括去校长办公室吃午饭、参加冲突解决技巧辅导等人性化内容,扰乱课堂的学生被赶出教室后不是去罚站,而是被请到另一间教室进行辅导,严重违纪的学生不是被赶回家,而是会被请到社区辅导站接受免费辅导。

  中国教育学会教育政策与法律分会理事长 劳凯声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张扬人权的时代,所以我们规定特别是否定性的教育惩戒的规定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保护人权,保护学生的基本的权利 我想这个特别重要。

白岩松白岩松

  生活中很多事儿的确常常矫枉过正。在传统教育中,师道尊严,先生的地位很高,而且大家信奉严师出高徒,孩子交给先生和老师,打骂随便。但近几十年随着人们观念的变化,体罚和变相体罚,越来越不被人接受,但一不注意,就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学生怎么浑和过分 ,一些老师都不敢管,再加上有很多蛮横的家长,老师快成了弱者,其实这样的局面,最终的受害者反而是该被教育的孩子,在这样的背景下,重新思考和界定教育的惩戒权限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这是救救孩子在新时代的新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