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上午,日本《每日新闻》前记者、日本清泉女子大学文学部教授、地球市民学科主任大野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金莹教授陪同下,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张建军馆长接待了他们。

  大野俊在日本做了22年记者,曾受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影响很深。两人于1984年,乘坐和平之船,从日本神户港出发,经过上海到达南京。他们采访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回国后,大野俊在《每日新闻》上发表署名文章:《和平之船的出发》。

  时隔35年后,再次踏上南京这片土地,来到纪念馆参观,看到日军暴行照片,他直言”不忍直视“。

  01

  35年前,与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在南京采访

  大野俊1953年出生,早年毕业于日本九州大学,1978年至2000年间,在《每日新闻》担任社会部记者。他坦言,当年走上记者这条路,受到《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影响很深。

  本多胜一1971年访问中国并撰写了《中国之旅》一书,抨击日军的侵略暴行。文章在《朝日新闻》等报刊上连载,引起了日本社会的强烈反响。本多胜一还曾获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特别贡献奖“。

日本《朝日新闻》原记者本多胜一日本《朝日新闻》原记者本多胜一

  大野俊读了本多胜一的《中国之旅》后深受启发:“本多对日本侵华战争的采访、证言记录,在日本新闻界开创先河,对我的记者从业生涯帮助很大,令我很受触动。”

  1984年,大野俊和本多胜一一同乘坐和平之船(该组织成立于1983年,在世界各地传播和平、环保和绿色的志愿精神)从日本神户港出发,到达上海后,又来到南京。

  那时,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还没有建成开放。大野俊说,他们一行人由本多胜一当向导,在南京找到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并采写了她的证言。当时,南京已经在江东门附近发现大屠杀遇难者遗骨。大野俊先生回忆,他在南京看到的情形远比之前了解到的情况严重得多,“没有想到日军在南京发生如此恶劣的暴行。”回国后,大野俊便在供职的《每日新闻》上发表署名文章,主标题是《和平之船的出发》,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通过笔触告诉日本民众。

  02

  再次来到南京,看到日军暴行图片,他坦言:“不忍直视”

  2000年,大野俊先生从记者岗位离职后,先去澳大利亚研究移民文化,而后回到日本,在九州大学工作。九州大学所在的日本福冈,是中日韩文化交流的据点。在那儿工作了三四年后,大野俊先生来到东京,在清泉女子大学任地球市民学科主任,主要研究全球化大背景下,日本周边国家人民对日本社会的认识等。

  此行是他时隔35年后,再一次来到南京,并且是首次来到纪念馆参观。纪念馆馆长张建军陪同他参观了史料陈列厅、铜板路等。

张建军馆长向大野俊先生介绍南京大屠杀历史图片张建军馆长向大野俊先生介绍南京大屠杀历史图片

  在走到《东京日日新闻》有关”百人斩“事件的报道大幅照片前,大野俊先生忍不住指着报道称,“《东京日日新闻》是《每日新闻》的前身。”

  在参观到李秀英被日本兵身刺数刀,在鼓楼医院接受治疗的图片前,大野俊先生一边举起相机拍照,一边说,“1984年来南京时,我曾采访过她。”

  小编注意到,头发已经花白的大野俊先生,全程不时记录,拿着相机不停拍照。在参观到一半时,腰酸的老毛病犯了,但他仍然坚持参观完全程。

  他说,在大学里任教,可以把这些资料带回去作为教学和研究材料。在纪念馆里看到很多日军暴行的照片,尽管是“以前的”,但“还是很惊讶”。他坦诚,“纪念馆展现了很多日军资料,也许日本人来了,有些照片,会不忍直视吧。“

  03

  他认为日本青年对南京大屠杀历史认知存在断层应该来纪念馆看看

  大野俊先生评价《南京大屠杀史实展》“从各个方面搜集内容,非常丰富,看完印象深刻。”他以为纪念馆会大量展出被砍头、被屠杀的场面,但在这里,却更多地看到人物背后的故事,“这不是一个静止的纪念馆,它是通过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故事告诉我们历史的脉络和人物的命运。”

  他感慨地说,日本民众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的了解存在断层。“战后日本民众,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很难想象自己的近祖怎么能干出这么野蛮的事情。”作为日本人,特别是日本年轻人,应该来这里看一看,这是值得来的地方。”

  临别前,纪念馆馆长张建军特别将《人类记忆:南京大屠杀实证》、《和平之旅——东瀛友人口述史》等书籍赠予大野俊先生。大野俊先生表示,将在今后演讲或授课中,把在南京看到的纪念馆情况,以及这段历史告诉更多人,让大家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大野俊先生此行还参观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12日,他还将前往南京大学,与该校师生进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