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注意到,这批新任区县主官中,有多人有过在开发区(园区)担任主要领导的经历。

  在南京新近提出“拥江发展”、全力打造江北“新主城”的大背景下,多位在江南重要板块有着丰富工作经验的官员此番被赋予重任。祁豫玮、李万平等曾在南京“第一经济强区”江宁区担任过要职的官员“北上”浦口、六合,共图江北崛起大业。

  11区党政主官,半数已是“70后”

  本轮调整,多位“60后”区委书记因之前已升任市领导,这次纷纷卸去区委书记职务。

  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俊、张一新,分别不再兼任建邺区委书记、鼓楼区委书记。南京市政协副主席黄河,不再兼任雨花台区委书记。

  放眼新面孔,“70后”和“准70后”占了绝大部分。

  南京11位(代)区长中,有多达9位都是“70后”。其中,最年轻的秦淮区代区长司勇,出生于1979年。栖霞区代区长王生出生于1974年。鼓楼区代区长吴炜、江宁区代区长严应骏均为1972年生人。

  多位新任主官拥有高学历。秦淮区代区长司勇是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公开资料显示,建邺区委书记沈剑荣、浦口区委书记祁豫玮也都是博士学位。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本轮新上任的南京市辖区党政主官中还出现了一位“博士后女区长”。玄武区代区长钱维是南京理工大学管理学博士,还是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博士后。

  公开资料显示,钱维曾长期在南京市发改委从事投资和重大项目管理工作,并曾获得“南京市投资工作先进个人”等称号。2012年,钱维曾在期刊发文,颇具前瞻性地探讨南京空港新城整体定位及发展战略。

  在调任玄武区任代区长之前,钱维曾先后担任过雨花台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栖霞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

  多人担任过开发区(园区)领导

  记者注意到,多位近期履新的代区长均有过在南京的开发区(园区)等重要板块工作的经历。

  比如,浦口区代区长曹海连,此前担任南京市麒麟科技创新园(生态科技城)开发建设管委会主任。麒麟科创园位于仙林和江宁两座大学城之间,系南京城东创新经济带的重要载体平台。

  南京仙林大学城管委会主任张连春于2018年12月中旬调任雨花台区任代区长。

  作为南京科教中心之一,仙林大学城“一把手”被重用已有先例。在张连春之前,曾担任仙林大学城管委会主任的黎辉,已于2018年10月调任栖霞区委书记。

  新任鼓楼区代区长吴炜,曾任建邺区委常委、副区长,兼任过新加坡·南京生态科技岛管委会副主任,参与操盘过南京河西新城以及江心洲开发建设。

  雨花台区委书记戴华杰曾任江宁区委常委、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工委副书记。

  六合区代区长李万平曾任南京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江南强区干部“北上”

  恰如江苏有苏南干部“北上”任职、将苏南先进经验带去苏北的传统,南京本轮干部调动,也体现出“干部北上”这一特点。

  南京长江北岸两大行政区域浦口区和六合区,本轮都进行了主官调整。新任浦口区委书记祁豫玮此前系江宁区区长。

  祁豫玮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大地海洋科学系,后进入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后在南京市发改委及南京市委办公厅政研室任职。2012年,祁豫玮调任南京市委副秘书长,2015年底被明确为正局级后不久,即调任江宁区区长。

  新任六合区代区长李万平,曾在江宁区与祁豫玮共事。李万平曾任江宁区委常委、副区长,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等要职。

  李万平曾长期在江宁区司法战线工作,他从法院书记员做起,后官至江宁区司法局局长、江宁区矛盾纠纷调处中心主任,有处理复杂问题的经验。

  当前,南京正从“秦淮河时代”迈入“扬子江时代”。正在公示的南京2035规划中,拥江发展是“重头戏”,南京正式提出未来将打造一南一北两大主城区。“南”是目前传统意义上的南京主城区,“北”则是江北新主城。

  此次,从传统的江南板块调任干部到江北区域担任主官,也许与南京市意欲提振江北“新主城”发展有关。

  记者注意到,江宁区是南京区域版图最大、GDP总量也最大的“经济第一强区”。此番新任命的不少干部都有过在江宁区担任领导的经历。比如,新任建邺区委书记沈剑荣、新任雨花台区委书记戴华杰也都曾是江宁区领导,二人曾共事四年。

  而近期新获任命的玄武区区委书记李世峰、代区长钱维两人则曾同在雨花台区政府“搭班子”有3年之久。当时,李世峰任雨花台区区长,钱维任该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

  目前,南京各区正在召开“两会”。预计未来几天,“两会”通过相关人事选举后,不少区的“代区长”将“转正”。

  另据统计,南京目前11个区的党政主官中,在2018年之前上任仍在职的,仅有4人。他们分别是:南京市委常委、江宁区委书记李世贵,溧水区委书记谢元,六合区委书记朱志宏,溧水区区长薛凤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