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扬子晚报网

  今天是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文史研究者杜黎明、饶进,抗战史学者、江苏省行政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丁进,根据文物法规定,向雨花台区文物部门提交认定毛家巷两座抗战碉堡为不可移动文物的申请。

  雨花台区毛家巷两座抗战碉堡,初步判断其中一为轻机关枪工事,一为重机关枪工事,其构筑特征和已经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的雨花台区华严寺南山碉堡基本相同。

  毛家巷轻机关枪工事,位于雨花台西南方向的一处高地上。周围杂树丛生,荆棘横斜,几乎无路可行。其为圆柱状,直径3米。环碉堡一周有5个射击孔,碉堡前方、周围,有多处疑似日军炮火轰炸而形成的洼陷。碉堡有所沉降,其西侧可见出入口,与战壕相连。碉堡西南方向两个射击孔外部大小为82×32厘米,东南方向射击孔外部大小为79×30厘米。另两个射击孔因为部分被泥土淹没,而无法测量具体数据。

  毛家巷重机关枪工事,位于天隆寺东面一处土坡顶上,隐藏在一片竹林之中。为多角长方体构筑物,长为5米,宽为3.6米,露出地面高为0.93米至1米。碉堡有所沉降,其东侧依稀可见出入口。顶部平,顶部厚约80厘米。

  丁进介绍,两座碉堡的激战痕迹特别明显。轻机关枪工事其5个射击孔防雨檐均为日军炮火摧毁,顶部被炸成一个斜坡,多处钢筋裸露。重机关枪工事的正面以及顶部可见被炮火损毁痕迹,尤其是顶部表壳已经完全被炸毁。

  在1937年12月的南京保卫战中,毛家巷两座抗战碉堡所在山地,是中国军队第八十八师补充旅的战斗区域。37年12月10日,日军在侵占牛首山以后,对雨花台西南侧的安德门阵地发起进攻。中国军队为保卫安德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撤出阵地时,第八十八师补充旅第一团已经没有完整建制的营和连。团长华品章、第一团第一营营长周鸿壮烈殉国。在安德门保卫战中,日军伤亡惨重。其中侵华日军步兵第四十七联队第三大队第十一中队,最后仅仅剩下24名残兵,中队长首藤武和三名小队长都被中国军队击毙。日军另外还有三名中队长被击毙。中国军队第八十八师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惨烈,其中第二六二旅旅长朱赤、第二六四旅旅长高致嵩、补充旅第一团团长华品章、第二六二旅五二四团团长韩宪元4名殉国将领,在2014年和2015年先后被列入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安德门保卫战是南京保卫战中最为激烈的战斗之一。日军文献中,经常提到安德门一带山地抗战碉堡对日军造成的伤亡和引起的恐惧。”丁进建议,今年10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要求“树立保护文物也是政绩的科学理念”。此次依照《文物保护法》、《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和《不可移动文物认定导则(试行)》发起文物认定,希望文物部门将毛家巷两座抗战碉堡和天隆寺抗战碉堡,以“安德门碉堡群”之名公布为文物。

  (实习编辑 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