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中共上海市委关于面向全球面向未来提升上海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意见》正式发布。全文7000多字,详细勾画了上海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基本原则、总体目标、主攻方向和重点任务,为上海加快构筑战略优势、更好服务全国发展大局、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提供指引。

  这一次,上海明确提出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是实现新时代上海发展战略目标的集中体现、核心任务和必由之路。“城市能级”“经济密度”等业已成为上海党政人士口中的热词、媒体聚焦的重点。上海为何此时提出这一目标,江苏又该如何发现机遇积极作为?作为一枚江苏人,必须关心一下。

  反复谈及

  这可能是对上海发展“到顶”论的一种高调回应。

  近年,随着我国经济走向全方位开放,铁路枢纽、航空港的相对重要性上升,涌现出很多后起之秀,上海枢纽优势不再绝对。江苏、山东、安徽形成了新兴制造业中心,而上海的人工、土地成本比较高,并不利于竞争。面向全球,上海的紧迫感可想而知。世界公认的顶级全球城市,都是全球高端要素资源的集聚地、配置地。相较于纽约、伦敦、东京、巴黎等地的经济体量、高端要素集聚度,上海仍有短板。

  业已跻身全球城市行列的上海,如何扮演“高端节点”的角色?10年、20年后的上海,又将拿什么参与全球竞争?外界有种舆论:面向未来,上海要“凉”。

  年初,《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发布,提出“提升主城区功能能级,打造全球城市核心区”,“着力提高国际金融功能影响力和国际贸易服务辐射能级,提升对全球经济辐射能力”。

(解放日报记者张驰/摄)(解放日报记者张驰/摄)

  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为何关键?在世界城市兴衰史上,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是首要的影响因子。从威尼斯、阿姆斯特丹的率先兴起,到伦敦、曼彻斯特的后来居上,再到纽约、东京的脱颖而出,无一不是此条规律使然。

  今年以来,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多个场合、反复谈及“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他曾明确表示,当下上海整座城市的发展“重在提升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把功能做强,体现集聚辐射效应”;也只有提升了城市能级、做强城市核心功能、全面增强配置全球资源能力,上海方能更加彰显一座中心城市的地位和功能。

  6月11日,接受包括新华日报在内的长三角三省一市党报记者联合采访时,李强指出,上海要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首先在推动区域能级上有新突破。上海努力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紧盯全球顶尖城市,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

  6月27日,中共上海十一届市委四次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上海市委关于面向全球面向未来提升上海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意见》,一幅面向全球、面向未来的城市内涵新画卷展现在人们眼前。

  密不可分

  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在接受长三角党报采访时表示,没有上海浦东开发开放的辐射带动,就没有江苏后来的发展;没有上海的引领支撑,就没有长三角一体化的今天。今后,江苏将更加积极主动服务和支持上海发挥龙头带动作用,强化战略协同、加强规划对接,努力实现更高层次、更宽领域的合作共赢。

  长三角一体化走上快车道的当下,江苏多个城市制定并正在实施对接服务上海的策略。

  有志于成为上海“北大门”的南通提出,着力构建“三港三城三基地”全市域对接服务上海空间格局,实现高质量发展。6月20日至22日,盐城市党政代表团赴上海学习考察,举办先进制造业投资说明会,现场签约项目12个,涉智能制造、节能环保、新能源装备、新材料等行业。4月,苏州市长李亚平率队赴上海考察时表示,苏州将全面接轨上海新一轮发展规划,主动融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扬州把对接上海产业转移、积极融入上海都市圈作为重大发展战略,成功举办了“扬州对接上海产业转移合作恳谈会”,并签约了60个项目。

  上海的城市能级和长三角城市群能级早已密不可分。在李强看来,推动长三角地区实现更高质量的一体化发展,是中央要求,也是上海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重要载体、使命所在。目前,身为“龙头”的上海开足马力推动一体化进程,这不仅事关长三角一体化的前景,亦关乎上海自身命运。李强表示,在上海努力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同时,周边城市各扬所长、优势互补、功能联动,整体提升长三角城市群能级。

(解放日报记者张驰/摄)(解放日报记者张驰/摄)

  城市影响力来自于辐射力,能给予别人的越多、越重要,影响力就越大。对于上海,最大的挑战是它能不能不断形成新的辐射优势,不断拿出新的独到的产品和服务?

  上海决心“实现5个新突破,打造8个新高地”:推进国际经济中心综合实力、国际金融中心资源配置功能、国际贸易中心枢纽功能、国际航运中心高端服务能力和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策源能力取得新突破;在制度创新、对外开放、品牌建设、创新创业、全球网络、发展平台、人才集聚、品质生活等关键领域打造新高地。

  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上海的目标是:5年后,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大幅提升,城市吸引力、创造力、竞争力全面增强。再用5年左右,上海在全球城市体系中具有较大影响力。到2035年,把上海基本建成与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卓越全球城市,令人向往的创新之城、人文之城、生态之城,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具有全球影响力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引领城市。

  抢抓机遇

  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背景下,上海着力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对江苏将带来怎样的影响?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专访了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

  记者:《中共上海市委关于面向全球面向未来提升上海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意见》提出,要加快全球功能性机构高度集聚,不断增强配置全球高端资源要素的能力。这将对江苏产生什么影响?

  成长春:从短期看,对江苏会有影响甚至冲击,可能出现虹吸现象,但从长远看,利大于弊。通过分析可以发现,江苏全省各地区全要素生产率存在明显差异。因此,积极主动参与上海全球资源配置,实现资源重新配置,有利于江苏优化人力、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配置,释放新需求,创造新供给,是培育新动能、挖掘江苏全省经济增长潜力的重要途径。

  记者:《意见》提出,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科技创新的前瞻布局和融通发展,努力成为全球学术新思想、科学新发现、科技新发明、产业新方向的重要策源地。江苏如何融入上海新一轮科技创新浪潮?

  成长春:上海是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的“最大策源地”,而江苏是科技成果转化的“最佳试验场”。“最大策源地”与“最佳试验场”对接合作,一定能诞生更多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国之重器”。接受上海创新资源辐射,有利于江苏加快“一中心”“一基地”(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加快形成产业科技创新中心框架体系,形成一批前瞻性、原创性、标志性的科技创新成果。同时,也有利于加快苏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可借鉴上海经验,探索有利于创新的新政策、新机制、新模式,提升区域创新体系整体效能,努力建设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试验区和区域创新一体化先行区。

  记者:江苏还可以在哪些方面参与和借鉴?

  成长春:江苏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节点,还拥有400多公里长江黄金水道,沟通长江中上游地区,江海联运优势突出。扬子江城市群是全国产业体系最完整、创新能力最强、城镇分布最密集、开放程度最高的区域之一。全面参与上海全球网络枢纽建设,有利于江苏发挥通江达海优势,全面建设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全面推进航空、高铁、港口建设,实现从“主动脉”到“毛细血管”的全面畅通、无缝对接。

  同时,接轨上海自贸区,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开放总布局,有利于按照习总书记对江苏提出的“一带一路”交汇点定位,抢抓机遇、拓展空间,全力做好扩大向东开放和引领向西开放的文章。有利于深入推进城市、企业、人才国际化,丰富开放内涵,提高开放水平,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江苏应进一步完善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推广自贸区可复制的改革经验,加强开发园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等开放载体的整合优化和体制机制创新,健全有利于合作共赢并同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相适应的体制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