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学位服、戴上学士帽,两鬓微霜的“毕业生”们笔直地站着。身着导师服的校、院领导一一为他们援正流苏。4月14日,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1977级校友入学40周年返校主题活动上,一场特殊的学位授予仪式点燃现场。

  这场特殊的学位授予仪式蕴含着满满的“仪式感”,为77级学子们在人生征途上又增添了新的印记。他们的眼神透出从容和坚毅,但神情却像40年前刚刚进校的小姑娘小伙子们激动不已,台下的校友激动地交流着,还有校友红了眼眶。

  作为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届毕业生,77级校友们在1982年初毕业前,学校未举行全体毕业生的毕业典礼。在当天的活动中,南航为他们补上了这个迟到了四十年的仪式。1978年的春天,南航迎来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652名新生,时间飞逝,当初班里年龄最大的同学已年过古稀,就连年龄最小的同学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当天有近半的77级校友回到了母校,如今已是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的77级校友阎焱,以知名投资人的身份回到母校,他扶着自己当年的恩师走上主席台,恭恭敬敬地给老师献上了花束。南航飞机设计专业77级校友,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C919国产大型客机总设计师吴光辉遗憾没能来到“毕业典礼”现场,但他专程录制了视频,与当年老友远程重聚。“当年是先录取后填专业,我本来爱好电子,后来一看飞机设计,以后可以当飞机设计师吗,就填了飞机设计专业。当时配备师资很强,很多五六十岁的老教授都给我们上课,我们就在飞机上面,风洞里面上课,学的也快。”已经从事航空事业长达40年、南航飞机系77级校友史坚忠深情感叹道:“从ARJ-21支线飞机总指挥罗荣怀到C919大飞机总设计师吴光辉再到我担任CR929宽体客体负责人,全部是南航人,南航圆了我们的航空梦。”

  曾为77级学生任教的8位教师代表当天来到了现场,航空宇航学院退休教师、现年83岁的姜正良声音听起来依然中气十足,他讲起自己带过的77级学生来更是滔滔不绝:“我对第一届学生感情很深,那届学生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成绩都是最好的,经常我们都能看到他们晚上11、12点还在上自习。”姜正良还记得,刚恢复高考招生时学校条件十分艰苦,连给学生们上课的教材都是他自己编写的。“去陕西和新疆下厂实习时,白天我们和学生在工厂实习,晚上就回到当地的中学教室挤在一起睡觉,虽然艰苦,但当时我们和学生关系特别好,亦师亦友。”如今有了微信后,姜正良和学生们的联系更加紧密了起来,潮范十足的他还组织建立了“微信沙龙”,定期召集学生们线下开展座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