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池污染太重,地下水抽了也不行。”4月初,在如东经济开发区凤阳村一处南美白对虾养殖基地拆除复垦现场,徐姓养殖户的8亩虾棚已被拆除,夷为平地。

  近年来,南美白对虾养殖业在南通发展迅猛。由于利润巨大,一些地方乱圈乱占基本农田挖塘养虾,导致良田被毁,环境遭到污染。从3月中旬起,南通市全面打响美白对虾养殖污染专项整治,向粗放式养殖模式开刀,明令去年8月31日后新建、扩建、改建的虾塘一律复耕还田。

  暴利,资本驱使挖塘失控

  记者了解到,从沿海滩涂向内陆拓展,许多地方竞相出现通过土地流转挖塘养虾,乱圈乱占基本农田现象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渐呈失控之势。据不完全统计,南通全市内陆已建南美白对虾大棚设施养殖面积不下数万亩。

  南美白对虾利润有多大?较早发展南美白对虾养殖的如东县丰利镇环渔村党支部书记陈昌泉告诉记者,一亩大棚虾塘投资万元以上,一年能养殖两茬,每茬产量低则六七百斤,高则能达到千斤,根据市场行情,刨去成本,一年即可收回成本且能获利。而一个虾棚一般能使用三至五年。起初,当地虾塘面积仅600亩,短短数年,养殖面积急剧膨胀到2600亩,以至全村4年前没有了粮食种植面积,全被虾塘覆盖。

  “政府将南美白对虾作为优势主导品种大张旗鼓地推进,加上近些年南美白对虾养殖效益高,客观上推动了这一产业爆发式发展。”通州区水产技术指导站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坦言,按照发展规划,到2015年,通州区南美白对虾养殖发展目标是五六千亩,结果仅一年光景全区内陆养殖面积就超过7000亩,提前完成了目标任务。据记者调查了解,当年像通州这样大干快上,一年完成三年发展任务的,不乏其例。

  南美白对虾养殖风靡南通内陆,与2013年出台的《南通市南美白对虾产业发展规划》不无关系。翻开《南通市南美白对虾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明确提出“全市南美白对虾产业主要布局在各县(市)、区海岸线内侧地区,发展规模化产业带,适当延伸到内陆区域”。正是有了这样的规划引领,加上频繁的观摩会、现场推进会,以及加压在各地的发展高效设施渔业的考核任务,各地闻风而动,据此纷纷出台包括财政补贴在内的一系列扶持南美白对虾产业发展政策,引导资本向这一领域快速集聚,一时间南通各县市区南美白对虾养殖业如火如荼,呈现空前繁荣景象。通州湾示范区南美白对虾养殖面积7028亩,其中有一半以上建在基本农田保护区内,面积达3889.4亩。身处内陆的如皋市,从无到有,仅统计在册的南美白对虾养殖面积就有2700多亩。截至今年初,南通全市南美白对虾养殖面积超过13万亩,经营主体有五六千个,养殖从业人员四五万人,成为发展最为迅猛、单品养殖面积最大的水产养殖项目。

  无序,产业隐忧令人担心

  南美白对虾养殖无序扩张,特别在内陆发展养殖南美白对虾,其危害显而易见:占用大量基本农田、滥采地下水、尾水直排污染生态环境。植保专业出身的如东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姜旭华算了一笔排污账,一亩地可建七分地的大棚设施虾池,一口虾池以水深70公分为例,一茬约排出200吨尾水,100口虾池一茬就是2万吨,一年两茬共计有4万吨的尾水要排到河沟里。如果一个地方连片有几个这样规模的养殖户,附近的水体、地下水包括土壤环境毫无疑问会被糟蹋了,随之带来土壤盐碱化、滥采含盐地下水作为养殖用水,损害生态环境,且容易形成漏斗引发地面塌陷等次生灾害。“最好的办法就是尾水集中收集,统一排放到大海。”姜旭华说,一旦南美白对虾行情不好,土壤修复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复耕,极易引发矛盾,且代价巨大,由此决定了南美白对虾不宜也不应该在内陆发展。何况南通地区每年在春季至夏季来临时,每个月都要实施引江排咸,通过引用长江水冲淡内河水的含盐度,从而保障农田灌溉、居民生活、工业生产等用水需要。

  纵观南通内陆南美白对虾养殖热,都是《规划》中“适当延伸到内陆区域”惹的祸,给人们传递了误导信息,由此造成了一哄而上、大干快上的无序发展局面。南通市海洋与渔业局一位人士痛心疾首地表示,“提倡利用低洼地、荒地、盐碱地发展南美白对虾养殖”才是英明、正确之举。今天虾塘遍地开花,此可谓“成也规划,败也规划。”

  去年,省环保督查组和省委巡视组均严正指出南通南美白对虾养殖业无序发展带来的生态环境污染问题,要求切实有效地解决好百姓关心的养殖污染问题。

  事实上,南通市和如东县早在两年前就认识到南美白对虾无序发展的隐患,取消了政策性激励措施,不再鼓励内陆养殖,如东县还划定南美白对虾禁养区,禁养区内供电部门不得供电,环保、国土、城管、供电等部门对南美白对虾无序养殖进行专项排查,严厉控管。尽管政府对内陆发展南美白对虾养殖及时“踩刹车”,但在暴利面前,诱惑难挡,顶风挖塘养虾的违法行为在一些地方仍未得到有效遏制,加上一些地方对内陆养殖南美白对虾的危害存在认识不足,以致相关部门在实际执法中阻力重重。“没有镇村的配合,执法很难,更取缔不了。”海安县国土资源局国土资源监察大队荀大队长如是说。

  整治,加速产业高质量发展

  曾以养殖规模雄冠全国而获得“南美白对虾第一县”美名的如东县,在规范南美对虾养殖行为,促进产业健康发展,承受着巨大的整治压力。根据整治方案,即使合格的养殖场(户)均须对照生态养殖的要求,严禁养殖过程中添加海水晶、盐等盐类物质,严禁非法取用地下水养殖南美白对虾,做到合法取用地下水、废气达标排放、养殖尾水达标排放。今年底前,整改不达标的一律关停。如东沿海地区的养殖场(户)最迟于2019年底前完成整改任务。

  “6月底前内陆地区南美白对虾养殖户全部拆除复垦到位。”如东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苴镇街道党工委书记陈五霞告诉记者,全区南美白对虾养殖户247户,总养殖面积5262.18亩。区里已成立五个工作小组,采取分村到户、包干到户、责任到人,签订复垦承诺书和断电委托书,限期自行拆除。对已投苗养殖户,要求于6月30日之前完成复垦,并交纳2000元/亩复垦保证金,待自行拆除所有养殖设施并复垦到位后,经验收合格后返还。

  “尾水不达标,与经营者过度追求养殖效益有关。”南通市水产技术推广指导站站长倪建忠说,如果内陆养殖南美白对虾采用鱼虾混养养殖模式,就不存在尾水不达标问题,但这种淡水养殖的产量远不及海水养殖的产量,且虾的成色也稍逊一筹。在这位人士看来,内陆养殖南美白对虾,只有通过推行鱼虾混养或工厂化养殖模式,可使相当部分的养殖水得到循环利用,实现“零排放养殖”,这将是内陆南美白对虾健康养殖的发展方向。

  令人乐见的是,《南通市政府关于促进现代渔业绿色发展的意见》经南通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明令禁止在内陆地区发展半咸水养殖,鼓励发展池塘淡水养殖和工厂化循环水养殖。与前些年出台的《规划》相比,《意见》对养殖规划布局进行了调整,划定了“禁养区”“限养区”以及“养殖区”,设定发展底线,对“养殖区”内发展南美白对虾等生态养殖的,给予公共设施配套和财政资金扶持等方面的支持。可以预见,生态健康养殖模式必将有力推动南通南美白对虾养殖转型升级,展现产业发展新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