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新闻记者|梅建明

  紫牛新闻实习生|徐梦云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小品《不差钱》里有一句经典之语:“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人死了,钱没花了。”而现实生活中,还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人去世了,一大堆保健品还没有吃完。

  家住南京江北的张大妈和老伴,花费几十万元,先后购买保健品18年,也吃了18年。老伴过世后,就留下一大堆没有吃完的保健品。

  然而,自2016年至今年5月,张大妈又先后从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约20万元的保健品,拿了五六万元的货后,过去7个月了,再也没了下文。

  紫牛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种种证据能证明已75岁的张大妈至少消费现金在15万元以上,但她却没能从中生联合公司拿到有力的证据,有的只是红单据,甚至是“白条”。而她在要求退货退款时,不可避免地遭遇种种障碍。

  张大妈向记者讲述了购买巨额保健品的事情

  老两口省吃俭用买保健品

  18年花了大几十万元

  家住江北的张大妈和老伴相依为命,两人退休后每月收入超过一万元,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保健品宣传,便一头扎了进去,一吃就是18年。然而,常年吃保健品并没能吃来长寿,张大妈的老伴于去年去世,享年76岁。

  仅从2016年下半年到今年5月,张大妈就先后从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约20万元的保健品,断断续续拿了5万元的保健品后,今年5月份“中生联合”大厂店关闭,她再也拿不到保健品。

  7个月过去了,多次交涉也没有结果。紫牛新闻记者在张大妈家里看到,尽管老伴已去世一年多了,但家里仍然摆着一堆堆没有吃完的保健品,卧室里的柜子上、墙角的地上,客厅的桌子上、椅子上,均是大量尚未吃完的保健品,大部分甚至都还没有开封。

  张大妈一一展示给紫牛新闻记者观看,各种品牌的都有,但大多已经过期了。衣着朴素的张大妈家里,桌子上放着多个盆碗,里面有不少剩菜剩饭。

  “省吃俭用,钱大多交给‘中生联合’了,他们销售员还忽悠我不停地买,我又借了不少钱。”张大妈对紫牛新闻记者说。“老头在世时,很相信这个,以前都是他买。2016年老伴生病后,就由我来买了。”张大妈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都是买的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的保健品,以前花了多少钱,老头经手的,她没有算过,也有大几十万元。但自从由她开始负责“采购”保健品以来,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已花了约20万元。

【张大妈向记者展示家里的保健品】【张大妈向记者展示家里的保健品】

  到底买了多少,还有多少没领

  ——理不清的一笔笔糊涂账

  买了20万元“中生联合”的保健品,那么她又拿到了多少保健品呢?“我大概只拿到了五六万元的,其它有十五六万元的都没有给我。”张大妈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像许多老年人一样,张大妈对新生事物也难接受,她至今连手机都没有,更别谈支付宝、微信了,甚至连刷卡这样方便的事,她也不愿意做。张大妈说,她一直都是现金交易。也就是说,这购买保健品的20多万元,都是张大妈从工资中省下来,然后一叠叠交给了“中生联合”。

【张大妈向记者出示了她和保健品公司签的客户意向书

  意向书上写着:款清货未发】【张大妈向记者出示了她和保健品公司签的客户意向书   意向书上写着:款清货未发】

  

  刷卡支付至少能通过银行流水留下证据,张大妈这种交现金的支付方式,又该如何证明自己呢?事实上,紫牛新闻记者初始的调查发现,张大妈没有多少证据来证明她支出了20多万元。

  张大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交了钱,“中生联合”有时给一些红单子,但大多数时候连单子都不给,就是记账。几个月前,她到大厂的中生联合店面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搬走了。“什么时候搬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到处问,才晓得他们搬到南京去了。”

  张大妈说,她住的地方到南京一个来回七八十公里,自己身体不好,7个月过去了,也没个说法。张大妈说,她手上的一些红单子被一直向她推销保健品的业务员小胡拿走了,还有就是中生联合总部的梁总给她写了一张白条子。曾有一次,她赶到中生联合南京总部去交涉,对方又说她得拿出单子来,白条不算,红单子才算。

  张大妈回家翻箱倒柜找了好几天,终于找到三张“中生健康销货凭证”的红单子。记者看到,上面时间为2015年9月及2016年5月和10月,金额合计16210元。

  此外,还有一张名为“客户意向书”的白条上,金额为8100元,下方标注“款清货未发”,这些购买的货品名称基本不一样。“他们只承认我这三张红单子,这张白单子不承认。”张大妈说,其实有很多没有给她红单子,她自己只有通过记账来提醒自己。“交了很多钱,还有很多货没有领,但自己年纪大了,好多都忘记了。”她说。

 

  

【张大妈出示的中生健康销货凭证】【张大妈出示的中生健康销货凭证】

  紫牛新闻记者从张大妈的记账本上看到,2016年6月、10月和11月份,分别购买了中生联合的姜红健、48瓶禾健氨糖及维生素、钙片,先后花去6600元、4704元和960元,其中960元标明是刷的医保卡。

 

 

【张大妈的记账纸上写着的购买记录】【张大妈的记账纸上写着的购买记录】

  在另一页上,张大妈则记着2016年购买雨生红球藻16200元,标明从陈经理手中购入。令紫牛新闻记者大感疑惑的是,这一页上还标明:“拿了10瓶雨生红球藻、给了6桶奶粉给借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