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资料图

  6月25日下午,“南京江北新区城市规划编制成果汇编发布暨新区规划创新研讨会”举行,会议邀请专家学者与业界人士齐聚一堂,总结新区获批2年来规划建设经验与成效,探讨新区未来发展方向与路径。会上发布了《南京江北新区城市规划编制成果汇编》,33项已批复规划集体亮相。

  将打造浦口、雄州两大综合城市中心

  《南京江北新区总体规划(2014-2030年)》对江北新区的发展给出了总体定位:南京江北新区是国家自主创新先导区、新型城镇化示范区、长三角地区现代产业集聚区、长江经济带对外开放合作重要平台。

  规划形成“一轴、两带、三心、四廊、五组团”的总体布局结构。“一轴”:指沿江城镇发展轴,由轨道交通、高速公路、快速路支撑和串联;“两带”:指外环山水生态带、沿江生态带;“三心”:指浦口、雄州综合型城市中心及大厂生产性服务专业型中心;

  “四廊”:指方山—八卦洲、马汊河—八卦洲、龙王山—八卦洲、老山—三桥四个楔形廊道;“五组团”:桥林、浦口、高新—大厂、雄州、龙袍五个城镇功能组团。

  这份规划指出,到2030年江北新区将形成“中心城-副中心城-新城-新市镇”的城镇等级体系。其中,中心城由浦口、高新—大厂两个组团组成;副中心城由雄州组团和长芦产业板块组成;新城(2个):桥林、龙袍;新市镇(8个):竹镇、金牛湖、马鞍、横梁、星甸、汤泉、永宁、八卦洲。

  将打造自己的民航机场和高铁站

  在综合交通建设上,江北新区将拥有自己的民用机场和高铁枢纽站。在机场方面,规划的六合马鞍机场为军民两用机场,将打造成一个集航空、铁路、公路于一体的复合型空港枢纽,完善机场集疏运体系。六合马鞍机场等级为4E,远期发展为国内干线机场。在铁路方面,规划中的南京北站将成为高速铁路、城际铁路和铁路的综合枢纽。

  在公路方面,江北新区将形成“一环(绕越高速)七射”高速公路网和“一环(公路三环)四横十射”国省道干线公路网。所有规划新市镇由二级以上公路连通,乡村公路达到四级以上标准。规划4个公路客运站,分别为南京北客运站、桥林客运站、龙袍客运站和林场站。

  在过江通道方面,江北新区境内规划过江通道17处,计19条。2049年预留控制过江通道3处,计3条,均为道路过江通道。

  江北新区将有6条过江“地铁线”

  江北新区的庞大公共交通系统将是其一大亮点。根据规划,江北新区内规划有都市圈轨道交通线路5条,即目前已在运营的宁天城际轨道、目前在建有望年内开通的宁和城际轨道(过江线)、规划中宁滁城际轨道南线、规划中的宁滁城际轨道北线、规划中的宁仪城际轨道。通过这些线路的建设和延伸,江北新区将和周边城市无缝衔接。

  在城市轨道线路上,江北新区将拥有7条地铁线,即目前已经运营的轨道交通3号线(过江线)、轨道交通10号线(过江线),列入十三五规划的轨道交通4号线二期(过江)、轨道交通11号线(纯江北线),此外还有列入远景规划,未明确开建时间的轨道交通13号线(过江线)、轨道交通14号线(过江线)和轨道交通15号线。这样一来,加上预计年底开通的宁和城际一期,江北新区未来将拥有6条过江地铁线。

  值得一提的是,江北新区在建设中将践行“窄马路、密路网”的城市道路布局理念,规划的总体路网密度达到8.5千米/平方千米以上,江北新区中心区路网密度不低于12千米/平方千米,道路间距不大于180米。新区15分钟内可实现任意一点上快速路,城市干道的机动车平均行程车速高峰不低于25千米/小时,平峰不低于30千米/小时。

  专家观点:警惕高房价对人口产业的挤出效应

  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京祥在研讨会上作了《创新治理体系,提升江北新区竞争力》的报告。江北新区是南京承担国家中心城市功能的重要载体。他分析道: “江北新区如果不是重在发展模式创新、治理创新,不能有效降低制度成本,而是简单定位于再建一个新的‘大开发区’,那就是‘以己之短,克人之长’,也失去了设置国家级新区的意义。”他建议,在区域协同方面,江北新区要建设辐射中西部的产业高地、服务共享的平台。产业高地,不是简单求产业门类之“高”,而是求产业能级之高。要面向区域,提供高质量共享的生产、生活服务,提升南京城市的集聚力、辐射力。

  张京祥强调要“警惕当前江北新区高房价对人口、产业产生挤出效应”。相比之下,深圳去年出台了政策吸引青年人,大专以上学历就可直接申领居住证;据报道,杭州今年留学归国人数超北京、上海,达16万人,而南京一年新增人口平均只有3万人。目前江北新区实行的是管委会体制,新区管委会,担负组织领导职能,包括功能区(开发建设职能)、行政区(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今年5月又设立了直管区,7个街道划入托管。“江北新区管委会最终定位是协调性机构,还是统领性机构?体制调整,是渐进式调整还是一步到位?”在张京祥看来,经验表明,因发展前景不明,短期行为驱动,持续博弈内耗,渐进式调整的代价更大,建议建设协同一体的发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