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林哲元:就是一个年轻的小孩,他不仅是看当时的报纸,而且他走进那个工人社区里面,那个详细的程度不止是宏观的,比如说他讲的曼彻斯特的商业区,怎么样有一个大的比值的道路通到郊区的富人区,而且在这个路上永远都看不到贫穷的工人区,因为那个小资产阶级的商店把那个路的两边都给占有了,所以这些富人来回的时候永远都不会看到贫穷落后甚至是充满脏乱的社区。包括整个城市规划一直到细节的工人住宅,当时所说的小宅子是怎么建的,他的砖头是怎么摆的,然后第一层的住宅是可以看到阳光,还有一个窗子,第二层的住宅就完全没有窗子,他的房租有差别,一直到他对当时的霍乱包括疾病和人的平均寿命,其实是有非常非常详细的讨论。我们如果说马克思主义形成的一个过程,除了马克思主义从哲学上和政治经济学上的一个创建的历史唯物主义,其实马克思自己都承认,恩格斯从另外一条路,就是他实际观察到英国社会在那个时候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冲突,而发现了马克思主义,我觉得这个其实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很重要的可以说是初生的资产。

  我自己在看今年的“人居三”他其实有一个副标题,也就是为所有人,这个“所有人”我个人觉得是它有一个特指的,我觉得它特指的是用规划的手段对弱势群体或者说我们可以直接讲就是对贫穷的一种战斗。所以我们看25条,他说我们消除一切形式的贫穷,包括消极的贫穷或者是极端的贫穷,就是消除贫穷和这个宣言或者说为什么从二十年前的伊斯坦布尔宣言到我们现在今年的城市宣言,实际上被加强的那个是“所有人”的加强,我觉得就是要重新思考可持续发展,这个事实上在伊斯坦布尔就已经提出来了,然后是足够的住房,这个也提出来了,但是特别强调的就是对弱势群体,当然刚才谢理事长也讲了,就是不一定是弱势群体,应该是少数群体,也就是不同的群体的一种关注,甚至是说以他们的要求才是真正城市的所谓的为“所有人”的服务,我个人是这样一个概念。

  所以我觉得大卫哈维提了一个最重要的观点,就是城市权利必须要和政治经济关系结合在一起,包括我们觉得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权或者是自由市场的权利,我觉得这个也许是在今天我们看到的新城市宣言以一种比较隐讳的方式,比如说减少不平等,促进包容、可持续发展、健康、福祉等等,我觉得在这个里面至少从我的专业角度来看,他其实是隐含了一种超越私有的完全是所谓的想象的那种理性的市场的自由的理性的孤独的个人的一种规划来看待世界的方式,我觉得我们在座大部分的人都是学者但是也有政府方面的,因为没有厂商在这里,所以还好。我觉得这个事是一个反思的方式,而且中国是有这个条件的,比如说去年前年的开放路权,从我作为一个外行人来看,至少从我的专业来看,那事实上是挑战了私有财产权,我觉得这个是中国作为一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握有土地所有权的国有化还能够不同于其他第三世界的发展道路是有希望的。

  以上是我简单的一些感想,谢谢。

  南京市城管局公众联络处副处长刘晓丽:我们有将近一百名的公众委员,在四年的时间里面,我们脚踏实地的在南京的城市里面,针对大家绝大多数人存在的一些问题,这个城市存在的困难,我们想办法、拿决议、调研,我们顾老师上了两个议题,王老师上了一个,在座的还有马老师曾经有一个2015年给全市提出来一个信号灯智能化管控的建议,被市交管局列为为民办实事的事件之一。

  我们王兴平老师能够把这个第三期的论坛拔到这么高的高度,我感到非常的自豪,我觉得我们的公众委员能够借助我们搭建的这个平台,能够把它组织到这个高度,能够起到这么好的效果,让以前不了解我们城市治理委员会的,不了解我们公众参与的很多的学生也好很多的老师也罢,他们能够了解到,而且能够主动的出谋划策,我想这本身就达到了我们预期的80%。

  既然缪市长给我们提出来要打造一个全国亮点,营造全国最具影响力的论坛这个目标,我想我们要共同努力。最后我要感谢所有与会的各位老师、同学和学者。谢谢大家。(记者 牛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