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就是规划更多的是关注于具体的建设项目和开发建设行为,但是对这个城市公共空间其实是管的不多的。像我们的城市广场,城市的公共活动地区,有一些时候像这些地方有一些时候我就举一个例子,就是经常在广场上搞一个活动或者什么的,到底由谁来审批或者是由谁来进行规范,好象也没有具体的管理的事情。我针对这些方面也提了一个建议,就是对照规划法里面其实有一块儿是详细规划的。去年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也提了一个加强城市设计的要求,可以通过开展街道城市设计或者街区城市设计,这个名字还没有想好,我们都可以探讨,反正是论坛,或者叫场地城市设计或者街区修建相关也好,就是说在我们选取了差不多一到五公顷左右的场地,因为我们的规划要不太大要不太小,而不是靠一句话可以这样理解也行那样理解也行,这样做下来之后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压缩和限制这种大家经常诟病的执法过程当中的执法裁量权。

  第三个就是衔接的制度保障,当然这一块儿也没有什么太多创新的东西,但是更主要的是希望把这个事情顺利的推进下去。第一个就是立法保障,将我刚才所说的街区城市设计场地的问题,纳入到地方上的规划条例也好,城市治理条例也好,将他纳入其中,去进行法定的依据。第二个就是职责明细要下来,最终规划、建设、管理要秉承这三大环节,但是目前毕竟是属于三个不同的部门在推动这个事情,所以还是要对它进行明细。第三个就是在刚才所说的编制阶段,通过网络、社区宣传栏等各种方式,征求社会和市民的意见。

  其他没有了,谢谢。

  公众委员王兴平:下面我们有请顾老师。

公众委员顾大松公众委员顾大松

  公众委员顾大松:今天非常感谢王老师主持这个论坛,这个论坛的题目原来实际上当时我在群里面也提议,我看到“人居三”的文件出来以后,当时发到群里面,我也是希望王老师来组织这个论坛,王老师欣然应允,今天看来我觉得效果非常好。而且刚才王老师的介绍,其实我们这个论坛应该是一个交互式的,比如说刚才谢理事长说有的人可能老了或者说平常有可能会遇到障碍的,我今天就遇到了,脚痛风,然后车进不来,然后就一步一步的挪进来了,挪进来爬楼要扶着台阶上来,其实可能还有那句话说的很对,人都有老的时候,那个时候就会有障碍了。还有像刚才周所长讲的那个问题,我们建筑学院也很关心这个问题,就是比如说我所住的小区,西北角有一排建起来的房子,他当时是学校的土地使用权,不让居民区种菜,然后把那个围墙围起来,但是现在很多居民翻墙进去种菜,我们院里面有教授自己也进去种菜,我原来母亲在那边他们也去种菜,他们更多的是去有一个社区交互的空间。现在用围墙把它围起来了,现在不仅是我们小区,周边小区的人也翻墙进行种菜,现在我在城市中心微信群里面和几位老师聊,他们说我们下一步建筑学院做这个事情,我们就把西北角那个地用起来,我第一个想法是设立成一个篮球场,让小孩有一个打球的地方,然后比如说菜地我也可以在旁边弄一个厨房,就是小区有一个交互的空间,在中间有一些交流。

  第二个方面,刚才我讲我们要成为一个桥梁。刚才王老师介绍了我们参与了一些事情,其实城市治理委员会在公众参与当中,更多的是搭建一个平台,使得我们政府部门、市场、行业、公民、市民之间能有一种把各种诉求和各种的想法在里面汇聚起来,然后大家来寻求一个公约数或者形成一个共同点,

  还有一个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应该要发挥专家的作用,我们可能有的工作人员是从我们自己的群体,我们自己的角色,因为我们的角色是学校的老师,很专业,这几年的专业我们做的比较多一点的是交通法。就是电动自行车在这个城市当中,在目前的路权分配当中,是不是只能是15公里以下的速度,只能在非机动车道行驶?我们现在有很多人有这样一个观点,电动自行车因为厂家很多,骑行的人特别多,因此我们就要要求他,我就是从学校的老师参与这个城市治理委员会,可能就是就这个角色和大家做一个交流和分享。我的发言完了,谢谢。

  公众委员王兴平:下面我们欢迎王老师分享他的观点。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王承慧:王兴平老师对我也比较了解,所以让我在这个论坛上表达一些自己的想法和讨论。我觉得今天这个论坛很好,是一个非常自由开放的论坛,在这个论坛上,我觉得各位专家的就“人居三”与城市治理怎么样把它连接起来,更好的适应中国的城市治理。实际上我个人做的还是一个城市治理当中的相对比较具体的一个领域,也就是社区治理方面的一些内容。

  城市治理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因为城市治理在“人居三”的框架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实际上是用来支持他达到包容性发展、绿色发展、韧性发展、有序发展的管个非常重要的支撑,他是一个非常高的角度,社区制度是其中的一个领域。但是社区在这个领域当中是非常重要的,刚才顾主任也提到了人们的社区参与比较弱的问题,我想这个可能还是因为我们缺少一些比较好的平台,一方面能够让人们比较好的利用,另外一方面也要让人们去锻炼去孕育他们这样一种参与的能力。

  包括像我们前面研究的历史文化街区,它的居住性是一个历史阶段,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城市都有外来力量的介入,但是这个外来力量的介入其实是有不同的目的,有的外来资本其实是在侵入,他其实并没有说我要为你建社区或者怎么样或者和谐的发展,或者他是打着和谐发展的一个旗号,但是他实际的本质还是侵入。但是我们也不是说外来资本都不好,外来资本也有好的,他也有这种想社区交流的,但是这种基本上都是一些非营利机构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整个的一种社区层面的社区网络我觉得以后是需要大量的去加强建设的。它加强起来以后,我们大学才能够发挥更好的作用。因为我们前面带着学生做了两个社区规划,这两个社区规划,因为我们也是通过一些渠道去进入到这个社区里面,大学一定要通过一些媒介才能进入到这些社区,否则社区的人就会觉得很奇怪,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到我这里来想干什么。所以我们就要回答这样的问题,那么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网络支持的话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即便是想做一些中立的研究,帮他们去收集信息帮他们去分析,因为他们那边没有专业的能力去支持这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