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对这一块儿比较感兴趣呢?有两点原因,第一点是一个再好的议程和再好的规划,没有人去实施的话,那么这样的议程只能作为一个纸上谈兵的东西,这样的一个人,就是城市中间的人包括城市中间的各个方面,所以说参与性对这个规划实施的好坏是非常重要的。第二点原因就是我们工作中间也是碰到了一些情况,就是在我们这几年市委市政府对整个城市的发展和城市治理实际上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但是在各项的民意调查中间,老百姓和市民对于政府的认同,对政府所做的一些工作的满意度并不是那么的高,所以我们现在从上到下没有获得感,怎么样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也就是政府做的工作和老百姓的满意度获得感是不相匹配的,所以从这两个方面来说,我想今天更多的是从参与度方面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第二个我们谈的就是社区协商的模式,毕竟参与政府整个的治理,对公众来说他应该只是一些比较少的方面或者是少数人,但是更多人参与社区的治理,他其实更多的是对我们身边事情的参与,所以我们就选择了鼓楼区的社区“六化模式”。在今年7月份,北京的2015年度中国社区治理十大创新成果上面,南京市鼓楼区的社区协商的“六化模式”是获得了提名奖,大家可能觉得是提名奖,但是整个江苏实际上只有两个提名奖。他们的“六化模式”是哪“六化”呢?一个就是协商的内容的分治化,他们把居民公众可以参与的事务分成了五大类,明确了具体的目录,哪些事务是可以进行协商的。

  南京好人365实际上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做的一个活动,当然这个活动可能不仅是南京有的,他实际上是从中央文明办就开始的。这个就是通过每天推出一些好人的故事,选举一些好人,来在整个社会宣传一种凡人善举,引导崇德向上的价值观。为什么选举这个案例呢?也就是我们在讲的共建共享,其实他不仅仅是局限到我们说的一种制度和形式,其实最后他应该形成的是整个社会价值的理念,也就是其实刚才袁教授讲的文化的力量。也就是说通过这种整个的共建共享,当他形成一种价值的理念以后,我们是希望能够在城市中间形成一种潜移默化的精神重新的塑造。当然,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四个案例,实际上也是从共建共享的政府定位,基层的实践,一种方式的创新和价值追求等不同纬度,也是反应了我们的一些实践,当然刚才也讲了,希望各位专家能够从我们这些案例的现象中间探索背后的本质,然后通过这种本质,能够给我们政府多提一些意见和建议。

  南京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这几年大家生活在南京,也能感受到南京变化是非常大的,大家对整个城市的认同感也是非常高的,所以我相信通过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整个城市我们也会越来越美好。时间有限,我就简单的说这么多,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后面的专家。谢谢。

  公众委员王兴平:第二位是我们南京市残疾人联合会副理事长谢净女士,谢女士因为我们今年前一段整个都在进行课题的研究合作,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非常敬佩谢理事长,炎炎夏日,我们一起深入基层社区,去了解社区残疾人的需求,谢理事长本身应该说非常的敬业,和我们的调研团队多次深入实际,而且积极的把一些残疾人群体对城市空间方面的一些需求的呼声,通过各种渠道和各种途径在往上传达,在推动残疾人事业的发展。我们看“人居三”的议题里面,其实对各类社会的特殊群体,它里面都有专门的篇章在表述,应该说走向以人为本的城市,各类社会群体平等的在城市空间里面得到他应有的公民权益,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提议。

  所以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能够邀请到谢理事长来参与跟大家的对话和交流,我们欢迎。

南京市残联副理事长谢净南京市残联副理事长谢净

  南京市残联副理事长谢净:谢谢,各位专家、委员和新闻媒体的朋友,大家好,我就不站起来了,刚才王教授介绍的时候可能比较含蓄,我是残联的副理事长,但是我同时也是一个残疾人,特别不幸的是原来我走路还比较方便,但是这几年这个身体就是每况愈下,所以现在我轮椅和拐杖是离不开的。

  第一点,我想说的是一个城市的环境建设或者说文明程度,它不光是对大众群体的态度,更重要的是对少数特殊群体的关注,这一点是一个文明的重要标志,因为大众群体大家都不会忽视,因为我们大家很容易关注到,但是对于特殊群体,对于少数的群体,我们是不是关注他了,我们是不是给予他们了一些应有的扶持,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第二个观点,我想说的是残疾人这个群体,我们经常说残疾人是一个弱势群体,我们市委市政府经常会说。那么我想问一下,他弱在什么地方?他有残疾,有缺陷,所以他就有障碍,那么他就是弱势。其实我们想一想不是这样的,障碍其实我们每天都有,我可能走路不行但是可能眼睛可以,是一样的道理,但是可能这个残疾人很多的问题和障碍,他的弱势我觉得是弱在话语权和拥有社会资源上,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个大众的健全的社会,所以我们在城市规划、城市建设、城市治理当中都是以大众的健全人的需求去考量的,很少去考虑这样一种特殊人群的需求。那么我们说残疾人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残障,我们中国叫残疾,实际上国际上叫残障,残障的定义实际上是残疾人自身的生理上的缺陷和环境障碍或者说和公众的态度的障碍相互交织的问题,他们不光是考虑到残疾人自身的点,而是把社会的环境考量进去。所以我们说残疾人现在社会的发展,明目张胆的去辱骂损害残疾人的现象是很少的,少之又少,但是排斥,不接受,不包容,这个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