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委员李玉堂:刚才几个委员都提到了,占道经营是不是违法,违的什么法,在这方面有什么观点?

  公众委员魏增:作为律师呢,之前我参加城管执法遇到的两件事情,一个有关开着机动车在路边经营的,看到城管车过来之后第一反应加速逃跑,这个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公共安全问题,另外,确实可能有一部分农民的存在,出来做机动车的占道经营,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不是农民,只是用这个方式做水果买卖销售,有的时候一个家族有好多部车,一部车开出来,如果扣一个,第二个再开出来,你扣押的时间是有限,等我最后一部车扣进去,第一部车也差不多可以放出来了,这样的情况是存在的,如果从城管执法过来,能跑就跑,跑不掉先把自己的东西砸掉,就可以说城管砸商贩东西了,这是第一个事情。

  第二个,有一次跟着城管执法的时候,当时看到一个情况,一个店铺为防止有些车辆从店面经过,或者停在店门口路上,立了一些金属支架,当城管执法时,一位路边行人说店门口做这个影响了我们正常的通行,当时店家非常强硬的对这位市民进行了辱骂,我通过这两个事例说什么呢,占道经营的确实有一些弱势群体,可能也并不是全是,我们要区别情况对待,对待律师在法言法,如果发生交通事故,你站在人行道上发生事故,和不是站在人行道的时候,赔偿是不一样,如果购买一件农产品,发生了食品安全问题,这个时候起码找到商贩,这种临街出摊的发生问题怎么办。

  还有一种占道经营可以以很低的成本进入市场,其他的在行政管理之下的市场摊贩,对于他们来说公平又何在?他凭什么还要花摊位费,接受管理,提高自己的经营成本,最后没有办法与街边机动车流动摊位竞争,这个时候他的公平正义在哪,回到这个话题看,从法律上来说,占道经营对于沿街出摊的,法律规定摊位是不能超出门窗,对于机动车占道经营,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车辆是不能在机动车道停靠,如果有紧急情况,应该开双闪,否则可能造成一些交通不安全。这个时候,往往机动车的摊位能让更多的人留下来慢慢看他这个商品,这个时候通行效率又降低了,作为法律上来讲,我觉得执法,首先要有一个统一尺度,对于这些商贩是不是有一些具体情况,是不是有一些实际市场需求,可以适当疏导,但是在执法过程当中,我觉得尺度应该要统一,这样对于每一个市场参与者才是一个公平的状况,谢谢。

  公众委员李玉堂:刚好今天职能部门在这,你们谈谈看目前占道经营是不是因为文化水平低、经济条件差,还是有其他具体原因,你们也说说。

  市公安交管局:我们交管局和城管联合执法,多次针对占道经营联合执法,里面暴露很多问题,相当一部分的人员不是瓜农、不是菜农,全是二道贩子,我了解在秦淮区最多的一个人手上有11辆车,据了解,他一辆车一年净赚不会低于20万,这个就是利益驱动的,他侵犯了市容、停车秩序、卫生包括经营秩序。堵其实我们职能部门一直在堵,但是疏堵要相结合,光靠我们城管总队、交管部门去执法,占道经营者他认为在普通群众眼里面他是弱者,我们执法者在普通群众眼里是强者,其实恰恰相反,相当一部分占道经营者在我们整治过程中把自己用链条锁在车上,我们开执法车过去根本控制不了,都是私家车,前堵后劫,这些人不考虑公共安全,加了油门就冲,这种情况我们在执法过程中遇到过很多,所以光靠一些执法部门去堵是不够的,我们建议政府其他部门也要做好疏的工作,疏堵结合。

  市商务局:我们在之前的调研过程当中也发现过占道经营的问题,我记得刚才讲的,清理占道经营必须是单部门与多部门结合,在2013年到2015年城市综合整治当中,我们也配合城管局、交管局以及工商局展开了关于农贸市场的环境综合整治,以及其他市场的一些整治活动,我们也发现大部分是以二道贩子形式出现,他并不是作为一种生存手段去经营,所以很多占道经营者不是你让他进入市场,他就愿意进市场,很多不愿意受到市场管理,如果说你来执法,我开个车就跑,不像在市场里,会有市场管理方对他进行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