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委员朱毅公众委员朱毅

  公众委员朱毅:我也接着讲,我去了日本那么多城市,包括东京、大阪,我喜欢起早看他早市,看农贸市场,我就发现日本很多城市早晨没有看到有早点摊,他们不在街上吃,都是在家吃,中午都带的便当,所以他们的思想跟我们有区别,我在想这个占道经营,现在有很多东西,随着城市进步,比如以前南京人非常喜欢吃的旺鸡蛋,路边一个老太太弄个锅弄个炉子卖,很多年轻人围在那里吃旺鸡蛋,现在还有吗,没有了,现在人的思想的进步,卫生意识的提高,吃的人少了,这些也就逐渐消失了。还有以前卖茶叶蛋,挑担子卖馄饨的、桂花糖芋苗的,现在有没有了,现在都消失了。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社会的发展,这些现象逐渐就没有了。所以我很赞同施老师讲的问题,占道经营的问题,也是一个人们意识形态,随着人的思想水平的提高,生活质量的提高,他就对占道经营的危害性会有一定的意识。

  公众委员郎亮:就城市来说,占道经营比较突出的是机动车占道经营,收入比较高,据我所知一天一两千的收入都很普遍,占道经营商贩大利,市民来说得小利,因为对于这座城市说,在占道经营商贩买东西的人相对比例是很少,只有个别或者部分市民得到小利。刚刚商贩代表说了商贩辛辛苦苦挣钱觉得自己占道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觉得占道经营侵犯了公共利益,是一种违法行为,不管你怎么辛勤付出劳动,怎么获得你的收入,应该是合法收入,而不能够建立在违法基础上,但占道经营为什么违法,好多人不理解,因为它不是直接侵犯到某一个人利益,而是公共利益,对于公共利益,普通市民关注度不是很高,但是公共利益如果相关的政府部门不去管理,一旦恶化了以后,问题激发了以后,可能会很难控制,而且给大家带来的负面效果很大,我看过一篇新闻,在一个小镇上面一个菜市场占道经营的问题,当时可能相关部门觉得占道经营小摊小贩也不容易,几天没有管,结果那个菜市场门口道路全部被占道经营占满了,严重影响到交通通行,这个时候再管,难度就会比较大,而且执法成本进一步增加。而对于南京来说,据我了解,占道经营者大部分都是外地来的,如果问题严重了以后再想管,就很不容易把他们请出去,为什么现在看到的问题不突出,是因为城管相关部门在管控,我们城市占道经营还不是很多,对于公共利益侵占相对有限,所以危害还不是很大,我们后面对于这种弊端,必须要进一步加强管控,如果管松了,对城市带来的诟病就越来越多。

公众委员屈德海公众委员屈德海

  公众委员屈德海:我认为对占道经营的地点、时间和人员,我们要发挥地方政府的作用,调查一下,究竟哪些地方经常出现这些现象,究竟是哪些人员,是外地还是本地的,调查清楚,不是简单地把它赶走,不是没收他的东西,这些都是简单的处理,会激发矛盾。任克明因公牺牲,当时我们的心情都非常沉痛,我也去悼念了,但是路上听到一句话心里非常难过,有小贩讲,你不让我们活,我们也不让你活,我听到这个话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们执法大队执法员为城市管理献出了生命,而我们的市民却发出这样的声音,我当时心理非常难过,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市民对我们管理那么不支持呢?我想我们工作没有做好,最起码是没有做到位,我们应该把工作做在前面,积极发动社区、街道、政府的作用,去调查一下。

公众委员邹万质公众委员邹万质

  公众委员邹万质:关于占道经营的问题,我觉得有句话,一切占用公共道路、公共场地为己所用,一切行为都是占道经营。前面委员说了很多占道经营违法违规,侵犯的公共利益不良行为,城管采取了很多措施和管理办法,我觉得有成效,但是还存在问题,我想说的问题,我们是否可以在管理当中换一个思维考虑,想一想占道经营有没有一些可以接受的地方,为什么占道经营屡禁不止?为什么长期存在?就拿买卖来说,如果他占了这个道,没有人买,你喊他占在这边他也不会在那边,他如果在这边买卖,有人买,说明这种买卖在百姓生活当中有部分人,能接受这种方式,也就是说它有一定市场,我觉得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要把这个部分考虑到管理中去,对于城市管理设计者在制定政策上,要把这部分的市场因素制定在政策当中,能积极地体现出来,所以我的建议是,在加强宣传、教育、管理的同时,是否可以根据各种经营品种不同,拿出不同的时段,拿出不断的地段来,让占道经营者相对集中经营,这是我的建议,不仅便于管理,也可以杜绝分散脏乱差的局面,同时也丰富了市场,繁荣了市场经济,在南京夏天西瓜摊位和前几天灯光夜市,南京应该在这个方面是有成功的经验,总之呢,对于占道经营管理,我觉得是必要的,对于部分开放,我认为也是可以,严管和部分开放,能不能做到相得益彰,如果能做到这点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