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委员李玉堂:谢谢。刚才金委员讲的,占道经营道谁的,道是公众的,占了公众的道路侵害了公众的利益,另一方面,占道经营在规定时间和地点不属于占道经营,长期出现占道经营,我们一步一步分析,要找出原因,来解决这个问题。

  公众委员金璞华:我可以再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刚刚你们俩已经把问题的解决方案提出来了,你如果把这些所谓的占道经营问题拉入到固定时间和地点就不是占道经营了,我觉得你本身的问题解决方案已经出来了。

  公众委员魏增:是这样,事实上愿意接受行政监管的经营,实际只是一部分,还有相当多一部分,其实是不接受管理的,可能一些大排挡,可能就是觉得沿街经营很好,带给我丰厚的利润,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如果能协商按时间地点经营的话当然是最好的,但事实上有一些商家是不愿意协商的。

公众委员陆亚娜公众委员陆亚娜

  公众委员陆亚娜:占道经营侵了谁的权?这个题目专业性比较强,那么动了谁的奶酪,这个问题还有一方面,治理城市占道经营又动了谁的奶酪,应该从两个角度,我觉得今天之所以会讨论这个问题,因为现实当中存在很多管和不管的问题,也就是管和不管都动了奶酪了。

  公众委员陆亚娜:首先一个,不管动了谁的奶酪,如果这个问题不管,其实动的是城市和市民的奶酪,如果不管,刚才很多委员都说了,比如他只占公共空间,像流动的卡车、三轮车,手推车,都在占着一定的公共空间,还有一个堵塞公共交通,占道经营本身都是在繁华地段,人流量大的地方,他的地段特点决定他会堵塞公共交通,还有一个也会导致公共环境和市容市貌受到一定影响,还有给市场会带来一定的混乱,因为他本身没有经过审批,也不纳税,所以说他不具有合法经营的资质,还有一个,他虽然给市民带来了很多便捷,方便,优质的服务,但是食品安全带来一定隐患。

  如果不管,城市管理部门会遭到批评,尤其是城管局,以及城市执法大队,包括城管人员都会受到批评。如果管会怎么样,也会动了一部分人的奶酪,这部分人恰恰是一些我们国家的弱势群体当中一部分,因为他们真正来进行占道经营的,像下岗失业人员,外来流动人口,周边乡村的瓜农菜农,甚至有一些孤寡老人、残疾人。如果管的话就会导致占道经营者谋生通道受到一定的阻碍,使得底层人员生活水平有所下降。如果管,他还会导致什么,管的最前沿的部门和人员会遭到很多的批评,现实生活中大家都提到,只要一说城管,变成变成了负面的词,这是不正常的。

  我想说的,其实城市管理中占道经营不是一个城市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国家的难题,而是世界的难题,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发展中国家,尤其是转型过程当中的国家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所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从这个地方大家可以看到,不管管还是不管,都会动一部分人的奶酪。管理的部门其实是夹心饼的中间层,说得好听一点,他们管与不管都会挨骂,因为不管,城市混乱,他们有责任,如果管,底层人员的生活通道受到一定影响。所以在这个角度来讲,我呼吁一个方面,要理性,理性对待、看待这些占道经营者,也就是这些占道经营他们不是诚心要破坏整个城市的交通,整个城市的环境,他们由于生活所迫,这是有客观原因的。另一方面,我们应该理性看待走在最前沿,直接和这些占道经营者接触的城市管理部门和人员,应该给予他们很多很多理解和支持,不能一味地指责。应该从他们给予城市的影响和作用角度看待,这是一个大的方面。

  第二大方面,如何改善提我个人的观点,应该从六个结合去说,简单说,第一个,我觉得应该是舆论导向,宣传法律法规的结合,对于如何理性地看待占道经营、城市管理部门和执法人员都是要有一定舆论导向,这两者结合。第二个是疏与堵的结合,以疏导为主,应该进行分行业疏导,比如水果蔬菜类、餐饮类、修理类、小商品类,应该把这些方面分开来疏导。第二个空间疏导,要划出一定的地段,比如主干道旁边的次干道,或者非主干道,能够容纳一部分经营者的地段,给这些人进行规范经营,还有一个时间疏导。第三个加强单部门直接整治与多部门简介合作的结合,我们现在直接管理者是城市管理局,大家也能看到,今天也来了其他部门,市工商局、市交通运输局、市食药监局等,这些部门应该都协调起来。第四个是行政执法人员素质提高和能力的培养,可能有的执法人员素质不是很高,所以要提高自身素质。第六个方面,应该是城市的中观管理和社区微观管理的结合,中观层次的话是城市管理部门,微观层次是社区,我们不要忘了社区在城市治理中的作用,这个当中要发挥社区组织,让志愿者参与城市管理当中,比如像一些志愿者,他们可以做一些宣传,还有他们可以去做一些疏导,他们可以作为志愿者在一些经常有摆摊设点的地方,进行疏导和管理,其实这六个方面,我觉得是如何应对,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观点,谢谢大家!

商贩代表商贩代表

  商贩代表:我曾经占道经营做了十年,我现在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占道经营要了解他为什么去占道经营,因为门面房价格太高了,他肯定是没钱,有钱不会占道经营的,而且占道经营的文化水平都很低,基本上都是农村的,条件好一点,哪一个去占道经营。占道经营同时,他认识不到占道经营给社会带来的危害以及城市形象,他辛辛苦苦赚钱,他就想我自己凭我劳动赚钱,这个时候如果遇到城管,执法部门过来对他进行处罚,他心里就会觉得凭我自己劳动赚钱,心里面肯定会气愤。据我所知,有的商贩反复在一个地方摆摊,城管队员因为整治不力可能也会被扣钱,这样就会产生矛盾。还有一点,南京市民这块比较同情占道经营的弱势群体,我以前14岁就出来卖西红柿,很多人看到我会拿一些东西给我吃,觉得跟我们家孙子一样,这么小就知道赚钱养家,这时候城管在对我们处罚的时候,把我们东西收了,市民就会对城管有一些负面态度。这是我之前占道这么多年自己的一些想法。

公众委员施永钢公众委员施永钢

  公众委员施永钢得出了一个结论,占道经营成本很低,很容易进行原始积累,刚才这位曾经占道经营的,我觉得其实很简单,为什么占道经营?这就是一个利益问题,怎么解决啊,一个疏一个导,谁来做?这是个管理问题,管理的问题又是利益分配问题,利益怎么分配呢,这里面有一个,取其利,去其弊。为市民服务,有利的地方要吸取,对城市影响大的地方要阻止,就是怎么做疏和导的问题。我再讲自己的看法,上个礼拜从日本才回来,在东京一定会去一个地方,叫浅草寺,那么在浅草寺正面大门口就有一个像我们夫子庙一样的大市场,相当规范,其实他的人员素质高了,自然而然不要人管,我们怎么进化到这一步,我觉得还有一代人的功夫,我们探讨这个问题就是要找出路,怎么样把这一代人的距离缩短,尽快达到目标。所以我觉得思想意识的提高,道德水平的提高是最根本的问题,要做好长期净化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