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扰乱交通安全,因为所有的占道经营势必会影响交通安全的问题,因为占了人行道,占了快车道,造成道路堵塞。还有一个安全隐患,就是占道经营卖的产品很多是三无产品,假货横行,卖的食品是没有卫生许可证的,出的产品肯定不达标的,这个在买回去吃了以后,对身体健康会造成问题,还特别影响市容,一般早上或者下午五点钟开始,收摊了以后,他就走了,垃圾也不管,冬天到了,对行人会产生滑倒,这样的意外的事故,主要这四个方面。

公众委员魏增公众委员魏增

  公众委员魏增:我补充一个,占道经营的情况,比较小型的商业,更传统的商业,比如说沿街叫卖,有时候不会有固定的点,他所有商业设备,就是一个小板凳,往街边一坐,沿街卖,这个情况可能也是一种占道经营的形式,但是危害没有刚才两位委员提到的严重,我觉得如果有必要讨论的话,可以聊一下。

  公众委员李玉堂:它的形式是多变的,我们今天探讨呢,形式这么多,那么到底给我们带来什么,有利和不利的方面,到底是利多,还是弊多?

公众委员吕建平公众委员吕建平

  公众委员吕建平:造成占道经营的现象,多年来有各种客观的原因,慢慢形成的。我个人的想法,首先地方政府要立法立规。一个给予城管这块要有极大的权限,要不然城管在执法过程当中,没办法采取一定手段,来达到对他们有震慑的作用。再一个要成立市区两级综合治理办公室,比如中央门以前很乱,牵涉到交通、市容、工商各个方面,南京市政府成立了综合办,把这个治理了,这里面不是一个部门能做的,要许多部门结合起来,我想由市政府牵头。再一个,要在全市设立一个城市治理志愿者信息库,让老百姓参与,因为现在城管管理和老百姓有很大的对立面,他们不理解,有时候造成尖锐的矛盾。成立一个志愿者信息库,每场活动让老百姓积极参加,再一个公众委员也要参加,这样来自各方的需求,媒体来讲要大力宣传这方面。

公众委员金璞华公众委员金璞华

  公众委员金璞华:今天的主题是占道经营侵了谁的权,中心是占道。我们想这个是谁的权利?刚刚前面委员讲了,在宝船公园无论快车道还是慢车道,很多小汽车停在道路两侧,为什么总是把占道经营提到问题中心,而这些大量停车提不到问题中心,同时早餐摊贩,卖早点也是占道,也提不到中心,唯独卖水果的提到问题的中心,这个问题到底在哪,侵了谁的权,由谁来分配,为什么这个问题变成这样,就是这个道路的使用权,谁来分配,是哪一个部门左右这个权,道路的分配权,如果这个问题搞不清楚,问题就很难解决。你看摊贩早晨卖早点的时候,过去也是闹得纷纷扬扬,为什么卖早点的问题从来不会引人注意,因为他在固定的时间和地点,如果占道经营也可以做成固定时间和地点,并且这些是生活困难的人,如果给他们划出这样的区域,让他们按时间地点经营,我们对这个进行监管,如果不行就淘汰,被人投诉就扣分,分值达到多少就请你退出来,形成大家互相管理,问题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大,所以我想由谁分配这个道路使用权,如果真想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有方案的,而不是没有方案老是这样无休止纠缠,让城管和小摊贩处在矛盾中心。至于说不安全的东西,我觉得大家买早点是不是都在外面买,他也是占道,你怎么不担心安全问题,就像酒店有星级标准,你花什么钱享受什么服务,你既然花这么少钱,就知道他提供的是什么等级的服务,所以不要贪便宜又卖乖,我觉得这些问题要一个一个理清,就不会在这个圈子打转,就这样。

  公众委员魏增:我想跟金老师做一个回应。因为之前也参与过一些城管执法活动,对摊贩的问题略有了解。早餐点应当说不是今天讨论的占道经营,根据相关的规定,早餐点只要是经过区级以上政府审批,然后在指定时间地点是可以经营的,我们的早餐点都是经过审批的,车上面有固定的一些标志牌的,比如健康证是有的,没有牌子的摊点是不纳入市政管理范围,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占道经营情况,我们讨论话题的时候,是不是把这个占道经营更具体说一下,对没有纳入到城市治理的情况,这样的情况,对于带给我们的便利,既然有一个相对固定的议程,我们主要是讨论占道经营到底带给我们什么,带给我们什么便利,一些低价优惠,负面的一些东西,比如交通安全的问题,健康问题,能不能讨论这样的问题,把具体如何治理,后面讨论。我也关注到今天过来了很多行政部门代表,是不是可以在后面的各个环节,有请各个部门代表介绍一下,具体占道经营的执法过程当中,是怎样的执法形态,执法中有哪些具体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