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委员郎亮公众委员郎亮

  公众委员郎亮:其实说到对网约车的包容我也上网查了一点资料,从世界氛围看,中国的网约车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包容,在网约车发源地的美国,甚至还有一个洲仍然说网约车非法,还有欧洲的很多国家都对网约车说不。

  再看我们南京网约车新政的征求意见,在全国目前发布网约车新政的城市相比来看,南京的要求应该不是很严格,还是可能中等,说不定还松一点。就包括刚刚从几位租赁车公司和网约车司机来看,目前焦点问题就是车型的问题,其他方面好像还没有听到什么问题,我觉得这个新政的征求意见可能大的问题不一定很多,但是可能有一些细节问题,你们之间可能还需要去沟通,但是我觉得沟通的方式也不要完全的太对立。第二就是包容是要有底线的,在我们这个城市能够承受的前提下才能进行包容,如果你本身承受不了这样的能量那是不能包容的。对于乘客而言,就服务而言,网约车就是出租车,只是借助了“互联网+”让我们打车更方便,他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我们市民的出行环境,对于乘客来讲车越多越好,这样打车就越来越方便。但是我们这座城市无法包容大家都开车或者都打车出行,不是钱的事,而是我们的城市交通不允许,因为我们的城市道路是有限的,我们不能让车辆无限制的上路。网约车又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它的运营它的发展必须占用公共道路,所以这个行业的发展他是要受到限制的,他不像一个商店,营业额可以做到无限制,但是网约车终究会有极限的,他不可能做到无限制的发展。

  截止到2015年底,我们南京的私家车拥有量达到了172.07万辆,城市的道路越来越拥堵,所以政府花了大力气发展公共交通,公交优先,南京又是公交都市,引导大家公交优先出行,出租车和网约车只是公共交通的补充。目前公共交通出行两一天的客流量在400多万,而出租车的日客运量只有50万,之前是70万,因为有了网约车的出现,出租车现在客运量下降了20万。从出租车和网约车出行的人次来看,占到我们总出行两的10%左右,他不可能成为我们这个城市交通出行的主流。所以我觉得是要有底线的,它的发展一定要有门槛,我一直都讲网约车肯定是要有门槛的,至于门槛的高低这就需要进行一定的调节,如果无限制的发展,最终网约车挣不到钱的时候,那么多的人都开了网约车,或者都买了车,然后挣不到钱的时候,这个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又会出来了,可能会出现比现在更加严重的社会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