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租赁公司代表:一开始资本进入用车出行行业的时候,最开始就是出租车,国家也没有叫停,所以进入了网约车,国家也没有叫停,出租车公司只是享受了第一波红利,就是培养了别人叫车的方式,可能过去我们叫车是路边叫车,现在叫车是在家里面叫车,在办公室叫车,只是培养了这个方式而已。

  我们如何定义网约车,什么是网约车,我的理解是通过网络叫车就叫网约车,我的APP里面就有出租车,那现有出租车是不是也叫网约车?他们是不是达到了新政的标准?

  公众委员顾大松:网约车的准确名称叫网络预约出租汽车,他加了一个预约,所以现在我们对传统的出租车改成巡游出租车,巡游是扬招的,但是网约车是要预约的,这两个的属性就不同了。

  汽车租赁公司代表:现在出租车也是网上预约的,他也有这个端口。

  公众委员顾大松:是可以叫,但是你叫来的出租车是按照标准定价来给你打发票的,你知道吗?

  公众委员张林波:所以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我这次找出租车驾驶员和网约车驾驶员聊,他们说这是一个通病,说网约车驾驶员证和出租车驾驶员证是否可以合并成一个证。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现在关注的新政的网约车价位比较高,达到了以前专车的标准,我觉得是否可以改一下价格,形成差异化,就是说出租车价格便宜,维持出租车的价格,而网约车因为价格比较高,所以收费是否也可以高一点,然后形成一个价格差异,善后形成互补。

  公众委员魏增:我想说一下,我有一个信息,尽管我们现在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情况,实际上出租车也是可以预约的,最常见的平台是电话预约平台。巡游这个方式其实是叫出租车的一个常用的方式,但是并不是唯一的方式。

  汽车租赁公司代表:我说的意思就是网约平台对出租车也是很包容的,可以共享。

  公众委员顾大松: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背景大家没有说到,网约车没出现之前,大家一直呼吁出租车改革,现在我们这次网约车的性质是放在出租车深化改革这个大背景下的一个附属品的东西,大家关心的更多的是网约车,但是出租车改革能不能和网约车融合发展,其实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公众委员封波公众委员封波

  公众委员封波:现在这个社会,创新要素不断的流动,全球流动,非常的快,所有东西一会儿就传遍全世界。我认为谈包容离不开谈创新,而谈创新问题不得不面对当前网约车和出租车的关系这个焦点。国务院7月24日公布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发展指导意见》,我们网约车的暂行办法是7月26日,隔了两天就公布了。就要求各省市11月1日要出台细则。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参与了这个过程,我当时是开顺风车的。

  公众委员顾大松:现在还开吗?

  公众委员封波:现在不开了,早就不开了。曾经有一个报道是一个副镇长开网约车被抓到,最后罚款。其实我在这期间开的网约车,主要是顺风车,开着开着感觉顺风车不挣钱了,没有意思,我就注册了快车,还开过专车,但我开了个把月就决定不干了。不干的主要原因一是政策不允许;二是我发现网约车一但想挣钱就背离了共享经济;三是客观的讲不能完全的解决我们的交通问题,当然我并不是说我站的角度高。实际上政府也是在大量调研的基础上出台政策的,他也会听取专家的意见,他也有多方信息来源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总是有他的道理的,我个人理解有的时候网约车也不能解决我们交通难的问题,虽然带来了一定的方便。滴滴以前大量的补贴,一个车子只要出来就补贴,那个时候一天可以赚几百块,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只要软件一打开就可以拿到这几百块钱,有的人就把软件打开,然后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玩,因为那个地方没有乘客,所以这种模式的网约车就偏离了共享经济。

  另外,我理解现在的出租车改革的意见和网约车暂行办法,我也研究了出租车改革意见,他们都是把消费者放在首位,是乘客为本,第二个意见才是改革。所以我想我们也不能对任何事情一棒子打死,有一些东西他也需要通过时间和结果来检验,通过各种方式来验证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到底哪一个是正确的,故我觉得现在不一定要把网约车一下子全部搞的多少轴距以上的高标准,我是希望出租车和网约车尽量融合发展,而不要出租车说网约车有问题,网约车说出租车有问题,也就是怎么样能够找到一个有效的融合的途径。出租车是绝对要改革的,我打过很多出租车,他们经常拒载,然后投诉,投诉的过程也很慢,当然网约车也有问题,什么道路不熟等等,这也是一个问题。但网约车好的方面还是多的,他行驶轨迹清楚,它更安全,乘客体验感更舒适,所以我们大家都要允许新事物存在,要有创新意识,才更能体现大南京的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