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委员顾大松: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之间能不能打通,你为什么以前做出租车司机,为什么现在出租车可以赚更多钱,你不去做出租车司机呢?为什么出租车司机不能转过来做网约车司机?

  网约车司机: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问我,我为什么从出租车司机下来呢?并不是有了网约车才下来,我是网约车没有出现的时候就从出租车下来了,是因为我的身体,当时是腰椎问题已经不能从事这个行业了,我是三个月都没开车,这个期间租金钱没有少一分钱,一直在交,而且最终公司是劝了我让我退出,后来没办法扣了我4000块钱的违约金,之前三个月的租金两万多我也都交,所以对我来说那么优秀的司机,苦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扣了我的钱,身体也不行了。

  后来我从事了网约车,从网约车的角度来讲,如果说我出现某一种状况,身体不允许的情况下,生病什么的,我不去开车,我不需要承担分子钱,我不需要为这一块儿而烦恼,现在我接触了网约车以后,就是跟之前的出租车安全保障来比较的话,网约车给我们的保障真的是太大了。

  南大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研究生刘智睿:对于行业来说,通过我的调研来看,有60%我所调研的出租车司机表示对现在的出租车是非常不满的,对他自己本身的工作是非常不满的,大量的出租车司机表示他需要转行,绝大多数并不是想转行到开网约车,他们想的就是不干了,或者说就是去当保安,因为出租车司机本身这个群体整体的年龄结构也是偏大的,他们有一些都是五六十岁,他们就说退休了就给别人当保安。

  网约车在发展的过程中其实涉及了一个市场的不正当竞争的过程,因为网约车的发展本身有一个资本注入的过程,其实我们采访的出租车司机他们自己也说,当你通过这个资本造成了一种非常低廉的价格来和传统的出租车市场竞争的话,其实这本身就已经是不正常了,国家当时就应该出台相关的措施来管制一下网约车的发展,但是国家没有,在那一段时间它其实是存在着已经有了一定的包容了。

  我是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说,大家首先要客观的认识和评价网约车这样一个东西,大家过于乐观的估计了网约车的作用,网约车现在一般媒体上还有平台宣称网约车有四个效应,一是网约车解决了打车难的问题,提升了乘客的出行体验。二是网约车解决了社会就业的效应。三是网约车解决了城市拥堵的问题,并且还有利于城市的环境。四是网约车还有利于社会交往,促进一种新的沟通网络的平台。

  我们的数据显示,其实有87%的网约车都是兼职司机,也就是南京,在87%的兼职司机里面,绝大多数,70%以上靠网约车的月收入是低于1500块钱的,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经济补贴,实际上能解决的就业问题,网约车的功效没有这么大,他只是起到补贴的作用。

  然后在可持续性上,其实并没有一个可信的数据支撑网约车缓解了城市的拥堵,我在跟客管处交流的时候,他们反应其实在网约车发展时候还挤压了公共交通发展的空间,对于中国城市来说,它最优发展的依然是公共交通。也就是说在没有一个可信的数据显示网约车缓解了城市拥堵的情况下,就算网约车提出他们有这个功效也是比较无力的。

  还有一个就是环境,居然一定要大排量的车来做网约车,这个简直是和他的初衷是违背的,我本来是通过拼车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对环境形成优势,结果现在反过来却需要大排量,这个也是非常不合理的一点。

  最后就是在社会交往上面,我的调查时90%的中国网约车从业者来说他们都是为了经济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