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态之间的对峙、行业之间的这种壁垒,或者说整个关心和参与到所有网约车的每一个人,都处在一个焦虑的状态。这种焦虑如何把它疏解、梳理出来,真正的给网约车一个新生的业态,这个业态已经摆在面前了,而且实实在在给租赁公司、从业者,给我们老百姓所提供的服务产品也好,已经是实实在在了。这种舒缓和梳理它的焦虑情绪,或者说怎么去面对存量当中的网约车进行规范,作为企业和消费者来讲,都要自律。我们在升级换代当中可能会用最大的力气来改善我们经营的手段和提档。网约车排量在1.8,我们的排量是2.0,天籁,带天窗真皮座椅居然在这次是不合格车型,那我觉得那个“包”字是没有包起来的,我觉得新政落地的时候,有没有在我们实际的存量当中的租赁公司来过呢?存量当中有哪些车型你有没有调查?存量已经铺出去的有多少车有没有调查过?笼统的一刀切,我们也是特别忐忑的,已经不足100小时,11月1号就要正式颁布,到底会怎样,结局会怎样,可能全国所有网约车的从业者以及他们的经营者都如同我们一样,夜不成寐,吃饭都不知道什么味。

  我们公司是在南京第一家,在整个平台上我们是第一个落地,然后推出一对一接送孩子、老人的服务,我们也推出相应的产品来填补出租车行业当中的市场空白。这样的服务在我们公司每个月有20多单是70岁以上的老人,这种服务我们已经把它作为一个公益性的服务了。后来有了一对一接送孩子了,我们平台又延伸出宝贝计划在全国进行推广。这种好的或者说这种新的业态的营运方法,也是给出租车单一的巡招、巡游进行补充,这就是差异性。

  还有一个我们一直说共享经济,很多人有一个悖论,貌似网约车开到路上以后形成了道路的拥堵,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我们都会开车,如果说我们网约车、顺风车约车非常简单,非常便捷,秒接,如果他的价格低廉,你顺风车的成本可能仅仅是你开车成本的一半,你会去开车吗?能够节省大量私家车的行为,出行让城市生活更美好,所谓的包容,包括那没合上的一点,还是那句话,在我们南京这座城市内给予网约车一次机会。谢谢。

网约车司机网约车司机

  网约车司机:我原来是从出租车行业转行到网约车这一行的。我作为一线的司机,我就简单讲两句。

  我们现在就是希望政府新的政策出台以后,我们想要的包容是什么呢?就是对我们车型的要求,按照现在他的要求是轴距2.7米,功率是108千瓦,这个要求来讲,目前正在运营的网约车可能95%都达不到标准,别的车就不讲了,就拿我的车来距离。我是今年才买的速腾车,我的裸车价是15.3万,落地价17.68万,我才跑几个月,这么高的价格买的这个车,在目前南京可能都达不到标准,所以不管是从服务来讲还是从我的车型来讲,我觉得应该还是所有坐我的车的乘客都是很满意的,包括从我的服务分我也是一百分,包括我的星级也是五星,所以我能做到最好的,说白了我也是想自己多挣点钱,因为我们的服务分星级,星级高了以后单数就会给我们高一些。所以说作为网约车来讲,不是我们的平台打分或者是租赁公司给我们打分,而是我们的乘客直接给我们打分,从这一块儿来讲,乘客给我们的标准是直接可以影响到驾驶员收入的。

  其实我做出租车服务的时候和我现在的服务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可能我做了网约车以后,学习的机会更多一点了,培训的机会更多一点,让我把以前服务不到的地方目前做的更好了。现在我们在谈包容,我们也希望对我们的要求放宽一点,让我们能够有机会继续的把这一行做下去,因为我们还是比较喜欢这一行的,因为我们这一行的出现,给了更多的市民带来的打车的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