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委员 顾大松公众委员 顾大松

  公众委员顾大松:听了张林波委员讲了出租车公司的心态,其实他们还是很包容的,主要就是大家一起发展的问题。刚才我们是从网约车角度和出租车角度理解的包容的问题。那么其他委员呢?你们认为什么是包容?如果说市场只有这么一点,那么对于网约车来讲或者是对出租车来讲,他们怎么样才能共同融合发展呢?哪一位委员讲一讲南京的城市包容精神呢?后面我们再讲具体的网约车怎么发展,出租车怎么发展,后面我们再讲我们的出租车改革推动以后怎么样使出行变的更好的话题。

公众委员于长彬公众委员于长彬

  公众委员于长彬:首先从市场的角度来讲,他是没有太大的门槛都可以进入,这个才是真正的包容。有一些地方他们出台了很多的细则,这些细则设置了很多的门槛,这我就不一一介绍了。对于南京来说,我觉得在这个方面设置的门槛跟杭州差不多,他没有太多的门槛,基本上都可以进来,这样就是在市场上面可以让大家进行平等的竞争,平等的牟利,这也是一种包容。

  再一个就是在网络方面的包容,因为我们整个南京将来最主要的唯一的一个最大的支点就是要创新,这个创新就是依托于目前这种互联网,他只有创新才能吸引更多的技术、资本、人才,在这些方面也是体现了包容的精神。

  公众委员顾大松:创新和包容有关系吗?

  公众委员于长彬:有关系,太有关系了,创新就是首先在原有的基础上每个人都可以进行创新和发展。

  公众委员魏增:我接着于老师说两句,我觉得于老师说的特别有道理,本身每一次的创新其实都是对社会的一个重新的调整,而且往往是引起一个社会利益的重新分配,这个过程必然有人的利益受到损失,这个时候创新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容忍这个创新出现呢?我认为这个本身就是一个包容的问题。

  公众委员顾大松:这个方面我感觉可能包容就是勇于面对挑战。

公众委员王兴宏公众委员王兴宏

  公众委员王兴宏:我觉得这个包容是相互的,不能说是一方包容一方。就拿我们的网约车来说,既有老的出租车行业对新生事物的包容,同样也有新生事物,这个网约车对老的出租车行业的包容,这个包容一定是相互的,它不是独立的。就像刚才于老师说到的,外地人到了南京之后,它没有那么陌生的感觉,这就是外地人到南京来为这个城市做贡献,然后城市给他的一种包容,但是同时外地人对城市的一些问题也有一种包容,所以说我理解的南京城市精神的包容,一定是相互之间的包容,而不是单纯的一方对另一方的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