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租赁公司代表汽车租赁公司代表

  汽车租赁公司代表:是这样的,我们发起的南京城市的精神是包容,我们当时考虑的是什么呢?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从我的父辈、祖辈就在南京,在我的概念中,南京人一向对很多事,包括政府包括各行各业的人,都对外来事物和创新事物采取着非常包容的态度,南京以前也是博爱之都,是一个非常有宽怀胸襟的地方。针对我们这一块儿,也就是租赁公司和网约车这一块儿,我觉得制定的时候,对网约车这边只能说是浅层次的包容,现在这个法案对于我们来说,说得直接一点我觉得他们只是在法理上认定网约车是合法的,但是从我们网约车运营的现状来说,这个法案几乎是把我们经营下去的信心给打死了,它的包容只是在一个层面,在面对挑战的层面反而是没有让我感觉到南京的宽广胸襟。

公众委员张林波公众委员张林波

  公众委员张林波:我这几天接到这个课题以后,我对出租车驾驶员和网约车的驾驶员,包括出租车公司的领导,都做了很多的交流,昨天上午我还在和出租车公司的老总在一起交流一些问题。

  应该来说出租车对我们网约车还是很包容的,真的是非常包容,特别是我在提到网约车的两米七的轴距,还有就是功率的问题,其实他们也是这么说的,其实是没必要,说这个要求太苛刻了,这种功率、轴距的车辆完全就是两年以前专车的标准。他说如果限制了这种价格,再按专车的标准做的话,那肯定是对我们快车公司是不公平的。所以说我们的出租车公司,我是没有想到,居然对我们的网络平台快车公司还是非常包容的。

  只是他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了我,他把自己的事情给我剖析了一下,当时出租车自买的价格是11万左右,每个月就是1700,现在租金下降后基本上是4600,然后中间有一个出租车驾驶员的1121的保险,加上800块钱的车辆保险,因为是营运车保险费用比较高,这样真正剩下来还有2500块左右到公司,但这2500块只是毛利,他还要包括他的人员工资,因为租赁公司是每20个人必须有一个安全员,我们以一个100人的小公司计算,他要有五个安全员,还有公司老板、还有副总、会计、出纳等等,包括还有场地的费用,因为要停一辆车,它的场地要求还是很高的,加上一些GPS的费用,一些学习的费用等等,还有小到卷票的费用等等,这些费用还是很高的,这个还只是明面上的,还有一些。比如说出租车驾驶员出了交通事故了,像原来可能还好一点,收入比较高他不会跑,现在的话他可能会感觉到负担太重,因为外地驾驶员太多了,一跑怎么办?这所有的费用都是出租车公司的负担。所以说出租车公司的老总也说现在他们也是度日如年,其实并不是因为网约车出来以后冲击出租车,所以还是希望在政府层面出台一些细则,增加出租车驾驶员的收入,说白了就是“双计费”的问题,不要再一拖再拖,这样能够增加出租车驾驶员的收入,增加收入以后出租车驾驶员就会稳定。

  他跟我举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原来出租车公司管理驾驶员是非常之严厉的,各种各样的规定,所以相对来说出租车驾驶员的素质,也就是这些公司的素质还是可以的,以前一个出租车驾驶员可以养活一家人,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一个月可能就是6000块钱左右,这样的话他感觉他做什么都可以,不行就跑快车也可以,如果这个公司对我要求还那么严的话那就不干了,但是不干的话那就会出现很多空车,100个车10个车一停,那这个出租车公司肯定是亏本,所以从出租车公司来,他还是希望在政府层面多出台一些相关的扶持出租车驾驶员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