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现场论坛现场

  公众委员顾大松:今天来的嘉宾应该说有“求包容”的发起人,一个是殷浩(音)一个是小瑞(因),还有我们网约车司机杨晓琳(音),这是我们与网约车细则最直接相关的,也是引发这次事件的一方。另外我们也邀请了出租车公司和司机过来,原来我们南京的一个出租车公司老总给我联系过,也把他们代表出租车行业协会的意见发给了我,我也发给了大家,也联系了两个出租车司机来,但是他们最后时刻取消了参与这个活动。我们这个论坛是一个自由的论坛,他如果不想来我们也尊重他们的意愿。

  另外我们今天这边有一位小刘,他是南大城市规划学院的研究生,他实际上做了一个很详细的调研,对出租车司机的情况也有很清楚的了解。实际上我们还有公众员张林波也做了详细的调研,给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网约车司机做了调研,所以说在有一个环节当中我们会从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公司的角度,要请小刘和张委员来介绍一下,但是我们张委员还是要放在委员的高度来参与其他话题的讨论。

  今天是这样一个事情,我在微信公众号也发了一下了,因为我们网约车公司在快报和扬子晚报打了一个头条,求包容,其实也是引用了我们南京的城市精神,其实我们公众委员就是要讨论我们南京城市精神的包容应该是什么,我们在群里面其实也议过一次。从这个角度来讲,大家可以在这个话题上,分别结合具体的事例先来讨论一下,特别是从公众委员的角度来说一下,我们理解的南京的城市精神——包容,它应该是什么,如果可能的话举一两个例子。

公众委员魏增公众委员魏增

  公众委员魏增:我是一名律师,所以我考虑包容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必然要从法律角度考虑,或者说从法理的角度考虑什么是包容。

  我认为这个包容本身就是说,因为每一个公民都有自己相应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如果不加约束的话必然就会伤害到其他人的合理的利益,所以我认为从法律上来讲这种包容本身就是对自己权利的一种克制,而这种克制才使得其他人的很基础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得以维护。说的直白一点,维护自己的权利,追求自己的利益的同时也要给其他人活路,我觉得这个就是包容。这是从法律的角度考虑的。

  另外从社会心理或者说大众文化的概念上来讲包容,我觉得可能这个时候更多的是一种处事的态度和原则,这个时候可能对于一些问题并不一定真的经过了特别理性的思考。其实我认为包容实际上是应该有相应关注的,而且这种包容在你真正了解这个事情本身跟你的利益关系,可能会对你的利益产生一定影响的时候,依然对这个事情保持一种宽容的心态,我觉得这个才是一种正常的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