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对于传统的出租车来说要提升服务,其实传统的出租车现在也是提供网约车服务,网约车我觉得应该是包括传统的出租车、快车、专车之类的,还有一个是顺风车,对于顺风车我觉得应该大力发展,因为顺风车本身就是从家到单位必须要开的,一个人也是带,两个人也是带,顺风车的大力发展可以极大的改善我们市民出行的舒适度和质量,但是同时又不额外的增加道路的拥堵,不给城市交通增加压力,所以顺风车的发展最终是要规范,也就是你从家到单位的路线是要固定的,一天两单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传统的出租车和网约车这个行业要想发展必须要适度的发展,如果发展的过快或者过大最终还是不健康的,最终还是会出问题的。至于今天的主题让城市出行更美好,我觉得无序的发展网约车只会加剧城市拥堵,让市民的出行更糟糕,所以进一步大力发展公共交通,让市民优先选择公共交通出行,才能够让市民出行更美好。

  公众委员朱毅:我刚才听了各位专家的发言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这次是看到这个包容的报纸以后查了一些这个方面的资料,我也听了大家的发言,我发现实际上这个包容,就是这次对网约车你们规定的轴距和排量的问题,我们很多网约车的司机就说,如果说这个标准是定在这个高度的话,那么现在有90%以上的网约车司机可能就没有办法开了。

  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是这样的,如果说出租车也是网约车的一部分的话,那么出租车是不是也要达到这个标准呢?我们现在在开的网约的出租车里面有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呢?肯定是没有的,是不是这个意思?我个理解有没有错误?

  公众委员张林波:国家的意思就是想把网约车和出租车有差异化,填补它们中高端的需求。

  公众委员朱毅:网约车的标准如果定这么高的话,那么大部分的出租车就不能做网约的形式了,是吗?我们现在谈的就是网约车的包容,这个网约车是大力的发展还是门槛设那么高的问题。

  汽车租赁公司代表:我想说一下,我们现在出租车的价格大概是七万块左右,网约车目前的主要的车型采购价格是八万,基本上持平,稍微高一点出租车。但是因为网约车是新的业态,是最近一两年才兴起,所以他们采购的车辆的整洁度或者说车辆的状况和舒适度,体验的满意度要比传统的出租车肯定要好一些。

  我开了19年的出租车,在这19年当中,我一直在提一两个概念,一是价格不要管控,双计费要实施,要有适时的一个动态的价格管理,这么多年都没有实施,一直到了现在。可是在我们这次新政落地之后,我们和行业主导部门和出租车公司在一起座谈的时候,恰恰他们现在还在提出要和网约车平台一样形成一个动态的适时加价,要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要有24小时的计费制。就是一支市场看不见的手,我们通过网约车的运营在推动着传统出租车改革,倒逼着你们改革。

  那么我们回过头来讲,90%运力能够保障50%老百姓的出行需求,如果即将被淘汰和出局的时候,一号就可能会凸显出来十年以内城市的一个顽疾,你扬招是打不到车的,呼啸而过,为什么?他还是空车,他不停,为什么?他知道你的去向可能是堵的,可是你在用手机叫APP的时候,他只要接单就必定要去完成,因为平台对你服务人员的监控和你的考核是相当相当严格的。这些人如果淘汰了,就逼着你扬招了,为什么?因为手机上没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