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渎]

  “十”字形分布于城西,东西段仍保存完好

  六朝史籍中提到的南京城内河流,与青溪齐名的是另一条人工河“运渎”。吴赤乌三年(公元240年),为了沟通秦淮河与皇宫太初宫的航运,开凿了运渎。《南京古水道图》显示,运渎的大致形状是“十”字形的。

  西段从水西门的外秦淮河经过张公桥、文津桥、鼎新桥、笪桥;南段从鼎新桥、笪桥间分出,向南流经草桥、红土桥,汇入内秦淮河;东段从笪桥流至内桥与青溪交汇;北段从笪桥与内桥之间分出,向东北方长途跋涉,流经新街口、珠江路、鼓楼,流入六朝时另一个人工河——潮沟,最后进入玄武湖。

  水利志记载,潮沟在宋代湮没后,运渎的北段也很快消失了,南段则是在民国时变成今天的街巷。难能可贵的是,运渎的东、西两段仍保存至今,让我们有迹可循。水利志记载,建国后,南京市多次疏浚东西向的运渎故道,并砌以石岸,使六朝遗迹得以保存。比如在评事街、建邺路交汇处的笪桥下,就能看到运渎。

  朝天宫前流过的运渎则有10米以上宽,在红色、高大的“万仞宫墙”前流过。“朝天宫”系朱元璋下诏御赐,取“朝拜上天”,“朝见天子”之意,是明代举行盛典前练习礼仪的场所,以及官僚子弟袭封前学习朝见天子礼仪的地方。六朝运渎与明代朝天宫——古代南京最重要的两个历史时期,就以这样奇妙的方式交汇了。

  [进香河]

  建国后变成排水暗沟, 藏在进香河马路下

  今天东南大学门口的进香河路名称来自“进香河”,但遍寻周围,看不到河流的踪迹。原来,清末至民国时,由于进香河日益淤塞,建国后改成了排水暗沟。进香河路之下,就是原来的进香河。

  水利志记载,进香河原为六朝时潮沟、运渎交汇处的一段河道。上文提到过,宋代时潮沟以及运渎北段逐渐湮没、淤塞。明朝时,今天北极阁、鸡鸣寺所在的山岗下,修建了“十庙”。这里的“十”是虚指,庙宇数量远不止10座,供奉包括以徐达为首和朱元璋一起打天下的开国元勋,以及卞壸庙、蒋忠烈庙、刘越王庙、曹武惠王庙、卫国公庙、关羽庙等前代名臣。为了方便南京百姓前往这些庙宇中祭拜,疏浚原运渎的一段河道,就成为了进香河。如今“十庙”大多毁佚,只有清代复建的供奉“武圣人”关羽的武庙得以保存至今,武庙建筑于2001年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今天进香河路附近的地名也佐证了河流曾经存在。现在的进香河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马路,在它的中段一侧有一条东西走向的街名为大石桥街,其命名就是源自明代时位于进香河上的大石桥。

  [珍珠河]

  六朝末代皇帝游玩玄武湖的“绿色通道”

  东吴、东晋、南朝的皇宫位于新街口、大行宫一带。开凿运渎是为了解决航运问题,开凿珍珠河则是为了解决皇宫的用水问题。吴宝鼎二年(公元267年),开城北渠,引玄武湖水入宫城,西接运渎。陈朝最后一个皇帝、也是六朝时代最后一个皇帝陈后主在此泛舟,“忽遇雨,浮沤(水泡)生,宫人指浮沤曰,满河珍珠,因而名焉。”珍珠河就因此得名。有了这条河,贪玩怠政的陈叔宝可以坐船泛舟至玄武湖,何其快哉。

  五代南唐时,珍珠河已经淤塞,接近消失。建国后,政府进行了疏浚,得以保存珠江路浮桥至鸡笼山下的1.5公里长一段。今天重新疏浚后的珍珠河在太平北路的西侧,与马路保持平行,河面约有7、8米宽,水流由北向南缓缓流淌,远不是当年陈后主泛舟时的景象。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发现,运渎(进香河)、潮沟、珍珠河等古今河道都在北极阁、鸡鸣寺所在的山岗下相互交汇,因为六朝时,以新街口、大行宫为中心居住的南京人,都希望从玄武湖获得用水。河道如此设计,距离最近。而山岗下的马路,正是北京东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