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日前启动了“南京传世名著”评选活动,筛选出了50部曾经影响南京乃至中国的传世名著,其中包括33部“南京贡献给世界的作品”和17部“将南京展示给世界的作品”。南京计划接下来为这50本书逐一树碑纪念。但在昨日就树碑地点举行的专家论证会上,专家们则“吵”起来了。

  1 《红楼梦》在哪立碑?

  随园、大行宫、利济巷

  《红楼梦》这本与南京关系密切的名著,究竟该在哪里给它立碑,对此几位专家“吵”了起来。南京市党史办专家邓攀认为,最佳立碑地应该是江宁织造博物馆,因为作者曹雪芹一家三代四任江宁织造,和这本书的创作关系密切。南京地方志专家杨永泉说,曹雪芹在南京生活的最多的地方是在利济巷,而他的祖父、曾祖母则住在丹凤街的双龙巷,他倾向于将碑立在利济巷,“江宁织造府只是他家的一个车间……”著名作家、南京地方志专家薛冰则认为,随园才是最佳立碑地。“随园是大观园的原型”,他认为,在这里立碑,能够强调红楼梦与南京的密切关系。他建议,将《红楼梦》和《随园食单》这两本书的碑立在一起。具体立在哪个位置?专家们又是众说纷纭了,南京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卢海鸣说,当年的随园应该是五台山到南师大一带。杨永泉认为,随园的中心位置应该是乌龙潭。

  2 身世不明的书,在哪立碑?

  六朝博物馆或南京图书馆

  在这次论证中,六朝博物馆馆长胡阿祥被几位专家调侃道“收获最大”。因为一批六朝时期的著作,大多很难考证作者在宁住所、成书刻印地等,六朝博物馆似乎是立碑的不错选择。这些“身世不明”的书有《抱朴子》、《世说新语》、《后汉书》、《宋书》、《千字文》、《南齐书》、《昭明文选》、《诗品》、《画品》等。

  邓攀说,比如《抱朴子》也可以考虑树碑在江宁方山,因为这里是作者葛洪的隐居地,但可能居住时间不长,所以论关联度不是很大,最好还是选择集中展示六朝文化的六朝博物馆比较好。胡阿祥说,自己倒不希望六朝博物馆成为一个“碑林”,但客观地分析,六朝时期的书,只能找一个象征性的地方做集中展示了,六朝博物馆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看六朝馆可以成为南京人的寻根之旅,在这里可以感受文献中的南京。”

  “放在博物馆里面和放在外面感觉不一样”,薛冰则对这一设想表示了反对。他认为,放在一个收费的博物馆里面,就起不到广泛展示的效果了,应该放在外面的公共场所。他认为,南京图书馆倒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南京图书馆也发现并保留了六朝遗址,能否在南京图书馆的广场上对这些书做一个集中展示。”胡阿祥则反驳道,南京图书馆应该是集合天下书,如果广场上只是放南京的书,就显得小气了。不过对于放六朝馆,他也有一点担忧:“是不是和馆里的展陈内容有些重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