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中商于2013年四月十四日晚间发布了2012年年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公司2012年实现营业收入60.28亿元,同比下降8.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804万元,同比增长8.83%;扣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5582万元,同比减少65.01%,该年度报告远逊色于其他同类百货类上市公司,公司市盈率高出行业平均水平四倍左右,为避免股价的大跌公司十转十股的诱人分配预案,同时抛出了业绩预增135倍的一季度报表。隐藏在这些利好的背后,令人惊讶的已经不再是公司股价的不断上扬,而是控股股东通过不断增持,拉高股价,最终达到操控上市公司股价的德隆式坐庄。骇人听闻的德隆坐庄模式,在二级市场又开始再度上演。

  南京中商股价被大股东操控 德隆模式再现

  南京中商全称为南京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旗下现有7家连锁百货店、3家仓储超市以及房地产开发项目等。南京中商实际控制人雨润集团大股东祝义材从要约收购到大宗交易受让,再到二级市场购买,历时近9年,通过26次增持及大宗交易,耗资约14.7亿元,使股权比例提升至71%,并于2012年底公司董事会改选中成为新一届董事长。

  南京中商的股价也随着祝义才的增持而从最低4.98元一路攀升46.49元,而随着股价的飙升和大股东的增持,南京中商愈来愈变成一只受到资金操控的庄股,德隆式的坐庄模式在二级市场又开始上演,南京中商拟2012年度每10股转10股,并派发现金股利1.6元(含税)高送转的模式又向德隆坐庄模式更近一步。

  德隆模式

  2004年德隆系崩盘式跳水,唐氏三兄弟倒在牛市的边缘的传说在二级市场上尚未完全销声匿迹,时隔十年德隆的一幕又悄悄的在南京中商身上隐现。

  所谓的德隆模式,即是通过二级市场收集筹码,拉高股价,然后利用高股价进行抵押贷款,贷款后再进行实业收购。德隆系当初控制的三家上市公司新疆屯河、合金股份、湘火炬,三年内股价分别上涨了1100%、1500%和1100%。这些上市公司及其它与“新疆德隆”有关的上市公司,在证券市场上,被称作“德隆系”,而这种操作手法也是名噪一时的德隆式坐庄手法。

  新疆屯河1996年上市,彼时德隆持有其9%的股权,这个时候德隆在二级市场上开始悄悄吸纳屯河的流通筹码;此外,到1996年7月湘火炬也有70%的流通股筹码大股东控制。而德隆系的掌门人唐万新此时主要是以个人名义炒股(南京中商祝义才以个人名义持有南京中商41.5%股权),采用了以手中股票抵押融资、然后再次买入股票的循环抵押买入。

  2001~2004年间,A股市场大盘从高位回落30%多,为了维持股价,德隆被迫自己花钱二级市场买入股票。德隆系自己持有的“老三股”流通筹码一度超过90%。为了维持已岌岌可危的资金链,新疆德隆在想方设法吸纳银行贷款的同时,把触角伸向上市公司、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和银行,通过上市公司的互相担保、证券公司的委托理财和金融机构本身的资金,继续走着它的不归路。2004年4月13日,德隆系“老三股”之一的合金投资高台跳水,德隆系正式宣告走上覆灭之路。一周时间,德隆系股票彻底崩盘,流通市值缩水高达60亿元以上。危机爆发后,德隆系总负债高达570亿元,其中金融企业负债340亿元,实业负债230亿元。

  而南京中商的走势似乎又在重演德隆当年的情形,南京中商从08年底的4.98元一路上扬至现今最高46.90元,三年多的时间里股价上涨接近十倍,丝毫不逊色当年德隆系三驾马车中任意一只。南京中商城市综合体投资的巨额资金缺口在将南京中商推向德隆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