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班上热心的“小弟弟”啥事都想参与

  “我跟王鑫瑞是在彩虹中学复读时认识的,当时第一眼给我的感觉是怎么有这么小的复读生,看起来就像小学生一样,后来坐同桌关系熟了才知道他才14岁,比我小了6岁,但他看起来并不像他年龄那么小,和我们也能玩、也能聊到一块,而且人也特别热心,因为年龄小班上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很照顾他,学习上虽然他不经常来学校上课,但学习成绩在班上还排在中等,我感觉他跟我比根本就没什么学习、考大学压力。”6月27日下午,今年和王鑫瑞一起复读,并一同参加高考的同学于锦江称。

  王鑫瑞另一名同班同学则直接称呼他为班上热心的“小弟弟”,“主要是因为他年龄小,而且班上什么事都想参与,还很能和我们打成一片,虽然年龄有差距,但并不影响学习和课余之间的玩乐。”

  观点:家庭单一教育缺乏创新合作能力

  陕西师范大学现代教学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胡卫平介绍,一对一的教育方式没有互动,孩子以死记硬背为主,比较适应于考试,而失去在真实情景中产生问题,锻炼孩子解决的能力。一个孩子全方位发展考虑的是21世纪需要什么样的人,在学习能力之外,要有创新性思维、交流与合作的能力。如果仅在家学习,与他人交流合作的机会减少,且小孩过早学习,不是从创新的角度来培养,很难成为高素质的创新人才。此外,学生的发展包括身体、体能、认知等多方面,不同年龄阶段社会性发展有差距,过早融入社会,在适应上存在问题的可能性是有的,不利于孩子的发展,这一类教育方式他并不提倡。

  对话王鑫瑞

  人生计划:读完本科考研究生然后再读博

  记者:对自己一直在家学习,没有经历童年学校生活有过遗憾没?

  王鑫瑞: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的,在家学习我觉挺好,学习过了记住了可以不用重复,也没有作业考试,可以有更多时间学习其他的东西。

  记者:对自己今年的成绩怎么想,想报考那个学校?

  王鑫瑞:考试结束后我估了590分,想着可以上一所自己喜欢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但成绩出来只考了531分,心情一下子很不好,这个成绩只能目前选择西安理工大的专业,也还没最终确定,还在考虑中。

  记者:你对自己未来大学生活是怎样想象的?

  王瑞鑫:我想象的大学生活很自由,早上起来去上课,中午吃完饭睡一觉,然后起来去图书馆看书,晚上可以出去玩。

  记者:有没想过这么小就读大学,毕业后工作怎么办,对自己今后有目标规划吗?

  王鑫瑞:我今年14岁,读完大学本科18岁,然后再考研究生、读博士,等我毕业时已经二十四五了,等同龄人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我和他们一样也出来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