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9:30之前的盒马鲜生和9:30之后的盒马鲜生,是‘两个世界’。”小椅子Zoe的一条微博让生鲜产品的处理难题回到大众视野。该网友写道:“晚上9:30,不少新鲜的饭菜、海鲜、甜品等被工作人员从货架上撤下,直接丢弃。有顾客提出拿走或者购买都不被允许。”并附上了三名工作人员不断把食物扔进废品筐的照片,四个废品筐中,包装完好的熟食、水果和蔬菜被码得整整齐齐。

  像盒马鲜生这样,南京不少主打生鲜食品的店家,都在打烊时扔掉并未过期的食品,以博取“日日生鲜”的口碑。为什么不能把这些当天没卖完的食品赠送出去?丢弃的食品最终流向哪里?记者走访了南京各大生鲜店、超市及网红面包店。

  商家:不扔不行啊,第二天口感就变了

  晚上9:20左右,记者来到河西盒马鲜生会员店,有几个员工正在熟食窗口和“日日鲜”饮品柜旁整理货物,见有顾客来,赶忙吆喝:“买一送一啦!”打烊前,店员将不多的商品放入塑料筐中,当被问及如何处理时,店员回答:“卖不完就扔了。”但不愿透露商品的最终流向。

  除了盒马,主打优质生鲜食材的“超级物种”也把“新鲜”放在首位。在“超级物种”南京江东中路店生鲜柜台上,保鲜盒包装的蔬菜根部还带有新鲜泥土。店长叶庆墨坦言,店里卖的生鲜都是当天刚到的,晚上8点后会有“买一送一”活动,没有卖完才会被丢弃。

  这两年备受年轻消费者追捧的茶饮软欧包店——奈雪的茶保持着一如既往的“高冷形象”,其华采天地店店长谢峰表示,店里的茶饮、水果欧包都是当天做、当天卖,卖不掉的也不打折促销,“这就是我们的品牌定位。”谢峰说。

  相比之下,南京本土面包品牌“酵墅”则显得接地气。记者两次走访都看到店内会在打烊前对未售完的面包打折促销,如买三送一、买二送一等,吸引了部分下班迟的年轻顾客前来购买。“不扔不行啊,第二天口感就不同了,心疼也没办法。”在酵墅工作了近一年的店员孙淑惠估算,每天扔掉的面包在50个以内。

  诘问:食品并未过期,为何不能捐给需要的人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生鲜店抛弃食物的做法,让人痛惜。“为什么不能把这些并没过期的食品赠送或捐给需要的人?”有网友诘问。

  对此商家有自己的理解。“如果真的要做慈善,我认为应该是把我们最好的产品拿去捐赠,而不是把那些卖不出去、要丢弃的物品送给他们。”叶庆墨说,“超级物种”当天卖不掉的蔬菜、海鲜等都会切碎后再扔进垃圾桶,以报废标准处理这些食品,防止他人捡拾后再食用,食品安全始终是商家考虑的第一要素,如果被人捡走食用后出了安全问题,会非常难办。

  在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江静看来,卖不完就扔掉,商家不卖过期商品,保证了产品质量,对树立品牌形象有好处。同时,“日抛”也是商家的理性选择,因为这样做成本最低、风险最小。“如果商家要把剩余的生鲜食品送去做慈善,一方面要增加运输成本,如消毒、储存、包装、运输等,还有可能出现食品不卫生致人患病,带来隐患。”江静说。

  “‘赠人玫瑰’,有时并不能‘手留余香’。”曾在星巴克上班的员工Steven回忆,刚开始自己会把店里剩下的点心送给附近的拾荒者,非但没有获得感谢,反而有人拿着昨天的包装盒说吃坏了肚子索要赔偿,还有人天天眼巴巴地守在门口,等待“食从天降”,这影响店家形象。

  借鉴:欧洲剩食超市,低价售卖商品

  不少店主表示,每天将卖不完的食品扔掉以保证日日新鲜,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人们的消费心理逐渐从吃得饱向吃得好过渡,对食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绿色、健康、新鲜、营养等都是顾客在购物时看重的要素。“如果有更好的处理办法,我们当然也不愿意浪费。”新街口地铁站内鲜道寿司的店员张超表示。

  其实,部分商家已在控制浪费方面开始发力。比如,盒马就在努力实现“由奢入俭”的蜕变,以大数据为依据从源头上减少浪费。据知情人士透露,盒马门店的商品销量会实时在后台更新,店长可以借助数据监测及时调整当日销售策略和次日SKU(库存量单位)。记者调查走访发现,盒马APP上的“盒社群”群主会根据当日门店产品销售情况,针对少数销量未达预期的“日日鲜”生鲜食品在群中发送优惠券,提前消解门店部分库存。晚上八九点,门店会将剩余的产品进行买一送一等打折促销活动,九点半仍滞销的才会直接丢弃,不予售卖。

  老牌零售超市也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家乐福南京河西中央公园店售货员告诉记者,超市当天包装的鲜肉会在晚间直接送到饭店餐馆,而货架上的蔬菜可以卖两天,卖不完的会放进打折区低价出售,“虽然外表看起来有点蔫,不太好看,但是不影响食用——就看顾客自己怎么选择了。”蔬菜区售货员陈女士说。

  处理剩余食品,欧美国家有成功经验。丹麦哥本哈根的Wefood超市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剩食超市模型,店里商品的价格比一般超市便宜三到五成,所得盈利也全数捐出,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可为丹麦每年减少70万吨的食品浪费。英国利兹的“A food waste supermarket”在剩食超市基础上,推出“劳动换食物”的选项,以劳有所得的方式给贫困人群发放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