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凌晨,家住上海的90后小伙子小赵开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送姐姐回位于松江区的一个小区。刚回到车里,一辆黑色尼桑车就堵在了小赵的后面。随即下来一黑衣男子,示意小赵下车。

  “海关警察”扣车扣人

  小赵刚想问男子有什么事,黑衣男子猛地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顶住了小赵的头,说:“我是广东海关警署的警察,你开的这辆跑车是走私车,请你跟我回广州接受调查。”

  小赵连忙从车里找出行驶证,但黑衣男子看了一眼便说这个证是假的。小赵反复解释,称这辆车是他从朋友那里借来的。

  黑衣男子把小赵推向法拉利副驾驶座,用扎带绑住了他的手脚,说要带小赵去找这位朋友。路上,黑衣男子假装打电话给海关的“王所长”,称人和车已经找到,但该人不是车主。

  挂了电话,黑衣男子说领导有指示,要把人和车带回广州好好调查,说完就设置了手机导航准备出发。

  小赵听导航提示全程300多公里,可上海去广州远不止300公里。想到黑衣男子只有一个人,并没有用手铐,也没有出示证件,他意识到自己是被绑架了。

  假装配合稳住罪犯

  一路上,黑衣男子一直强调小赵卷入的案子十分复杂,并称到了警局之后会被五个人轮流审问,还会被殴打。

  期间,由于开长途车导致疲惫,黑衣男子还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叫了拖车,并约定在临安服务区汇合。

  上午9点多,二人到达了杭徽高速临安服务区。在等候拖车的间隙,黑衣男子询问小赵家里是否能打点关系。

  黑衣男子“好心”地帮小赵解开了扎带,对小赵说:“你进去之后他们肯定会给你个下马威的,打一顿肯定是免不了的,还会用电棍电,我看你也不像个坏人,要么你给我20万块钱,我去帮你走走关系,省的吃苦头。”

  小赵表示身边没这么多钱,这时黑衣男子的电话响了。趁黑衣男子下车打电话之际,小赵连忙给家人发了求助的微信和位置,让他们报警。

  黑衣男子打完电话后,示意小赵打电话给他父亲要钱,但不许提车辆被海关扣押的事情。小赵便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称自己和朋友开车在外面玩的时候撞了人,现在临安服务区,对方要他们拿20万。

  在等待装车的时候,小赵向附近路人用手比划着110的手势,口型提醒路人报警。路人看到求助信息后,马上走向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民警接到报警电话后,让路人通知服务区的保安,并立刻组织警力赶往临安服务区。

  “通风报信”及时获救

  正当拖车准备出发时,一名保安过来拦住了他们,说这车有问题,有人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再走。

  黑衣男子感到事情不对,立马拉着小赵上了附近一辆正在加油的大巴车,两人分开坐。民警赶到服务区时,与小赵联系。小赵在电话里告诉民警,他二人已经上了大巴车。

  根据小赵提供的信息,民警成功解救小赵,黑衣男子也被警方控制。

  经过审讯,黑衣男子交待,自己姓程,江西人,在老家经营一家汽车修理厂,并不是什么海关总署的警察。听朋友说国内很多豪车都是走私进来的,被抢了人家报警也没用,由于最近手头紧,就动了去上海抢豪车的念头。

  此前他已经在上海转悠了四五天寻找目标,案发当晚在路上看到小赵驾驶的法拉利跑车,认为有可能是走私车,便一路尾随小赵。

  所谓的手枪其实只是个手枪形状的打火机,而绑架小赵,是因为怕他报警,决定等到了目的地后再另做打算。

  近日,程某因涉嫌绑架罪已被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检察官说法

  冒充海关缉私警察伺机绑架豪车车主,程某的行为已涉嫌绑架罪,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检察官提醒广大市民,如果不幸遭遇绑架,应当尽量保持情绪平稳,沉着冷静与歹徒周旋,等待时机逃跑或者求救。家属或者群众在接收到求救信息后,应当第一时间报警,切忌私下与歹徒谈判或者交易,以免错过营救时机或者威胁到人质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