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邦旅行网CEO张平合世界邦旅行网CEO张平合

  2015中国江苏旅行商交易大会暨新浪金足迹旅游盛典9月18日在江苏省苏州市举行。世界邦旅行网CEO张平合现场致辞,以下为发言全文:

  世界邦旅行网CEO 张平合: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好,非常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在这里和大家来分享,关于分享经济的我们的一些理解。

  昨天晚上,我从上海来到苏州,一个小伙子开着一辆丰田电动汽油混搭的车。以前,我每次出差到上海机场,基本的经历都是要等半个小时左右,下来了以后很多人在那抽烟,我是不抽烟的人,在烟雾缭绕当中等他半小时,然后坐上一个出租车。我是北京人,过去,北京的出租车基本上是比较脏乱差的环境。那么今天,昨天晚上这个体验呢,基本上是上车有水喝,然后进去以后车厢里面是有芬香的味道,这个司机也非常有礼貌,下了车给我打开门,并且上车以后特意征询我的意见,说:“先生,我要放音乐,你有没有意见?”这些很微小的经历,其实这里面包含了市场,通过分享的这样一个力量,达到了一种效果。那么过去来做这些出租司机的管理,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每天作为一个独立的经营者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你很难通过行政的手段去管理。通过市场这种经济分享手段,使这样的一个出租车司机和我这样一个乘客之间,发生了非常奇妙的变化。下车以后,他特意提醒我:“先生,对我这次服务请您给打一个分,如果你觉得好,您给一个赞。”这些非常细微的变化,实际上是拜于这种市场手段的分享经济所赐,这个分享经济,从出租汽车这样一个实体逐渐演变到了网上的知识的分享经济。

  在这个分享经济里面我有三个体会:第一就是分享经济的三个步骤,拥有这个资源的人,比如出租车司机,或者我们的旅游达人,他的知识,或者他自己的资源的获取成本要非常低廉;第二,他的分享成本非常低廉;第三,作为这个购买者的购买成本相对低廉。这三个低廉,实际上是我们认为构成了知识,或者叫分享经济的核心。那么刚才我举的一个关于出租车,或者叫专车的分享经济的元素,以我们刚才三个点,获取、分享,购买成本来讲,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这个小伙子可能他本身不是专业运营司机,所以他的车本身已经有了,这辆车的获取成本实际上对他来讲已经付出了,所以基本上这个成本接近于零,但是他作为他个人从上海把我给载到苏州来用了2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成本是他个人的成本,这个他要付出的。

  那么我们从旅行来讲,进一步讲从分享经济转变到知识分享经济。世界邦所做的全球2千多个旅游达人,我们所做的知识分享,他作为一个留学生曾经在巴黎留学过三年,在那里生活过1千天,对整个巴黎、法国的旅游知识,生活知识的获取他已经付出了成本。剩下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分享成本,那么这个出租车司机的分享成本还是比较高的。因为这2个小时里面,一个专车司机和一个出租车司机所付出的两个小时的分享成本几乎是一样的,所以在这个收费当中,他也比较难以以一个出租司机更加便宜很多。涉及到第三个问题,就是购买成本和前面的拥有成本和分享成本相关,尤其是和分享成本相关。所以我们看看这个知识分享经济里面,不光是获取成本已经边际成本接近于0,并且分享成本要远远低于实体的经济的分享成本,也就是说一个达人给你分享,在法国租车过程当中,什么样的油枪是汽油枪,什么样的是柴油枪,黑色的是汽油,黑色的是柴油,这个对于自驾者非常重要,如果你加错油,汽油车加入柴油进去,这个车就报废了。

  对于自驾来讲付出高昂的成本。对于达人来讲,他在几秒钟之内回答这个问题,黑色的是柴油枪,请拿绿色的枪,这样一个分享成本基本就是几秒钟,通过新浪的私信的功能,这个达人跟这个用户的分享,输出成本接近于0,因此他在获得成本,就是用户购买这个信息的成本也接近于0,这个是我们下面要讲的这个知识分享,连接一切的一个核心要点。我先讲一下,这里面有一个数据,关于全球知识分享经济的规模,目前有150亿美元的规模,未来十年之内,会有3350亿的规模。这个也接近2万亿元的规模,相当于我们整个中国旅游业的,大概3万亿左右,光知识分享经济,光分享经济就将近2万亿的规模。在这个里面,世界邦在过去3年,我们是做出境自由行定制,通过达人分布在全球的2千个达人的众包的方式,这些达人来分享他的知识,分享他的经验,来给中国的出境游的一家一户来提供这种一对一的出境自由行的定制服务。

  这个数据大家都非常地清楚了,就是咱们的出境人数和出境消费都已经增长非常快。但是这里面呢,在整个出境游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趋势,也就是说当人们从国内走向国外,首先是港澳台,东南亚,逐渐逐渐的,这个作为第一次出境和出国,人们往往选择跟团游,但是随着出国次数的增加,他要往中远途去走,作为跟团游来讲,稍微有了几次出行经验的人,他可能是觉得这里面会受到一些束缚,他选择了自游行,但是在选择自由行的当中他有大量的困扰,困扰之一就是网上的信息非常庞杂,比如说一个去了两次东南亚跟团的人,这次想去法国或者西班牙去旅行,想选择自由行,对他来讲怎么在上亿条问答,游记,分享当中,找到十一、二天里面的欧洲旅行所需要的信息。

  这个对他们来讲是非常复杂的,虽然我们有搜索,但是搜索呈现的信息是非常多的,怎么样能从那么多的上百篇的攻略,游记,碎片信息里面找到适合于自己这一家人的12天出行的信息?这个是现在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算我有这些信息之后,到当地之后的交通泊接问题,对广大的消费者来讲还非常麻烦。就算这个解决以后,不同的航班,不同的酒店,不同的地区的商品怎样购买,依然会花费消费者大量的时间。那么这里面我们说了四个,一个是跟团的,觉得玩得不好,不灵活;不跟团的,到中远途去,我又不会玩。可能这个,我们叫不操心的买不起,我想不想操心,完全让别人来服务我,这个就是高端定制的领域,一般来讲比一般的跟团游是1、2倍以上的价格,这个是工薪阶层不太能接受的服务。而对于一般的消费者来讲,他觉得太费力,每次出行之前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他在消费时会遇到这样的困扰。

  怎么把上亿次和几十亿次的旅游信息进行组合,把上亿次的旅游信息组合成为一个12天的旅游行程,这里面需要一个组合,对这一家人来讲只需要一种组合来给我服务,怎么挑出来这个组合,对消费者来讲是很大的困扰。在这一端,这是我刚才说的一个人需要的一种需求,但是实际上中国有跨亿人次的旅行次数,这里面每一个家庭的需求都是多多少少有差异化的,上亿次的这个用户的需求,面对的是几十亿种的旅游信息的组合,消费者怎么来进行组合?我们过去有几千条,可能这个出行的线路来针对这上亿人的需求,实际上已经非常不能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的需求。世界邦在做一件事,就是想通过这个分享的方式,来利用达人众包的方式来满足这个需求,再加上大数据的机械的处理。这里面我就说,有两个痛点,一个是过去的分享达人的痛点,过去就是说我分享的这个游记,我分享的攻略,我写了很多东西,那么我获得的是什么?我获得的是赞,我获得的是下面的一些评论。

  那么这个我们管它叫知识分享,但是达人更希望的是说,我能够通过这些分享,这是有价值的知识,在市场上面实际上是可以去公开出售的一种经验,怎么把它变成我的旅游收入,支持我下次的去旅行,这是非常多的旅游达人所期望的东西。对于用户来讲,我看了一百篇,几百篇的攻略,那都是别人的体验,别人的体验对我来讲是不是适合,我怎么找出来跟我适合的这样一个体验。这里面对他来讲是非常揪心的一件事,如果说这个体验是我自己的,我提出了一个需求,那么有达人按照我的需求,为我的家庭定制一个12天的西班牙旅行,那么这个东西就是我的,我拿这个东西就可以直接去消费。

  所以我们在过去3年时间里面建立了一个达人的生态体系,后面加了一个知识分享经济。通过知识分享经济,达人做这种行程的制订,然后用户需求的收集,以及最后提供这种精确到米的导览,语音的导览,包括24小时的目的地的全天候售后服务,形成这种叫做超级自由行。就是前面的服务可以跟旅行社一样,乃至于比旅行社更加贴心的这样一种服务。但是我在出行的过程当中,是我自己去玩,这些服务本身是满足了我自己一家一户所出的个性化需求,这里面呢和过去的这个自驾游的什么你都不要管和旅行社的跟团游的那种你什么都要管的那种(旅游模式)有很大的差异。这是我们服务的场景,一个是我们在北京建立的一个叫全球旅行服务中心,提供24小时的旅行支持服务,另外就是签证,包括达人管理的一些场景。

  我们上个月和新浪开了一次发布会,达成我们的战略合作,我们和微博之间,关于知识共享经济来共同做一些事情。

  我们现在这个合作的本质是说,新浪上面,每天有9千多万的用户,这其中有7千万的旅游用户,其中有5千多万的出境游用户。这些刚才刘总已经讲过了,这么多的用户里面,产生了大量的海量的旅行达人,这些潜在的目标用户和海量的达人,以及营销资源,这是微博能够带给我们的这样一个做实体服务的公司的。那么反过来讲呢,我们的这种专业的旅行方案,个性化的定制服务,以及在途中的在线支持,实际上给新浪这个平台,为他的用户提供了更好的增值服务。这里面有一些数据,我们跟新浪这边做了这一季的#带着微博去旅行#,获得了3千多万用户的参与,上面有大概2万多个自媒体的旅游达人,这个超过百万的有300多个,这一些呢,我们跟新浪做了一个叫世界邦全球旅行家的认证服务,对于这些真正的能够去,不光是能够分享自己的旅行经验,同时能够真正地去服务用户。这里面我举一个形象的比喻,做分享的人,我们认为他是歌星,我有非常多的这个技能,我可以去全球去旅行,那么我们在这个歌星里面需要找出那种我们叫音乐老师,也就是歌星唱得很好,但是我不教你家小孩唱歌,但是真正能够培养下一代的人实际上是音乐老师,音乐老师和歌星的重大区别在于,音乐老师要能沉下心来把他丰富的音乐知识,通过一种服务的形态,我们叫授课这样一种形态,来服务这个真正想成为音乐家的这些广大的被服务者。那我们这个,通过跟新浪的合作,需要在这几万个达人里面,真正找出那些愿意,我们管它叫伴旅行分享,这种分享不仅获得赞,获得心里面的满足,同时它能够真正一对一帮到每一个人,这个像信佛教的人,我帮助别人的人,我在未来,来生里面就积一份福德,这是要有一点宗教精神,就是我帮助别人,我获得我的经济收入,在这个帮助的过程当中,我不是认为我是在工作,而是我是在分享。我是在帮助别人。

  另外跟新浪还做了一个主题的合作叫#带着颜值去旅行#,两周的时间阅读数超过2.4亿,讨论人数超过5万,这是一个与新浪特别成功的合作。有非常多的自媒体人,参与到了这次活动当中去。最终会有一个大家评选出来的活动,海选出来的一个分享达人。这个分享达人,会获得世界邦和新浪共同赞助的出国旅行,他可以到他喜欢的全球的(旅行点)去旅行。具体来讲,我们和新浪的这个合作是说,首先,就是我们共同做一些创意,这个创意很多实际上是通过这种平台运营,让更多的自媒体人参与进来。第二就是,通过这些自媒体人的分享,使用户产生了去旅行的这样的一个场景触发。用户点击这样的美图,美景,美人,进去之后,他说我想去巴黎旅行,他发一条信息上来之后,我们这边就会有在线的旅行达人或者旅行顾问,马上跟他进行这种互动,进一步收集旅行的这个用户的需求,然后在后台,乃至于通过电话,大量的是私信的方式,新浪的微博的这种交互平台,来进行大量的旅行的需求的咨询,然后再48小时之内,我们在2千个旅游达人里面找到一个达人能够服务他,并且在24小时之内做出这样一个,根据他的需求定制的一个12天到15天的家庭出行的详细的计划。这个详细到什么程度,比如你的酒店怎样去(目的地),比如你住在法国,你的酒店去卢浮宫,你从你的酒店出发多少米,去地铁站哪个口,到地铁之后哪个站出来,然后转哪个口进入哪个街,然后到卢浮宫去,详细到这些程度。

  通过这些详细的指导,以及个性化的一对一的问答,最后形成一个定单,他来采购一个12天的一家人的欧洲自由行。这里面把行程和这个酒店,机票,签证,保险,以及租车,门票,购物游等等,大概14大类的商品,和他的个性化的行程完全嵌进去,就是任何一个酒店,任何一个租车的每一个细节。比如举个例子,到法国这个机场,怎样去取车,在哪个地方都有详细的指引出,换句话说,你拿一个手机,我们叫行程大师,你可以不要任何人的协助,把一个12天的旅行做完。举一个极端的两个例子就是两个旅游达人,两个聋哑人的夫妻,没有听力,不能说话。分别在去年和今年去了新西兰自驾游14天,以及到欧洲的瑞士旅行两周,这些人就是在线上通过微博的平台,跟我们的旅游达人进行沟通,把自己的需求说出来,然后我们给他们做这些行程,他们按照这个行程去做旅行。

  现在合我们跟新浪合作有24个国家,我们有矩阵账号,任何一个旅行者有问题,可以跟这些旅游达人通过这些账号来做实时的互动。我们另外跟北欧旅游局,还有新浪一起搞了一次探索北欧激光的活动,这个也是收到非常好的效果。旅游局包括达人给我们提供大量的当地的图片和分享,然后我们通过这样的活动,做成交互的这样一个营销活动,所以总的来讲,就是我们这样的一种达人分享经济,或者我们叫知识分享经济,实际上要回到最初讲的,这样的分享经济就是叫零获得成本,几乎接近于零的分享成本,这两个低成本,最后造成用户购买的低成本,那么和刚才的我一开场举的,一个这种业余的专车司机相比,那么这种达人生产线路来做一对一咨询服务,最后使得用户能够成行,这样一个定制服务,在过去跟欧洲为例,跟团游要1万5万,这样的定制服务要3万5到4万一个人,我们通过达人众包,在这样一个平台,我们的结果是把一个跟团游,11天的德国自驾,宝马3系列,我们的价格可以做到1万3到1万5,跟团游也是1万5到1万8之间,为什么定制还能这么便宜?前提在于我们的知识的获得成本和分享成本接近于0,和过去那种完全靠自己的旅行社自己,所有的员工都是自己的来做这样的事情,你要把这个人培养成一个具有3年住在巴黎,生活工作3年的人所具有的能力,这个成本和时间是非常长的。而且很难获取我们这样的,在3年时间之内,能够在全球获取2千个这样的达人,2千人,实际我们想想,一个用户能够一天服务10个用户的话,你一天的服务量就是几万人,这样规模的旅行社,一个用户大概是上万的出行,这就有几个亿的生产能力和服务能力,这对于几十人几百人的旅行社是非常难以企及的。就算把这2千个旅游达人给你找来,愿意给你工作,在办公室里工作,但是这成本是非常大的。只有通过知识众包,知识分享,以及和新浪这样的大用户的互动平台,最后产生这一个知识分享的结果,这是我们最近3年以及最近半年当跟新浪微博在合作当中,我们的一些体验和取得的一些效果。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