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图:杨太满拄着拐杖登山;大图:杨太满拄着拐杖登山;

  刘玲利是80后年轻妈妈,杨太满是19岁小伙,父亲去世母亲智障。

  她和他本素不相识,在得知他患有骨癌后,她多方奔走筹款救助。得知男孩手术后癌细胞扩散医院已放弃治疗,她决定陪着他度过他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帮他完成一个个心愿……

  歌声缓解骨癌男孩之痛

  19岁的杨太满是泗阳县新袁镇白水村人,母亲是个聋哑人且有智障,父亲在他读高一时积劳成疾撒手人寰。

  杨太满有两个姐姐,一个姐姐16岁那年外出打工时就再也没有音讯,另外一个姐姐已出嫁,家里很贫困。家庭的变故,让杨太满辍学外出打工,养活自己和母亲。

  去年11月,杨太满觉得腿疼,到医院一查,结果是骨癌。无助而绝望的杨太满,找到了泗阳阳光爱心协会。身为协会副会长的刘玲利是当地盐业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她一下子捐了3000多元。

  杨太满心里满是感激,他亲切地称刘玲利为“小姨”。此后,刘玲利一有空就在网上陪杨太满聊天。2014年12月,刘玲利和协会人员一道去了南京,第一次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杨太满。

  然而,杨太满从南京出院没几天,病情又严重了,在县医院做了截肢手术。这时,刘玲利像亲人一样一直在杨太满身边鼓励他,“她第一次来看我时,买了好大一束小熊花还有好多好吃的,我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陌生感,感觉好亲切好亲切。”

  从那以后,刘玲利经常去看望小满。那段时间,刘玲利把会唱的,不会唱的歌都唱了个遍,“就算是嗓子哑了,还是想唱歌给他听,希望能给他的痛苦带去一丝缓解,让他感受到自己不是孤单一个人。”

  “小姨我想看看大海”

  出院后没几天,杨太满病情复发,医生告诉他,癌细胞已经扩散,并且下了病危通知。

  “小姨,我想去看看大海,想去爬山,如果看到大海,即使第二天生命结束,也能闭上眼睛了。”这是小满第一次提出请求,刘玲利很快就带着小满去了连云港。“我好像浑身都有了力量,我们一起翻山越岭爬山涉水。尤其是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时,心旷神怡。”小满写道。

  小满说,遇到小姨是自己的幸运,“我每天都在想,要有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多好啊!”

  “我不擅言语,写下这封信就是想对小姨你说:正如父亲的去世,母亲的痴呆,我没有家的温暖,素不相识非亲非故的小姨你,就像我的母亲一样每天呵护温暖着我,小姨,谢谢你满足了我看大海的愿望!谢谢你带我回家,一家人对我非常热情周到,陪伴我的每一个片段,关心我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在心里,没有你,我会很孤独。”

  有一次,小满问刘玲利,“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刘玲利的回答是,“或许是因为你没有父亲,或许是因为你母亲智障,或许是因为你得了癌症,但又都不是。因为命运刻薄下你的微笑,因为生活细节中你的善良,因为你骨子里透出的坚强……”

  “我这辈子恐怕无法报答你”

  “你无怨无悔的付出我这辈子恐怕无法报答了!小姨,你以后一定要注意身体,你的腰椎不好,要记得别受凉,坐久了要站站,工作别太辛苦,我下辈子要做个和你一样的好人,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伟大的,最后再次感谢小姨,生命中有你真好!”小满在写给小姨的一封信中写道。

  但小满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想找到失去联系整整十年的姐姐杨晓红,十年前,16岁的杨晓红和邻居一起到杭州去打工,起初一个月还有联系,后来就一点音讯都没有了。

  对于小满的这个愿望,刘玲利感到自己再也没有能力帮助他实现了,她特意找到扬子晚报宿迁记者站求助,“希望她看到报道后回家吧。她唯一的弟弟如今面对骨癌的折磨,渴望见到至亲的姐姐。回家吧,给弟弟你温暖的怀抱,等你回家!”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