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三、五,在苏州九龙医院的血透室内,都能听到病房内传出的悦耳口琴声。透过病房的玻璃,可以看到两个老人,一个吹口琴,一个跟着节拍挥舞着右手。两人配合默契地沉浸在音乐世界里,病房里的其他病友不时投来羡慕的目光。

  躺在病床上、左手插着两根做透析用的管子的是杨德友,三年前确诊尿毒症,而在一旁吹口琴的是他的老伴童隆堡,三年来不离不弃,每周都陪着他前往医院来做血透。“做透析疼痛不可避免,琴声一响,我的思绪就会随着音乐而去,很快就能慢慢睡着,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娶了这么好的老伴。”近日,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86岁的杨德友笑着说。

  吹口琴陪老伴做血透

  只想让他内心愉悦些

  杨德友老人做血透已经三年多了。伴随着口琴声,他挥舞起右手,躺在病床上的他不能像之前那样伴唱,只能在心里跟着唱。病房内回荡的音乐是他们最喜欢的电影《魂断蓝桥》的主题曲《友谊地久天长》。

  吹口琴的奶奶名叫童隆堡,今年 84 岁,是杨德友的老伴。三年前,杨德友被查出患上尿毒症。他每周做三次透析,三年来童隆堡陪老伴总共做了500多次透析。每次透析时,童隆堡都会为老伴吹奏口琴。口琴声不仅缓解了老伴的疼痛,也让他的心情变得愉悦。“血液透析很痛的,一次要做四个小时,人也不能动,胳膊也不能动。”看着老伴体内的血被一点点抽出,通过血液透析机再流回体内,童隆堡内心有说不出的心疼。

  童隆堡在给老伴吹口琴

  三年前,童隆堡得知老伴得了尿毒症,“医生说治不好,只能做血透,靠透析来维持生命。好好的人突然就病倒了,刚开始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怕老伴难受,童隆堡只能自己一人背着老伴偷偷哭。

  每当医生过来为杨德友量血压,童隆堡便拿出包里的本子,记下相关的数据。记者看到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数字,每次做血透,童隆堡都会将老伴的体重、血压、血液流量等信息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