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国家统计局11月9日公布的数据,10月CPI环比上涨0.9%,同比上涨3.8%。涨价仍主要来自猪价,猪肉价格环比上涨20.1%,涨幅比上月扩大0.4个百分点,猪价上涨占CPI环比总涨幅近九成。

  华泰宏观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团队认为,养殖户补栏仍受到疫情和环保政策约束,猪肉供给缺口短期不易弥补。目前的生猪低存栏量、叠加年底为春节备货等因素,今年四季度猪价环比仍有上涨可能,价格涨势趋缓需等待补栏逐渐完成。

  近期,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表示,年底前生猪生产产能有望探底回升,明年有望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商务部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司副司长王斌表示,如非洲猪瘟疫情不出现反复,预计2020年下半年受非洲猪瘟影响恢复生产的生猪将开始增加市场供给,猪肉供给状况将有所改善。

  市场对通胀形势另一关注点在于猪价上涨是否可能间接影响其他类别商品价格。李超团队认为,猪肉价格的持续上涨将对猪肉消费产生更明显的抑制,其他类别肉禽蛋类可能对猪肉消费产生一定替代效应,这可能使得涨价在各食品类别间出现一定的结构性扩散。

  目前通胀压力仍主要来自供给扰动下的猪价上涨,非食品和工业品价格都在走弱,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认为,结构性的通胀难以扰动货币政策,经济基本面才是关键。

  猪价上涨贡献CPI环比总涨幅近九成,牛羊鸡鸭肉价格有所上涨

  10月CPI环比上涨0.9%,同比上涨3.8%。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沈赟称,如扣除猪肉价格上涨因素,CPI环比上涨约0.1%,同比上涨约1.3%,总体稳定。

  从环比看,食品价格上涨3.6%,涨幅比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0.78个百分点。鲜果和鲜菜供应充足,价格分别下降5.7%和1.7%。鸡蛋价格由涨转降,下降1.5%。

  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猪肉供给持续偏紧,猪肉价格上涨20.1%,涨幅比上月扩大0.4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0.79个百分点,占CPI环比总涨幅的近九成。

  根据农业农村部公布的数据,10月国内猪肉出厂价格为每公斤47.57元,批发价格为每公斤41.58元,分别比上月上涨33.4%和25.1%。

  受猪肉价格上涨拉动与消费替代需求影响,牛肉、羊肉、鸡肉和鸭肉价格均有所上涨,涨幅在1.0%—3.1%之间,四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06个百分点。

  非食品价格上涨0.2%,涨幅与上月相同,影响CPI上涨约0.12个百分点。国庆假期影响下,出行和住宿类价格由降转涨,换季影响服装价格也小幅上涨。

  从同比看,CPI涨幅比上月扩大0.8个百分点。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5.5%,涨幅扩大4.3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3.05个百分点。

  食品中,鲜菜价格下降10.2%,鲜果价格由涨转降,下降0.3%。猪肉价格上涨101.3%,影响CPI上涨约2.43个百分点,占CPI同比总涨幅的近三分之二。牛肉、羊肉、鸡肉、鸭肉和鸡蛋价格涨幅在12.3%—21.4%之间,五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41个百分点。

  四季度猪价环比仍有上涨可能,明年猪肉供给状况将有所改善

  受猪瘟疫情和猪肉价格上涨周期的叠加影响,今年以来存栏量急速下降,已经导致严重的供需结构性矛盾。

  华泰宏观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团队认为,养殖户补栏仍受到疫情和环保政策约束,猪肉供给缺口短期不易弥补。目前的生猪低存栏量、叠加年底为春节备货等因素,今年四季度猪价环比仍有上涨可能,价格涨势趋缓需等待补栏逐渐完成。

  “由于2018年10月至2019年2月的猪肉价格基数较低,至少在2020年二季度之前,猪肉CPI同比上涨压力可能持续较大,对期间CPI持续形成较强上行压力。”其表示,此前三轮猪周期,猪价从同比触底到同比见顶一般需要一年半到两年时间。

  “本轮猪周期叠加了养殖行业环保标准严格化、疫情扩散压制存栏等因素,导致存栏持续较低、补栏不易。”因此同比角度而言,本轮猪周期是2018年二季度触底,印证猪肉CPI同比上行压力可能持续到明年二季度。

  对于生猪恢复生产、猪肉供需平衡的时间,10月25日,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表示,年底前生猪生产产能有望探底回升,明年有望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11月7日,商务部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司副司长王斌表示,如非洲猪瘟疫情不出现反复,预计2020年下半年受非洲猪瘟影响恢复生产的生猪将开始增加市场供给,猪肉供给状况将有所改善。

  为恢复生猪生产、缓解猪肉价格上行,国务院有关部门已出台17条针对性政策措施,已有24个省相继发布了促进生猪生产的措施。吉林、辽宁、山东等12个省生猪存栏环比增加或持平。

  结构性通胀难扰货币政策,经济基本面是关键

  市场对通胀形势另一关注点在于猪价上涨是否可能间接影响其他类别商品价格。

  李超团队认为,猪肉价格的持续上涨将对猪肉消费产生更明显的抑制,其他类别肉禽蛋类可能对猪肉消费产生一定替代效应,这可能使得涨价在各食品类别间出现一定的结构性扩散。不过目前看来,今年并未出现大范围极端天气,三季度以来,鲜菜鲜果同比涨幅均呈现回落,而牛、羊、水产品价格同比只呈现小幅上行,涨幅远低于猪肉,涨价压力暂未出现明显的扩散。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同样认为,猪肉价格上涨趋势仍在延续,未来一段时间猪肉价格仍将是带动食品价格和CPI上涨的主要因素,并带来牛肉、羊肉、蛋类等食品价格上涨趋势。

  对于未来CPI走势,连平表示,受需求偏弱影响,除了猪肉价格上涨带来CPI上涨压力之外,目前并不存在其他显著拉动CPI上升的因素。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预测,11月以来农产品和菜篮子价格指数小幅回落,其中猪肉、水果和鲜菜价格均有所走弱,预计11月CPI环比降0.1%,考虑到去年基数较低,同比回升至4.0%。

  李迅雷认为,目前通胀压力仍主要来自供给扰动下的猪价上涨,非食品和工业品价格都在走弱,而结构性的通胀难以扰动货币政策,经济基本面才是关键。明年CPI大概率是前高后低的走势,货币也不会收紧,继续渐进宽松的概率较大,债券市场虽有波动,但牛市的基础并没有根本动摇。而且往前看,推动股市、债市打破现在僵局的边际因素,大概率还是来自于流动性和政策的宽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