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一张老照片:1948年4月4日摄于南京丁家桥国民党中央党部礼堂。照片上离蒋介石仅有几人之隔的女速记员(后排右二),就是中共秘密情报员沈安娜。保存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一张老照片:1948年4月4日摄于南京丁家桥国民党中央党部礼堂。照片上离蒋介石仅有几人之隔的女速记员(后排右二),就是中共秘密情报员沈安娜。
穿上军装的沈安娜。穿上军装的沈安娜。

  电视剧《风筝》最后一集结尾出现了一系列人物的黑白照片,这些都是我党情报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的英雄。其中一位是沈安娜。沈安娜的情报很特别。她不仅会记录国民党中央开会时的一些重要战略决策,还会根据上级要求,把会场当时的气氛及核心人物的表情、动作、语气,甚至包括蒋介石骂人,都仔仔细细、如实地记录下来,以便于中共中央掌握敌人的内部矛盾和派系斗争。这样一位“一纸抵万金”的潜伏者,人们喜欢称她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 

  图片由华克放女士提供

  19岁的选择

  不当明星,去做速记

  沈安娜原名沈琬,1915年出生在江苏泰兴县城的一个书香门第、世族大家。她从小就很倔强,拒绝家人为自己裹脚。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受到爱国救亡运动的影响,同时为帮姐姐沈珉摆脱包办婚姻的压迫,沈安娜陪姐姐离家出走,前往上海。

  在上海,沈安娜先是考入了上海南洋商业高级中学。她的同学中,有好几个已是电影明星,如王人美、黎莉莉。“我母亲最好的闺蜜叫叶露茜,她正和赵丹热恋中。”华克放告诉记者,“所以,我母亲受到影响也曾有去拍电影的想法。”

  1934年夏天,才读完高二的沈安娜因为交不起学费,不得不辍学,去了学费较低且只需半年即可毕业的上海炳勋中文速记学校。临近毕业时,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来招速记员,可沈安娜却不愿意去,她觉得“怎么能去衙门伺候官老爷呢”!

  到底是去当一个电影明星,还是学会了速记,到社会上谋生?就在这个人生的十字路口,她的学长——华明之和已与沈珉结为夫妻的舒曰信,跟她说他俩都是共产党员,接受中央特科王学文领导,现在,党组织希望“沈安娜去应试浙江省政府的速记员职位,打入国民党内部为党做情报工作”。沈安娜大吃一惊,这才知道两位学长就是她所敬佩的、为国为民的“共产党”!

  1934年的11月,原先就一直向往着参加革命的沈安娜,接受任务,只身一人从上海前往杭州。那一年,她19岁。

  爱情的选择

  情报夫妻,一生相伴!

  华克放告诉记者,当时华明之在国民政府交通部上海国际无线电台当业务员,实际从事的也是地下情报工作。考虑到沈安娜的安全,王学文指派华明之传递沈安娜获得的情报。于是华明之就常常在节假日的清晨去杭州,晚上再乘夜车回上海,浪漫的“约会”其实是传递情报的掩护。

  1935年的5月,电影《风云儿女》上映,主题曲是《义勇军进行曲》。“我父亲带着一个口琴,然后带着一个歌片,在杭州九溪十八涧,唱了一遍又一遍《义勇军进行曲》,我母亲也学会了。”华克放说,《义勇军进行曲》是父母的革命之歌,也是他们的爱情之歌,“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理想,有共同的目标。他们在一起,情报工作是爱情催化剂。”

  1935年秋天,经过组织批准,沈安娜与华明之在上海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成了一对真正的“情报夫妻”。华克放将父母的默契配合称为“流水作业法”。沈安娜在“前台”,白天负责取得文件、速记稿等情报,回到家里夜深人静时,再把原始速记稿翻译成文字;华明之在“后台”,常常在后半夜负责整编、浓缩、密写、密藏和传递情报。

  职业的选择

  甘当无名英雄,誓言无声!

  1938年,重庆,依靠每分钟200字的速记技能、出色的文字功底和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沈安娜成功潜伏进了国民党中央党部机要处。她还自创了“速联”符号,让别人无法识别。

  在国民党内部“站稳”,年轻的沈安娜却开始“闹脾气”。华克放告诉记者,“她每天见到的中央党部里的国民党官员,不是抢房子就是抢官职,所以,她就跟共产党重庆通讯处的领导说,她要去延安。”没想到,几天后,周恩来邓颖超夫妇把沈安娜专门请到他们在重庆的家中。“最后邓颖超同志说了一句:小沈,你要好好努力,要甘当无名英雄。我母亲后来还曾悄悄告诉我,从那以后,邓颖超就成了她心中的偶像。”临别时,周恩来给了沈安娜一个热烈的握手,邓颖超给了她一个热烈的拥抱。沈安娜的内心又一次坚定了下来,她永远记住了这一句:“要甘当无名英雄”!

  信仰的选择

  静默忍耐,蛰伏三年!

  “在重庆时,我们一家住在上清寺街75号。我也是出生在这个地方。”华克放形容这个家“大约只有9平方米大,夏天湿热、冬天寒冷,还有很多老鼠,住所隔壁就是一个宪兵队,经常会有遭拷打者的惨叫声传出来。”

  1942年秋的一个星期天,是和上级领导徐仲航约定接头的日子,(徐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正中书局总管理处业务处长,但他其实是中共南方局领导下的秘密党员。在狱中,他经受酷刑决不吐露党的秘密,保护了沈安娜和华明之)可时间已过,他并没有来。“我的父母默默按下了一个‘静默的键’。这是什么意思?就是我父母不能去找党组织。而是要静静地、耐心地守住自己的岗位,等待组织来找他们。就这样,熬了三年。”

  华克放回忆说:“我问过母亲,那三年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过了很久,她才说了这么一句话,怎么熬过来的?希望与忍耐同在啊。什么都要忍耐,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你要听他们的反共叫嚣,要镇静自若,不能暴露。”

  1942年11月,国民党在陪都重庆召开五届十中全会,会上一片反共叫嚣。突然,坐在会场第一排的国民党元老张继站起来,手指蒋介石大声嚷嚷:“共产党就在你身边,你还不知道呢!”而当时,沈安娜就坐在会场的速记席上。

  那“希望”又是什么呢?“我母亲说,就是那个敲门的暗号再响起来,上级领导出现,藏在小铁皮箱里的情报还可以传递出去。”在“蛰伏”的这3年中,国民党中央党部曾考虑给作为速记骨干的沈安娜换一个好一点的宿舍。但沈安娜夫妇选择守着破烂的9平方米小屋,因为这是他们同上级党组织联系的唯一联络点。

  1945年10月的一个晚上,期盼已久的熟悉的敲门暗号终于再次响了起来。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情报部副部长的吴克坚找到了这个不变的地址,沈安娜激动地表示:“我现在就有情报让你带走。”

  沈安娜自己这样说——

  上海解放以后,沈安娜、华明之夫妇从“地下”走到了“地上”。“换一件衣服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从旗袍换成军装,戴上军帽,她长达14年的地下秘密情报工作,就像翻书一样轻飘飘地翻过去了。”但华克放却知道,这14年里,沈安娜其实没有一天不紧绷着神经,没有一天不承受着暴露的压力。

  “母亲弥留之际曾喃喃自语,‘我暴露了?他们抓人了,从后门跑……’当时护士、护工、医生都很奇怪。我作为女儿,我了解这么一段历史,就很理解她。”2010年6月16日,沈安娜与世长辞。

  泰兴市政法委国安办副主任汪蒙告诉记者,14年来,沈安娜一直没有暴露身份,为我党的革命工作传递了大量高价值的情报,被誉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但她本人对这个说法并不认可。华克放也表示,母亲经常嘱咐“不要把我拔高了”。

  “沈安娜奖学金”已在泰兴中学颁发9年

  ■链接

  沈安娜逝世前曾嘱咐子女将自己省吃俭用积攒的10万元捐赠母校泰兴中学,设立奖学金。2011年5月,“沈安娜奖学金”在江苏省泰兴中学正式设立,已颁发9年。据介绍,“沈安娜奖学金”每学年评选一次,旨在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代表,激励青年学生继承革命精神,勤奋刻苦学习。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王国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