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谁这么有钱,这么多的公交车,停在这里就没人要了?”镇江丹徒区宜城街道镇南村社区的蒋大妈,面对丹徒区宜乐路上排成4排、一辆辆型号一致的新能源公交车,很是惋惜地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

  几天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接到包括镇江市民顾先生等在内的多名读者报料,称在丹徒区宜乐路上,停了20辆“僵尸车”。顾先生称,这些车都是大型客车,有些车座垫上塑料纸都未撕掉,车成色很好,车门大开,里面很脏乱。其中有辆车的后玻璃破了,草藤已长到车厢里面了。

  “这些车看起来价值不菲,20辆车在野外这么闲置着蛮可惜的”,另一报料人王先生说。

  “断头路”上停放20辆公交车

  非常“怪异”

  接到报料后,8月29日紫牛新闻记者辗转找到了这些公交车。这些车就“抛荒”在镇江丹徒区谷阳东大道和宜乐路交界处西南侧,一段未通车的“断头路”上,相对偏僻,不太好找。“断头路”尽头是大片的荒地和杂草。远远看过去,杂草茂盛掩映之下,蓝白相间的成排车辆置身其间,看上去很是怪异,也令人匪夷所思:为何要将车子停在这里?

  “断头路”上停放着20辆车无人开走

  其实,还是在数百米的远处,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就看到了排成4排的20辆公交车,很是突兀。走近后,在空旷的路面上,面对这些如从天降的一辆辆排列整齐的公交车,怪异的感觉就更甚。

  紫牛新闻记者看到,这20辆公交车,均没有挂车牌,但在每辆车前的挡风玻璃位置,都放有一张写有序号的黄色纸片。经查看,分别从1至20号,每车一号,正好是20辆车的编号。此外,车前有“中国一汽”的标识,而车身上四周则分别有喷写的“中国一汽”“解放”“新能源车”等字样。

  经仔细查看,记者在车辆驾驶室位置,都还看到了淡淡的“镇江公交”字样。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些车辆的整体车况,看上去都还是很新的,并且与路面上奔跑的普通公交车大同小异。但是,由于日晒雨淋的时间太长,加上一些外力原因,不少车辆的损坏状况严重。

  损坏严重

  车尾已被藤蔓覆盖

  现场多辆车的车门已经半开或全开,车内未见空调装置。尽管很多座椅上还蒙着塑料外套,但很多外套已经被撕掉,沾满了灰尘。而在驾驶操作台上,同样落满灰尘,有些驾驶台已经损坏,而有的投币箱也被强行拉开…

  环绕一周,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看到,很多车辆车尾发动机处,后车盖已经被掀起。发动机等部件外露生锈,不少软管也已经断裂。并且,在发动机内部,有的由内向外,居然长出了野草。还有,很多轮胎上的螺丝,也已经生锈。

  车后面整个都是疯长的藤蔓

  而最为夸张的,是停在“断头路”末端的一辆车的车尾,整个已经被疯长的藤蔓所攀爬后完全覆盖!看上去车尾和藤蔓已经合成一体,有点恐怖鬼片中的镜头。

  偏于一隅的空旷“断头路”,两侧均不见人家。这20辆大客车整齐“抛荒”在此,与垃圾与野草混为一体,孤零零中透着古怪。加上这些车辆长期失管后的破败惨象,虽说烈日当头,却还是给人一种“灵异”鬼片的感觉。

  难怪另一名报料者王先生,在目睹现场后发问:20辆新能源公交车随意停放在野外,风吹雨打,谁家的?如果是“僵尸车”,也应该有人去处理!

  20辆新能源公交车随意停放在野外

  一波三折

  车辆来源和归属还是“谜”

  在现场,紫牛新闻记者巧遇到扛着锄头下田的蒋大妈。蒋大妈告诉记者,她是路东侧镇南村社区的居民,至少在半年前,这20辆车子就悄无声息地停了过来,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这么好的大客车没人来问,社区居民们都觉得很奇怪,但慢慢也就习以为常了。

  扛着锄头的蒋大妈告诉记者这些车已经停着很久了

  “这些车子是哪里的?可惜了,真是太浪费了!”蒋大妈的菜地就在路边上,她边劳作边说,即使不开,这么多车卖了也是一大笔钱啊。

  镇江市民步先生表示了同样的想法,20辆车停野外闲置无人问津,如果用起来,至少可增开两条线路,实在可惜!

  期间,蒋大妈还给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推测,这些车辆,可能是附近的蓝圈新材公司的。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给记者报料前,热心市民顾先生好奇之下,就已经向镇江市公交公司咨询。该公司获悉后,高度重视,立即派人到现场进行查看,随即给了回复:“经初步查看,这些不是镇江的公交车,那边有个车辆厂,是不是他们购置的别的车子,我们再进一步看看”。

  此后,镇江公交公司又回复:“又问了下,这些车都没有上牌,不知道车主是谁,车管所曾经来问过我们公交公司。不知道是哪一家的。那附近有个汽车组装企业,不出意外应该是那个企业的!”

  相关企业,也是指向距离现场300米左右的蓝圈新材公司。

  同时,宜城街道镇南村社区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他们之前也曾经接到相关投诉,但看到车辆较新,不像是废弃车辆,所以他们也不敢随意处置。据他们了解,这些车原本是停在附近的蓝圈新材公司厂区内的。

  29日紫牛新闻记者辗转联系上蓝圈新材公司办公室一位王主任,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们公司并不生产和组装汽车,这些大客车的来路他也并不知情。他还特地驾车去了停车的现场,并拍了照片。照片带回后,经过向厂部领导和知情人核实,得知以前停放在他们厂区里的客车,已经全部运到了南京。

  “那些客车虽然也是新能源的,底色差不多,但要比这些普通公交车豪华。更主要的是,那些客车是一汽公司生产的。”王主任说,他们也不清楚车辆的来源和归属。

  至此,这20辆公交车,到底来自哪里?主人是谁?还是一个大大的待解之“谜”。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意外获得了一些线索。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权威知情人士介绍,这20辆公交车的主人是南京一家公司,每辆车价格不菲。这些车大概在今年4月份左右购买并停放至此处。同时,这些车辆购买后,挂靠在镇江扬中的一家新能源公司。但是,目前无法确定具体是什么公司。

  这些车子均已经申领了镇江车牌,但没有悬挂。

  疑问:新能源公交车放之不用 ,

  与国家补贴有没有关系?

  8月30日,就这些问题,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对话镇江公交公司总经理凌剑锋。一番对话后,让紫牛新闻记者感觉到:看似领导新潮流的新能源公交车,其实内里有乾坤!

  凌总已经知道这20辆“抛荒”公交车的事情,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新能源电动车,只要自身手续及功能完备,就可以正常上路。类似10米以上的新能源电动车,价格还是非常可观的。去年,镇江公交公司招标采购了一批新能源公交车,其中每辆车的招标价格为80万;而此前镇江另一集团采购了一批新能源公交车,每辆车的价格则达到了110万元。“因为这些都是批量购买,如果要是单车购买,价格肯定还要再高些。”

  被停放在野外的新能源公交车

  不过,凌总特别强调,新能源公交车,参照车辆所装备电池度数的多少,车价区别也非常大。其中,电池度数差不多要占到车价的近一半。而电池度数的配备高低,以及是否为知名品牌电池,直接影响该车的行驶和续航里程。

  比如,现在镇江街面上跑动的新能源公交车,一天正常要跑200多公里,中途最多补一次电。但有的低配电池度数的公交车,只能跑个二三十公里,根本就无法正常投入使用。

  因为不清楚这20辆“抛荒”新能源公交车的电池度数,凌总一时也无法具体确定这些车辆的具体总价。但如果是电池度数等高配置或者正常配置的话,总价在2000万还是有可能的。

  对话中,凌总还透露,在2016年之前,国家和省市,对新能源电动车的购买,还有非常可观的补贴。以2015年为例,当时购买一辆10米及以上的新能源电动车,国家补贴50万,省市还要补贴50万,其中省补20万,市补30万。这样,一辆车的总计补贴就要高达100万元。

  凌总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但是,正是由于高补贴的存在,导致了一些“骗补”事件的出现。比如一辆110万的新能源公交车,买家支付10万元就可提走;更过分的,有的厂家,买家提一辆新能源车,厂家还要倒贴你1万元!

  不过,从2016年开始,意识到“骗补”的存在,国家就开始陆续并大幅降低补贴政策。如今,更是要求购买的新能源汽车,在跑足3万公里后,方可领取已有限至几万元的补贴。这样,有效地防止了购买低配新能源车“骗补”事件的发生。

  这些新能源公交车是否与补贴有关尚不得而知。它们何以被弃?主人何时现身?它们的结局又将如何?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将进一步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