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贫困际遇没有人生出彩的机会?自身奋斗与社会公平,正是你们破浪前行的双桨。加油,你们特别棒!加油,你们还会拥抱更美好的未来!——记者手记

  开学季,大多数新生眼眸里充满好奇与期待,而他们的目光更是满溢珍惜与感动。家境贫困,使得他们经历磨练、早早成熟、更懂珍惜。

  贫困也许是际遇的偶然,但社会公平就是要尽可能让每一个奋斗的人生都有出彩的机会。秋风初拂的校园里,记者走近入学贫困生,聆听他们的故事,感受他们的坚强,也感受公平的力量、换位思考的温暖。

  顶层设计让他们自主命运

  站在南京大学西门,18岁的工科实验班新生徐小南(化名)第一次跟爷爷合照。在徐小南心目中,爷爷是个特别严肃的人。“这次来报到,他这儿看看,那儿看看,还老笑。”徐小南说,自己能感觉到爷爷的开心。

  早晨6点从老家宿迁出发,小南和爷爷搭乘亲戚的车来南大报到。9点到达学校后,爷爷陪着小南拾掇了一会儿,就匆匆回去了。“他放心不下我,但家里的事更放心不下。”小南的父亲长期患病,还有个妹妹在读书,全家的生活都靠爷爷务农支撑。小南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当晚,爷爷拿出了啤酒。“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喝酒,特别感动。”小南说,“爷爷说,离家那么远,要照顾好自己。”小南很担心爷爷的身体,“他腰间盘突出,不能干重活”。

  “这个四年拼下来,我就真正放心了!”小南说,在校园里不过一小时,这句话爷爷说了好几次。“我不着急,打算先工作十年,把家庭安顿好,再搞一些项目,可能会创业,总而言之,必须让自己有价值。”对于未来,小南有稳稳的打算。

  如今,高考不再是成长成才的唯一途径,但高考在实现代际转换、改变个人和家庭命运方面仍不可替代。近年来,贫困地区和农村生源大学生在重点大学的比例减少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寒门再难出贵子”的观点一度风靡。2014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明确,改进招生计划分配方式,增加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继续实施国家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由重点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部属高校、省属重点高校要安排一定比例的名额招收边远、贫困、民族地区优秀农村学生。

  省教育考试院数据显示,今年我省农村和贫困地区专项计划共录取考生1473人。其中,高校专项计划录取考生814人,地方专项计划录取考生659人。“数字背后,是这些孩子命运由此改变。”省教育考试院高校招生处副处长陆苍海说,农村和贫困地区专项计划提高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上重点大学的比例,增加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获得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机会,从“有学上”到“上好学”,打通一条社会纵向流动的通道,有效阻断教育资源匮乏的代际传递。

  逆境中他们“比别人更努力”

  18岁的海南女孩李玲玲(化名),终于实现“考上好大学”的第一个人生目标。而她为这一切所付出的努力,甘苦自知。

  从小,她就知道家里穷。“爸爸妈妈带着我和两个弟弟租了一间25平方米的瓦房,住了好多年。”李玲玲告诉记者,因为父母文化水平不高,只能靠打零工维持家里的生活。作为长女,李玲玲很小就明白,只有通过学习,才能改变自己和全家人的命运。

  李玲玲从小学一路读到高中,时刻以“比别的同学更努力”来要求自己,起早贪黑地学习。高三冲刺阶段,她吃住在学校一连几个月不回家。最终,在全校16个理科班近800名学生中,她高考成绩名列第九,如愿以偿考上东南大学临床医学专业。

  6年前,还在读初一的连云港女孩孙蒙爱遭遇母亲的突然离世。因为家境贫寒,冬天没有暖气,夏天没有空调,一张床和两张变形老化的泡沫垫,就是孙蒙爱整个高中生涯的写字桌。在这样的环境下,孙蒙爱却成功考入扬州大学医学院,因为她的内心有一股力量在催促她、鼓舞她必须成为一名医生。“希望将来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让自己的不幸遭遇不在别的孩子身上重演。”孙蒙爱说。

  小龚来自国家级贫困县贵州黔东南州剑河县农村,全家仅靠父亲打工每月两三千元的收入维持生计,虽然家庭经济拮据,但并没有影响小龚上进的脚步,今年高考他以全班第一、高出省控线100多分的好成绩,被河海大学材料科学工程专业录取。

  “有什么困难,我都一定尽全力克服,这就像是踢足球,防守反击,我特喜欢看的是‘逆风局’。”徐小南的这句话,反映了很多贫困生从逆境中走出来的心路历程。

  用“金钥匙”打开公平大门

  到东南大学报到后,作为特别困难的新生,李玲玲收到5000元“瑞华春雨新生助学金”。“后续学校还有社会资助项目的助学金可以申请,所以不用担心生活费,如果学业出色,还可申请奖学金。”东南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邹琳老师温暖的话语令李玲玲特别感动。

  东南大学对建档立卡的家庭经济困难新生,免除他们学制内的全部医保费用,为其大学生活提供医疗保障。“东南大学瑞华圆梦资助计划”还将全额资助品学兼优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赴欧美和亚洲等地学习交流,拓展和提升国际视野。

  大学一学年学费9150元,相当于整个家庭3年收入。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孙蒙爱一筹莫展。很快,顾虑和愁绪云开雾散:在扬州大学,贫困生上学不仅可申请8000元助学贷款,还可获得4000元助学金,读书期间可以申请学校的勤工助学。

  一些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因为“面子”不愿意申请贫困生奖助学金。为了在确保贫困生尊严的基础上送温暖,南京理工大学很早就启动“暖心饭卡工程”。“今年入学新生,根据一个学期在食堂刷卡就餐等情况,在大一下学期可以纳入到补助范围内。”南理工教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王虎说,“暖心饭卡”利用大数据,以学生食堂刷卡消费记录为判定标准,决定受资助对象。

  河海大学5031名2019级本科新生中,贫困家庭学子占约25%。河海大学学生工作处资助科科长乔雅辉告诉记者,“学校的资助模式已从‘保障型’向‘发展型’转变,全方位促进家庭经济困难学子成长成材。”

  东南大学打造“金钥匙”计划,涵盖学业发展、心理帮扶、就业创业、文化熏陶、技能培训等8大模块,开设英语口语、编程实践、生涯指导等42门素质课程,实现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能力的拓展和提升,使他们享有人生出彩和梦想成真的机会。

  的确,一次性减免以及助学贷款,能为贫困学子纾解燃眉之急,而“造血式”的补给和培养,是帮助他们在人生历练后全面丰富成长、打开未来美好之门的“金钥匙”。这“金钥匙”是爱,也必将打开心扉,开启更多的爱与公平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