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7日22时55分,四川宜宾市长宁县(北纬28.34度,东经104.90度)发生6.0级地震,震源深度16千米。四川多地、重庆、贵州、陕西等均有震感。

  近年来,川东南地区地震活跃,多位专家表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目前的研究尚不成熟。具体到本次宜宾地震的成因,一位地质工作者告诉新京报记者,需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有初步的猜测和判断。

  地震原因尚不明确

  中国地震网数据显示,最近1年来,四川省内有监测到3.0级以上(含3.0)地震共76次,其中宜宾有监测记录的3.0级以上(含3.0)地震27次。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固体地球物理系教授郑勇向新京报记者解释称,近些年四川省地震增多,主要是因为青藏高原物质向外流动的边界地区被四川盆地所阻挡,形成了龙门山系。加上印度板块不断向北推挤,岩石承受不住,引发地震。

  具体到本次宜宾地震,郑勇分析,可能是因为川滇地区、青藏高原物质向东南流动,在四川盆地的交错,产生走滑。

  不过,6月18日,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科技发展部处长蒋汉朝告诉新京报记者,关于这个位置为什么近年地震频发,研究还不太成熟。蒋汉朝表示,地震发生后,研究所开会讨论原因,但并无定论,“不是哪个专家一句话的事。”

  该研究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也表示,“这是个新课题,不是以前的龙门山那些活动带,大家也在研究。”

  具体到本次宜宾地震的成因,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地质工作者称,“要找到原因没有这么快,得有一个星期左右才能有个初步的猜测和判断。”

  可应用多种方式进行地震预警

  在微博上热传的一些视频和照片显示,有居民听见了夜空中传来地震预警倒计时广播,还有网友家电视上弹出了蓝色方框的“地震预警”,部分装载有地震预警类APP的手机用户收到了预警提醒。

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发出的地震预警。 受访者供图。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发出的地震预警。 受访者供图。

  郑勇介绍,地震应急系统是从日本、美国、墨西哥最先实验和发展起来的,我国从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开始筹备建设。而无论是播音预警的“大喇叭”、手机APP还是电视弹窗,都只是地震应急系统的终端环节。

  郑勇说,整个应急系统由多个环节组成。首先,离震源最近的几个地震监测台站探测到地震后,先将数据上传到处理系统进行分析,随后,数据处理系统将震源位置、强度等信息传送至信息发布系统,最终到达用户的预警终端。

  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孙士鋐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上述地震应急系统利用了电磁波比地震波传输快这个简单直接的原理。电磁波在真空中的传播速度约为每秒30万千米,地震波在地壳中最快传播速度为每秒5.5-7千米。利用地震波和电磁波的速度差进行预警,可以让周边地区提早进行反应。

  除此以外,孙士鋐表示,还有两种常见的地震预警方式。一种是利用地震波本身进行预警。地震波是由地震震源向四处传播的振动产生的弹性波,按传播方式可分为纵波(P波)和横波(S波),其中P波在地壳中的传播速度较快,为每秒5.5-7千米,S波在地壳中的传播速度为每秒3.2-4.0千米,速度较慢,但其携带的能量比P波大很多,破坏力也更大。

  利用先抵达的P波进行预警,孙士鋐打了个比方,“这正如钱塘江大潮过来的时候,开始浪比较小,发现小潮来的时候就可以采取措施进行补救。”

  第三种方式是设置阙值阀门,主要针对核电站、放射性工程、油库等危险性较高的设施,当核电站感受到震动超过一定程度时,设施就主动停摆。

  地震预警存在盲区

  本次地震中被热议的地震预警系统,是由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与应急管理部门联合建设的大陆地震预警网,地震发生时,大陆地震预警网同步向政府和应急部门、场镇、社区、学校、电视、手机APP和媒体等不特定公众同步发出地震预警信息。

  然而,这种预警存在盲区。

  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所长助理韦瑶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目前对于破坏性地震,平均第6.2秒的时候可以发出预警信息。这就意味着,震中几十千米以内无法实现地震预警,也就是存在所谓的预警盲区。

  亦有专家质疑这种预警方式的效用。孙士鋐称,地震预警主要针对生命线工程、重大建筑工程,应该具有目标性,不要进行无效预警。对于在此次宜宾地震中成都的预警,他认为,“地震发生以后到300多千米以外的地区早就没什么破坏了,长宁的地震对成都毫无破坏,发预警干什么?”

  对此,韦瑶回应称,要更好、更快、更准地算出地震的数据在哪里,提高发出预警信息的速度,“这其中涉及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诸多方面技术,需要努力提高。”

  目前,市面上存在多个地震预警类APP,如地震讯息、地震速报、地震云播报等。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仅有少数可以做到地震预警,大多数只能做地震速报。

  孙士鋐告诉新京报记者,要想提高预警的时效性和准确性,最重要的是加强地震监测台站的密度,保证震中不远处有监测装置。

  相比之下,“速报”对硬件的要求就低得多。6月18日,厦门一家科技有限公司预警项目经理吴灿金告诉新京报记者,提高预警能力,需要保证地震监测台站密度和精度,至少要每30千米建一个台站。但做地震速报,仅需达到每一百千米到两百千米建一个台站即可。

  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实习生 赵鑫 编辑 王婧祎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