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长期便秘腹胀,84岁的镇江退休教授刘和法“慕名”来到南京肛泰中医院就诊,3天花费6642.55元,可便秘症状依然如故。5月10日,刘和法向新华日报读者热线(025-84701119)投诉称,在医院“误导下被过度治疗”。

  各类治疗齐上,保证3天治好

  “4月份以来一直便秘,一吃饭就难受,在镇江做的CT检查证明,肠道没有问题。”刘和法告诉记者,老伴情急之下上网搜索“便秘医院”,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南京肛泰中医院, 显示为“江苏省大型肛肠专科医院、医保定点单位,诚信口碑”。于是,4月21日下午,刘和法儿子开车带着父亲来到这家医院。

  “导医台接待时特意强调,等会儿给我看病的是特聘专家、主任医师赵伟。”刘和法回忆说,医生做完指检后,又让他做了血糖、血型鉴定、心电图、乙肝等检测,确认是粪嵌塞,开出3天治疗方案:灌肠、光谱辐射治疗Ⅱ、脉冲导融Ⅲ、旋磁光子Ⅲ,并保证3天治好。看到这几项治疗价格加起来要5879.2元,刘和法儿子有点疑惑,但听了赵伟的保证,还是咬牙交了钱。

  3天治疗过程基本类似,灌肠后侧卧照光30分钟,俯卧照光20分钟。“照光和外面理疗仪差不多,不知道有什么效果,但想到钱都交了,就照吧。”刘和法说,3天治疗中,只有22日曾排便一次。

  3天后,赵伟又开了763.35元中药,让刘和法回家坐浴,前后共花费6642.55元。回镇江后,刘和法的便秘症状依然存在。5月2日,刘和法又来到江苏省中医院肛肠科就诊,检查费3.9元、治疗费13元、药费248.68元,总共只花了265.58元,症状得到缓解。“医院为何不上光谱辐射治疗、脉冲导融、旋磁光子等治疗设备?”刘和法不解地问省中医院主治医生。“这些机器我们连名字都没听说过,正规医院肛肠科通常不会用理疗以及陌生器械。”医生笑答。

  检查单事先开好,价格选择性公示

  记者在百度搜索引擎输入“便秘医院”,前两名都是南京肛泰中医院,广告称“经国家卫生部门批准,在我国华东地区正式成立的一家以肛肠及胃肠疾病为对象的专科医院,真正从病根病灶治疗胃肠疾病”。

  点击医院主页任意位置,都会跳转到“咨询预约平台”。记者添加客服微信后,对方异常热情。记者自称有些便秘,客服立即劝说记者赶紧到医院治疗并告知地址路线。

  5月16日,记者按照地图导航,来到位于南京黄山路和应天大街交界处的南京肛泰中医院。只见这家医院一至三层楼梯两侧挂有30多面锦旗,表扬医生“医德高尚”“靠谱”。

  二楼导医台旁的大屏,滚动显示医疗服务价格。记者观察了20分钟,发现屏显的医疗价格,7分钟循环一次,就是不见刘和法接受的十多项检查治疗项目,导医解释说:“手术价格才公示。”

  记者来到三诊室,表示大便不规律、便秘。年纪稍大的“刘主任”表示:“你需要拍个片子,看一下肛门口处有没有梗阻变异。”话音刚落,一旁年轻的“杨医生”立即站起来,晃着手中两张检查单,招呼记者去交费。记者问:“检查单怎么是事先开好的?”她解释:“过来肯定要做肛门镜检查啊。”

  交了49元肛门镜检查费,“刘主任”做完检查说:“你排便的精细感觉不敏感,肠道蠕动不好,现在年纪小还好,年纪大怎么办呢?需要再做个验血和肠镜,400多元。”在写病历时,又貌似无意地建议:“我们医院有大肠水疗,一躺下,就可以把肠道内都排净,本来要300元,因为你是预约的,只要168元。”见记者推辞,两位医生便不肯把开出的“验血”“肠镜”检查单交给记者。

  相关医疗器械,数据库查询不到

  在刘和法的治疗费中,脉冲导融治疗仪Ⅲ一次600元,光谱辐射治疗仪Ⅱ一次200元,旋磁光子热疗仪Ⅲ一次450元,3次治疗共花费3750元。南京肛泰中医院的客服、导医和住院部医师均称“这些设备用于术后辅助治疗”,刘和法的主治医师赵伟说:“消炎、消肿、止痒。”“我没有接受手术啊,就是3天灌了5次肠,这不是骗人吗?”刘和法听说后愤怒责问道。

  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医疗器械数据库中,查询不到“光谱辐射”相关医疗器械信息。脉冲导融治疗仪生产企业查到一家,即徐州东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旋磁光子热疗仪生产企业两家,分别为武汉中旗生物医疗电子有限公司和徐州市信达医疗电子设备有限公司。“无论哪种器械,适用范围都和便秘无关。”省中医院肛肠科一位副主任中医师明确表示。

  记者以购买脉冲导融治疗仪为名,联系徐州东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陈经理。他说:“这项设备主要向男科、妇科推广,也有少数肛肠科购买,主要针对炎症,使用没有副作用。”

  是否过度医疗难“确诊”

  由于南京肛泰中医院位于南京建邺区,记者将刘和法的投诉转达给建邺区卫生监督所的赵副所长。他说:“我们是卫生执法部门,日常执法检查主要检查医院机构、人员资质,是否属于过度医疗行为,需要专业部门先认定。”

  记者又联系上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物价科的王科长听后长叹一口气:“你一提肛泰我大概就知道了,但价格监管存在难度。民营医疗机构收费适用市场调节价,不需要备案或者审批。我们不能干预定价,只能监管价格行为,明码标价即可。”对于该院只公示手术费用问题,王科长表示将进行调查。

  “讲了管两天,一转身又犯,卫生执法队伍就这么几个人。”建邺区卫健委基层卫生健康科的一位科长告诉记者,对肛泰医院的理疗投诉很多,需要联合执法。目前民营医院质量控制,主要依托南京市社会办医疗机构协会管理。记者按照她给的南京市社会办医疗机构协会电话打过去,对方一听就急了:“谁审批、谁监管。我一社团组织,哪能管得了?你还是要去找建邺区卫健委!”

  看来,刘和法是否被过度医疗的投诉,“确诊”起来比治病还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