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志鹏摄宗志鹏摄

  5月16日,世界著名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辞世,享年102岁。17日,苏州各界沉痛悼念这位从苏州走出去的建筑大师。

  苏州市民游客排队悼念

  1200朵芍药和牡丹环绕着几张贝聿铭在苏州拍摄的老照片,正对着的墙壁上张贴介绍其生平事迹的海报,左侧墙壁上循环播放《贝聿铭与苏州》纪录电影……17日下午5点,在苏州博物馆新馆观前导览室临时改造的纪念室内,苏博第一场追思会正在进行。

  贝聿铭是世界著名的建筑大师,在多年的设计生涯中,留下卢浮宫博物馆、肯尼迪图书馆、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等传世之作。1983年,贝聿铭获得建筑界最高荣誉普利兹克奖,被誉为“现代主义建筑的最后大师”。

  苏州博物馆新馆是贝聿铭晚年的作品,被他称作“最亲爱的小女儿”。在这个“小女儿”身上,贝聿铭倾注极大的心血。苏州博物馆原副馆长钱公麟回忆,2006年10月6日,开馆仪式上,贝聿铭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当时他说,希望这个新馆是他对苏州的小小贡献。

  “他将多年积累的建筑智慧、结合东方的传统美学,以及对家乡的情感全部融汇在这座建筑里。他为苏州留下的不仅是一座博物馆,更是世界认识苏州的一张名片。”苏州博物馆党总支书记、副馆长钱兆悦说,贝聿铭对苏州的贡献,将永远铭刻在苏州人的心中。苏博馆方初步决定,纪念室将设置约一周时间,此后每年都将开展纪念活动。

  最后的日子仍心系家乡

  “贝聿铭先生是5月16日凌晨两点离开的,家人都陪在身边,走得很安详。”17日上午11点半,记者联系到贝聿铭弟子、OLI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伙人林兵时,他刚刚结束与贝聿铭儿子贝礼中的通话。林兵最后一次见到贝聿铭,是在今年3月底。“我们聊得最多的是美食,尤其是苏州美食,在美国吃不到正宗的苏帮菜,他一直很遗憾。”林兵说,就在那一天,贝聿铭还说,他非常想念苏州。

  “我一直知道我从哪里来。”作为出身于苏州名门望族贝氏的华裔建筑师,贝聿铭与苏州渊源深厚。他的叔祖颜料大王贝润生,曾是狮子林的主人。年少时,他常与堂兄弟们在狮子林玩耍,假山中的山洞、石桥、池塘和瀑布带给他无穷的快乐。他后来多次提到,苏州园林让他意识到,创意是人类与自然的共同结晶,这一设计理念影响他的一生。

  1996年春天,贝聿铭回到狮子林,度过他的80岁生日。那是原苏州文化局局长高福民第一次见到贝聿铭。高福民记得,宴席间,贝聿铭兴致高昂地挥毫写下“云林画本旧无双”的题句,并接受苏州市政府的聘书,担任苏州城市建设高级顾问。

  两年前,苏州美术馆与苏州名人馆举办“贝聿铭文献展”,以这样的方式为其庆祝百岁生日。展览首次系统地梳理贝聿铭的人生经历,所有文字资料均采用第一人称叙述,仿佛是贝聿铭本人将自己的一生向观众娓娓道来。这一方式获得贝聿铭本人的首肯。记者当时采访贝聿铭的侄子贝念祺,他说:“上了年纪之后,伯父很少旅行,也无法再回家乡。但每当有人问起,他总是自豪地告诉别人,他来自中国苏州。”

  建筑就是最好的展示

  “贝聿铭是苏州名人馆448位苏州名人中的一位,是苏州人的骄傲,不仅是因为他的卓越成就,也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苏州市公共文化中心主任曹俊至今记得一件小事。年轻时,他曾以翻译的身份随原苏州文化局的团队前往美国拜见贝聿铭。“他待人和气,非常儒雅。第一天短暂见面后,第二天他就叫出我的名字,让我惊讶又感动。”

  “他是享誉世界的大师,很多人不敢对他提意见,但实际上,只要有道理,他就会考虑。” 高福民说。建设苏州博物馆时,庭院里要做山水的设计,贝聿铭曾考虑过桂林山水。高福民大胆建议,桂林山水不是江南山水,并塞给贝聿铭一本《米芾山水画》。“他特别高兴,书不离手,还对我说‘你也能做设计’。”

  后来就有了苏州博物馆著名的“片石假山墙”——以白墙为纸、以假山作为图像,来表现江南水墨山水画的意境。身为贝聿铭弟子的林兵当时也参与到其中。他被派到全国各地找石头,最后在山东的一个石场找到十几块大石头,用钢线切割成片石,再运回苏州。林兵记得,建设片石假山时,贝聿铭坐在水池对面,指挥升降机把一块块石头吊上来又吊下去,无数次地调整。

  1998年到2010年,在跟随贝聿铭的10多年里,林兵最大的收获是“认真”二字。他告诉记者,起初,要不要设计苏博一度让贝聿铭很犹豫,因为他当时已87岁高龄,有些担心自己的精力。但一旦作出决定,他就全身心投入,几乎事事亲力亲为,一石一木,都要亲自挑选摆放,“认真到苛刻”。因此,尽管获奖无数,但贝聿铭很少展示荣誉,因为建筑本身就是最好的展示,容不得丝毫马虎。林兵说,“贝聿铭弟子”这一身份,让他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他要做的就是努力将这些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