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20天就要高考了,这段时间,不仅是高三学子们最为忙碌的时刻,也是广大家长最为揪心的日子。在南通,两位家长更是停掉了火到爆棚的生意,从湖北武汉赶回老家,一门心思陪伴女儿高考。今天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孩子的父亲王师傅,他和妻子在武汉开一家汤包店,近3年几乎没回过家了。“停业两个月差不多少赚20万,但钱还能再赚,女儿的高考只有一次。”谈及停掉生意回家伴考的初衷,王师傅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一切还要从一封女儿的来信说起。

  女儿来信:

  18年来你们真的缺席了很久

  王师傅的女儿在南通一家数一数二的高中读高三,成绩还不错,基本保持在年级前几名。女儿18岁的成人礼刚过,远在武汉的爸爸妈妈收到了女儿寄来的一封信。

  “时光荏苒,白云苍狗,转眼间,我已走过18个年头。18年来,你们一直在外奔波,留给我的,似乎永远是匆匆地来、匆匆地离开的背影。你们几乎错过了我所有重要的时刻。18年,你们真的缺席了很久,很久。”刚看到信的开头,王师傅就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年我和妻子在武汉打拼,没管过孩子的学习,也很少管孩子的生活,特别是高中这3年,照顾孩子的只有一个外婆。”更让王师傅难过的是,孩子在信中似乎有不少“怨气”。

女儿给父母的信女儿给父母的信

  “曾经,我会埋怨,会不争气地为你们的离开而伤心落泪。看看别人家的爸爸妈妈,心里总会无端地生出丝丝缕缕的羡慕。我不只一次地想过,要是陪在我身边的一直是你们该有多好。我从来都不是独立自主的人,也从来都不坚强,我也需要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始终如一的陪伴。只是你们一次又一次地离开,让这些似乎都成为了奢望。还好,时间总会冲淡一切,无论是依恋还是感伤。”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孩子在信中流露出的不满让他和妻子特别纠结,自打这时候起,就萌发了回家陪伴女儿的想法。

  “虽然女儿在信中也坦言自己不管遇到什么情况,自己都会奋力拼搏,争取不负风雨,不负韶华,但作为父母,我们还是感觉亏欠女儿太多太多了,孩子读初中开始我就出来做生意了,高中开始孩子妈妈也来武汉这边帮我打理,这么多年我们陪伴孩子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在武汉的汤包店曾经遇到过一个客人,是武汉大学的老师,聊天中得知,这位老师的妻子为照顾孩子,辞掉了不错的工作,一门心思陪读。这也给王师傅夫妻俩带来了不小的刺激,“相比之下,我们实在是很惭愧。”

  损失很大:

  停业两个月差不多少赚20万元

  让王师傅夫妇纠结的,是他们在武汉的汤包店生意。2016年开始,王师傅在武汉开了一家灌汤小笼包店,生意一直非常火爆。“我们的汤包店开在一所小学附近,生意一直非常好,别的店都是早上四五点才开始忙活,我们差不多每天凌晨两点就起床,四五点已经开始营业了。”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小笼包店附近除了有学校,还有KTV和棋牌室,每天基本一开门就有生意,客人络绎不绝,一直要忙到下午一两点才打烊,然后再准备第二天的食材。“客源有保证是一方面,关键还是我们的小笼包口味好,赢得了口碑”,王师傅笑着告诉紫牛新闻记者。

王师傅的汤包店王师傅的汤包店

  “但生意再好,也比不过女儿重要,钱可以再挣,但高考只有一次!”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和妻子商量后,决定停业两个月,回去好好陪伴女儿高考。“停业两个月,差不多要损失有20万吧”,王师傅细细向紫牛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店里每天的营业额差不多七八千,每个月基本上能净挣七八万元,一旦停业,门店和自己在武汉租住的房子房租还得照付,每个月一万多,雇佣的四个工人工资也得照付,一个月也是一万多,这样算下来,两个月差不多少赚20万元。“房租和工人工资照付,是我们考虑到女儿高考后还得继续回来干,这样不至于从零开始。”

门店的通知门店的通知

  于是,就有了门店上贴着的那则停业通知:各位新老顾客,因本人独女再有月余即临高考,盼父母能够早归。愧多年未尽陪伴教育之责,憾错过其太多重要时刻,考虑再三,遂决定暂停营业两个月,回去伴考,以尽为人父母之责任。兹定于5月2日—6月30日本店停业休息,7月1日正常营业,请相互转告,给新老顾客带来不便,敬请谅解!“贴停业通知关键是怕老客户白跑一趟,停业这么久又怕客人们有疑虑,所以我就如实说了回家陪女儿高考的真相”,王师傅这样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

  收获更多:

  孩子开朗了很多,才知道学习这么苦

  “回南通10多天了,最开心的就是原来沉默寡言的女儿开朗多了,也经常和我们有说有笑了”,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女儿性格还是比较内向的,他和妻子在外打拼这么多年,每次只有春节才能回家,但每次回家,女儿都不怎么愿意说话,这一直都是王师傅夫妻俩的心结。“女儿自己有个手机,但这么多年一次也没和我们视频聊天过,看到女儿有这样的变化,我们真是非常欣慰。”

王师傅和妻子王师傅和妻子

  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最近这10多天他和妻子都会忙活孩子的早餐、晚餐,但学习上的事几乎不问。“孩子自己特别自觉要强,也很有主见,不少同学的理想都是考北大清华什么的,但女儿认定了要考复旦。”王师傅说,孩子其实从小学开始就很要强,有次考试老师批改错了试卷,生了很多天闷气。上了高中,也是自己决定选择了文科。

  “这么多天,孩子基本都是凌晨一两点才睡,早上5点多就起床,我们这次回来,才第一次知道孩子学习原来这么苦!”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孩子其实不仅要强,也很懂事,正如孩子在信中所说的那样:“虽然总是跟你们闹别扭,但我不是不懂你们的艰辛,不是不懂你们对我的爱。点点滴滴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你们其实已经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已经可以弥补多年的缺席,所以不必对我感到愧疚。虽然从未说出口,但我内心里,还是很感恩你们为我付出的一切一切,也很心疼你们的艰辛与不易。我不强求你们要多么富裕,累了就多休息休息吧,不要一直让你们自己太辛苦了。”

  “我们夫妻俩现在全力陪着孩子放松减压,等高考完,孩子还要参加北大的自主招生考试,之后我们会好好带女儿出去旅游放松一下”,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回武汉要等6月底了。

  记者手记

  高考从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采访结束后,王师傅特别提到,他说不希望自己停业两个月的决定让女儿知道,甚至自己的朋友圈都是对女儿屏蔽的。

  谈及原因,王师傅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们夫妻俩回到女儿身边,就是想让女儿彻底放松,全力备考,不希望女儿知道真相后内心起波澜,进而影响心情。

  考虑到王师傅的担心,紫牛新闻记者决定弃用手头上王师傅女儿的照片,隐去王师傅女儿学校的名字,甚至给王师傅也用的是化姓。

  其实紫牛新闻记者自己也像所有高考过来人一样,身后站着伟大的父母。当年高考前,父母担心记者吃不好睡不好,特地在考场附近订了间高星级宾馆。当记者因为心情紧张辗转反侧,父母也是陪着彻夜未眠。虽然这未必能缓解一个高考生的焦虑,但父母已经做到了他们能做到的极致。

  高考,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我们尊重每位高考学子,更尊重他们背后站着的心思缜密到巅毫的家长,正是他们无微不至的爱,才能让每位考生心无旁骛、自信满满地踏上考场。

  我们希望王师傅的女儿能考出最出色的成绩,也祝愿天下所有考生都能考入理想的院校。

  如是,才是真正的不负风雨,不负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