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承载中国佛教百年复兴梦的《金陵藏——近代木刻佛经集成》,在六朝古都金陵南京首发面世。该藏经由江苏可一文化产业集团编修发行,线装书局出版。

  大藏经为佛教经典的总集,简称藏经,又称一切经。《金陵藏》是一部有着独特版本价值和数据价值的影印本大藏经,充分展现了近代中国佛教刻经事业的成就,既填补了历代大藏经的缺失,又是对近代中国佛学、佛教史的一次总结,为佛教界和学术界提供了一部独具特色的全新大藏经版。

  《金陵藏》共收录从太平天国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期间,全国各刻经处刻印的约1500部佛经。收经范围主要包括:金陵刻经处及支那内学院所刻的佛教经籍(除重刻者外全部收录);同时,将该时期全国各地其他刻经处及寺院所刻佛教经籍中的特有部分,即与金陵本不相重复的部分,按藏经分类予以补入;对于刻印尚佳的刻经处所刻之经与金陵体系重复者,择选一部替入,以向世人全面展示刻经的时代面貌,由此形成一部集近代刻经大成的崭新影印本大藏经。

  晚清国家衰敝,佛道受阻,学佛信众求一经而难得。为复兴佛教,光大佛法,一心向佛的杨仁山居士与同道十余人于150年前在南京鸡鸣山北极阁创办了金陵刻经处,开近代佛教文化复兴的先声,使中国佛教出现了新生转机。居士创办金陵刻经处伊始,便有新刻一部大藏经的弘愿。但师徒先后三代的努力,却因战事紧张,人心不安,加之力不从心,精刻大藏经之弘愿最终未能实现。

  新中国建立后,国家及中国佛教协会对金陵刻经处的事业给予了高度评价,重新恢复了刻经处的活动。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几次亲临刻经处指导工作,并明确提出编印金陵版方册大藏经的设想,还制订了修辑金陵大藏经的初步方案,但因缘未熟而致延搁。

  及至新时代盛世,薪火相传的不世之功,终于在金陵刻经处成立150年的今天得以达成。向以佛教文献和大藏经整理出版为文化使命的江苏可一文化产业集团,继2007年完成《频伽精舍校刊大藏经》的整理出版后,即续缘邀请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会长星云大师等佛学高僧和佛教领袖,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杜继文先生、黄心川先生、杨曾文先生、魏道儒先生,《赵城金藏》电子化的总负责人(原赵朴初会长秘书)李家振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李富华研究员、张总研究员,北京大学张保胜教授、南京大学赖永海教授、中山大学王益鸣教授等一批佛教佛学专家,组成了学术阵容强大的金陵藏编修委员会,斥巨資历时12年编修而成《金陵藏》。

  《金陵藏》的编修首先是一次几乎从无到有的收集原始文献的佛教经籍整理工程。当年究竟有多少刻经处,刻过哪些经,大多数了无根据,只能在搜寻过程中不断更新。即便有记载的经籍,除了综合图书馆可查,其余地方无目可询。且因佛经馆藏的特殊性,宗教场所的藏经楼难以进入,私人收藏更如大海捞针。编修人员于大江南北藏经楼逐一拜访,私人收藏有一丝线索便循踪而去。访到的刻经处从开始的一个、几个到后来的数十个;数据从开始的几万页、十几万页至最后的近六十万页。十余年辛苦终竟全功。《金陵藏——近代木刻佛经集成》全藏共200函,计1594册,线装古籍印制,手工宣纸、沉香油墨、真丝封面、棉布函套,凸显古代佛经法相庄严尊贵的原貌。全书首次印刷100套,每套编号出版,面向全国各大图书馆、寺庙及收藏爱好者发行。

  大藏经的编修,自《开宝藏》以来,历朝历代均以皇家官刻大藏经为主。《金陵藏》的编修出版是中国出版事业发展中的一次盛举,盛世修经也标志着中华民族进入了泽惠普世的美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