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着防化服的消防队员在废墟中搜寻 马焘焘 摄身着防化服的消防队员在废墟中搜寻 马焘焘 摄
记者采访中突遇明火 马焘焘 摄记者采访中突遇明火 马焘焘 摄
刚刚执行完任务的消防员即将接受洗消 马焘焘 摄刚刚执行完任务的消防员即将接受洗消 马焘焘 摄

  3月21日14时58分,响水县消防中队中队长赵毅集结好队员赶往30多公里外的响水生态化工园区。10分钟前,他接到了园区内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的警情。

  大火、浓烟、一片废墟……救人是第一要务,12名被困的群众被第一批救出。

  同时,盐城市消防救援支队参谋长尹同庆正带着队伍往现场赶,他接到前方报告:现场剧烈爆炸,受伤人数不明。

  除了常规灭火服外,支队还带了防化服、无人机、雷达生命探测仪以及可燃气体和有毒气体的检测仪等检测设备。

  消防员季会军穿好防化服带着设备进入爆炸区域,沿着由外而内的顺序进行侦查、检测,达到行进条件后,负责灭火的消防力量才进场操作。

  两个苯罐,一个甲醛罐,4500立方米的物料在同时燃烧。21日晚8时40分左右,记者在爆炸点1.5公里的一处厂房内看到爆炸点浓烟滚滚,迸射的火焰一浪高过一浪。无人机航拍画面显示,多个火点同时燃烧,苯罐附近的起火点时而爆发出刺眼的火焰。

  全省的消防力量不断向响水集结,在足够的救援力量抵达之前,盐城支队的消防员不停地向三个罐体外表喷射,使罐体冷却,保持火情的稳定,防止罐体坍塌造成次生灾害。

  爆炸累及了周边16个工厂,各种化工原料、危废交织混合,险情异常复杂。

  在奔赴现场的途中,增援人员不断查看指挥中心推送的现场视频了解厂区及其周围情况,分析现场相关信息、物料情况,为进场做准备。

  “灭苯罐火要用水成膜泡沫,灭甲醇罐要用抗溶性泡沫。”江苏省消防救援总队参谋长陆军表示,根据不同的化学材料,消防救援人员对症下药,采用了不同的灭火方法,灭火、搜救、控污一盘棋。

  三个罐体前集中了13台泡沫炮,地下的泡沫逐渐升高,甚至到了齐腰的部位。

  东侧是第一个被扑灭的罐子,但消防员还要对这个罐体进行喷射,覆盖冷却,由于罐体变形,里面还有一些死角,容易引起复燃。

  另有一个罐体被炸开了6米的缺口,为了防止流淌火蔓延,常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特勤中队中队长罗华欣组织筑堤围堰,在隔开流淌火后,救援小组又对罐体全面扑救。

  22日凌晨,经过近千名消防队员的努力,大火被成功扑灭,但救援任务依然艰苦繁重。

  23日下午,记者在爆炸核心区看到,大量水泥墙体被冲击波震碎,留下靠近地基的部位也露出裂纹。一些建筑大多只剩下钢筋,火燎过后显得乌黑破败,呈现相互扭曲纠结的样貌。大量高压线缆倒塌,随处可见玻璃渣、泥土碎块、遗弃的物品。

  在一家企业厂区内,架高的管线下贴着宣传标语“生命只有一次 安全伴君一生”。记者探访时,少数地方由地表向外冒出浓烟,消防队员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地表仍有大量化工原料,管道内也可能有残留的有害气体和液体,稍一反应即可能产生暗火。

  正在采访时,园区内盐城德力化工有限公司西北方向一处倒塌的设备里突然产生明火,伴随大量浓烟,距离记者所在位置直线距离不到200米。当记者撤退至远处时,通过长焦镜头看到,机动待命的消防员已将明火扑灭。

  道路两旁随处可见被遗弃的汽车、载货重卡、电动三轮车、两轮电瓶车。重卡的车头部位大多遭受毁灭性的冲击,正面挡风玻璃与车辆前脸全部脱落,一辆运送硝酸的槽罐车仍不时向外滴落液体。

  24日,武警江苏总队机动支队4次进入爆炸核心区对现场化学原料进行零距离侦毒检测,检测范围涵盖爆炸罐体周边200余平方米。

  武警江苏省总队机动支队参谋长郭晓华告诉记者,化学原料的品种繁多,在高压、高温等环境因素的影响下会产生大量相互反应,精确的侦毒数据为安全搜救提供了有效支撑。

  26日的侦测数据显示,爆炸区中华旭药业原料罐和废料池区域地面残留少量酸性液体。对于这些液体,消防人员当日用石灰进行中和处理。

  在灭火、搜救的同时,事故现场污水及固体废物的清理处置工作也在进行。

  事故发生地距离最近的灌河河道不足两公里,距离灌河入海口仅十几公里,在园区内新民河、新丰河、新农河3条入灌河河渠全部封堵的同时组织人员对坝体进行加固、巡查和实时监控,确保污染水体不入灌河。

  随着集中救援的结束,现场进入到清理阶段。消防队员正根据最新绘制的园区内化工企业残存危化品平面分布图,对现场开展新一轮风险点摸排,对发现的风险点逐一落实针对性消险措施,推进危化品清运工作。同时,30名全国调集的环保专家正根据现场水体受污染情况逐一研究清理方案,确保科学有序推进水环境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