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大学学法律的女大学生的吴玥(化名)曾因交通卡储值低于单程最贵票价被苏州地铁拒于闸门外之外,她为此“较真”起来,起诉了苏州地铁。

  一年多后的12月14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此事开庭审理,经过调解后,苏州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同意将于2019年12月31日前,对《苏州市轨道交通票务规则》进行修改,按“最低票价进站”的原则进行实施。

  12月18日,记者联系上了目前在苏州大学法律专业就读的吴玥,她表示,对这个结果比较满意,“这件事一直以来都压在心里,总觉得无论输赢,都该有个结果。”

  谈及事件的起因,吴玥介绍称,早在大一时,自己就曾因为卡内余额不足而被拦在地铁闸机之外,“当时因为刚开始接触法律知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但过了一年多后,大三的吴玥再一次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我的卡里还有7.1块钱,但被告知余额不足了。我就很想去探讨一下为什么不能进站。”

吴玥提供的起诉书照片受访者供图吴玥提供的起诉书照片受访者供图

  据地铁工作人员的解释,《苏州市轨道交通票务规则》第十三条规定:卡内余额低于单程最高票价就不能进站,而苏州轨道交通单程最高票价为8元,折后7.6元。

  这个规则让吴玥有些不能理解,“我觉得挺不人性化的”。她和同学们对北京、南京等16个城市的地铁票务规则进行的查询或电话询问,了解到“大部分城市都规定,只有卡内余额低于最低票价时,才无法进站。”

  为此,吴玥曾想过在苏州轨交的官方网站上进行投诉,但她发现在“便民问答”栏目里,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交通卡余额低于七块六不能进站?”吴玥认为,既然官网已经张贴了问题,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投诉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因此,在和家长、老师商量后,2017年10月底,吴玥将苏州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起诉至苏州工业园区法院,后该案被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审。“我身边人都很支持我这样做,学院的老师也帮我从法律层面更深入地剖析了这个问题。”

  在随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她前前后后曾去过3次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以及3次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也经过一次庭前调解,但对于她提出的要求,苏州轨交公司并没有做出让步,最终没有成功。

  “一直没有开庭,就觉得好像一件事情压在心里。”经过漫长的等待,今年12月14日,经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苏州市轨交公司同意修改票务规则。

  从去年起诉开始,就有媒体陆续报道过吴玥起诉苏州轨交公司事件,也引发了网络热议,其中不少人支持吴玥的行为,但也有部分人认为吴玥“太较真”。对此,吴玥说,一开始看到一些负面的评论,心里确实会比较难过,但后续慢慢学会释怀,“最近的报道我就选择直接忽视,只做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活得开心最重要。”

  吴玥说,这一年半的诉讼,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少收获,“算是给我自己的一个磨砺吧,让我能够更加坚持自己的想法。”

  [对话吴玥]

  “一路走来挺不容易”

  澎湃新闻:当时为什么会想起诉苏州轨交公司?

  吴玥:我之前有两次都因为卡内余额不足而被闸机拒之门外,于是就很想去探讨一下为什么不能进站?就跟同学一起研究了一下,后来问过工作人员,自己也在苏州轨道交通的官网上查过规则。后来在地铁站的进站口发现了地铁变更规则的公告栏,但字体很小,一共大概十几二十条,一般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少注意到它,所以后来知道自己不能进站的原因是有这个条款的限制,当时就仔细研读了一下这个规则,觉得这个规则给人一种很霸道的感觉,就想起诉。

  我其实也去轨道交通的工作人员处询问过,说这个规定是他们内部制定好的,他们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所以就觉得挺不人性化的。

  澎湃新闻:有没有想过这场诉讼会用那么长时间?是否有影响过你的学习?

  吴玥:诉讼过程或多或少有些影响学习,因为这个诉讼过程很曲折,一直没有开庭,就觉得好像一件事情压在心里。原本是去年就该在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开庭的,但后来这个案子被中院提审了。2018年1月,中院才正式发通知单,但没有说具体开庭时间。后来到了五月份,才收到了中院发出的一张证据调查的单子,但也只是去中院参加了一个简单的庭前会议。后来又等了一段时间,感觉很漫长。

  但时间并没有占用多少。中院的法官人很好,考虑到我平时也要上课、考试,所以他在通知我去中院前都会问我时间方不方便,跟我确定一下。

  澎湃新闻:父母和学校是否支持你起诉苏州轨交公司?

  吴玥:我在起诉前就征求过身边的同学、家人的意见,他们也都很支持,包括学院的老师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帮我从法律层面更深地剖析这个问题,所以一路走来也挺不容易的。

  “从小事做起推动行业完善”

  澎湃新闻:这件事经媒体曝光后,是不是也对你产生了不少影响?

  吴玥:其实也有一定的影响,可能我在学习的时候,会接到一些记者的询问,所以产生了一定的困扰,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在学校里,我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有太多的变化,因为我并不是那种在学院里跟别人到处说我起诉了谁、干了什么事的人。

  澎湃新闻:对于部分网友评价说“太较真”,你怎么看待?

  吴玥:要看每个人对较真的理解程度不一样吧,虽然说我这次只是几块钱,而且只是我一个人,但其实地铁作为一个受众面这么广的服务行业,如果每个人都有这种情况,几块钱汇聚起来其实金额也挺大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从小事做起,才能推动轨交整个行业的不断完善。

  澎湃新闻:一些负面评价有没有对你造成伤害?

  吴玥:其实在去年这件事情就被报道过,当时也可能因为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看到那些负面的新闻、评论,自己心里还是很难过的,但过了那段时间就还好。其实最近的所有报道我都没有看,直接选择了忽视,只做我自己的事情,也没有看大家的评论。那些“键盘侠”的话不用太放在心上,自己活的开心最重要,而老师、家人和朋友们的陪伴也非常重要。

  “这件事算是对我个人的一份磨砺”

  澎湃新闻:遇到这个问题后选择起诉,是不是和你学习法律专业有一定关系?

  吴玥:其实我在没有学法的时候,就是一个比较注重生活细节的人,只不过是有些时候做事情有些优柔寡断、犹豫不决,瞻前顾后。但如果有人给我鼓励的话,自己还是会一鼓作气地做下去。没有学法的时候,如果遇到这件事,我可能会选择投诉,去部门反映,再不行就去找消费者协会,但并不会想到起诉,因为毕竟要走完整个流程,还是要懂得一些基本的知识。而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刚好学了民事诉讼法,也相当于把理论运用到实践上的一次具体操作吧。

  澎湃新闻:经过这一年多的诉讼,有没有什么收获?

  吴玥:这一年对我来说收获了很多,有时候想着可能坚持不下去了,但每次一有这些念头,我就觉得跟我的做事风格不太像。我喜欢做事有始有终,我不想还没有一个结果就这样放弃,所以其实咬咬牙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就这样挺过来了,这件事情给我性格上也算是一份磨砺吧,让我自己更加能够坚守自己的想法,认准一件事情,就要好好地把它做好,不论结果好坏,一定要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