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这是一个收入不低的家庭,丈夫年收入数十万元,妻子不用工作,在家照顾生活。然而,偶然进入了一个陌生QQ群,一种“截和骗子”的把戏却掀起了妻子心中的波澜。

  妻子开始不住地琢磨,并最终入了坑,拉着全家人、包括爸爸妈妈、丈夫、二姑等亲戚,上演了一场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用真实身份注册银行卡卖给中间人,中间人再转卖给电信诈骗的骗子,再从骗子的手里,截走赃款!

  就这样,他们的家庭微信群变成了一个“欢乐收账群”,爸妈每天在群里报告:“今天又有钱进账了!”“老妈的卡又入账了3.7万元”“老爸的卡里有8000元钱!”

  然而,很快警方锁定他们,他们因“截和”骗子41万元,相关嫌疑人被批捕,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惩处。

  南京女士被骗5万,钱被武汉人提走

  今年7月初,家住南京六合的赵女士接到一个自称是淘宝客服工作人员的电话。此人称,赵女士两月前买的衣服甲醛超标,如将衣服销毁,会得到双倍赔付。信以为真的赵女士落入骗子圈套。骗子套取赵女士的银行卡、身份信息等,后又利用其微信贷款功能骗取赵女士共计5万元。

  赵女士报警。六合警方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调取银行流水,发现被骗的5万元中,有3万在武汉一银行柜台上被人取走。可当民警赶往武汉后才发现,取走钱的人是武汉市民且与电信诈骗团伙成员并不相识。

  这张银行卡卡主叫刘耀祖,是他取走了赃款。民警审讯得知,原来他并不是直接实施诈骗的嫌疑人,而只是给骗子提供账户。

  初步来看,案情可能是这样的:骗子在网上发布收卡广告,刘耀祖看到后为获取蝇头小利,出卖了自己实名注册的银行卡。收卡的中间人再将这些卡卖给诈骗团伙,于是诈骗团伙诈骗来的钱,都打入了刘耀祖卡里。据了解,目前这种卡黑市售价在500元一套。

  但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一场精心谋划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诈骗案浮出水面。

  他们把骗子骗来的钱收入囊中

  原来,刘耀祖给骗子提供自己实名注册银行卡时留了一手,把银行卡捆绑了第三方提醒,当骗子实施诈骗得手准备利用银行卡分流钱款时,他因为也能收到进账的短信,便通过电话银行将银行卡挂失冻结,然后通过柜台把钱取出来。

  民警发现,刘耀祖全家都在出售自己办理的银行卡,而他女儿刘晓雪是带头人,她不仅教会了父亲刘耀祖这种诈骗方法,还把丈夫拉下水。除了刘耀祖及其妻子、女儿女婿干这种勾当,他们的其他亲戚也参与其中,办理好各大银行卡后都直接交给刘晓雪,她通过网上的中间人张大友寻找买家将卡卖出去。不过,目前能查实的曾截取过诈骗赃款的涉案人员为刘耀祖及其妻子、女儿女婿4人。他们从去年11月开始涉案,刘晓雪的银行卡里曾经“截和”过一笔36万元的巨款。

  “螳螂”和“黄雀”抢着提款

  刘晓雪家庭微信群的聊天内容反映出,他们在与实施诈骗的人抢着提款。刘晓雪曾在家庭微信群中说道:“爸爸的卡被人搞了,原来八千多,现在只有两百多。”这表明,诈骗分子得手后,也在迅速地分流赃款。

  参与办案的龙海峰警官介绍,在骗子手上有两类卡:一类是“白卡”,骗子完全掌控的卡;还有一类是“黑卡”,属绑定第三方的,骗子不完全掌控的卡。电信诈骗嫌疑人之所以要通过黑市购买这么多张卡,目的就是要把得手的赃款多次转账分流,把巨额赃款分流至多张银行卡,让每张卡金额低于2万元便于提现,同时躲避侦查。而刘晓雪全家这种操作方式速度是比骗子要快些,因为一旦收到入账信息,他们打电话银行挂失速度要比骗子直接提款或使用U盾转账更快。

  售卖银行卡的中间人也说出了实情。

  在对被拦截的赃款进行调查时,六合警方侦破了广州和河北的两起诈骗案。顺藤摸瓜抓获帮助销售银行卡的中间人张大友。张大友说,其实刘晓雪一家醉翁之意不在酒,并非图几百块钱一张卡的收入,他从刘晓雪亲属那里收了几十张卡,从未支付钱给他们,但他们依旧愿意把自己实名注册的银行卡“卖”给他。“其实,买卡的人就是骗子,卖卡的人就是想截骗子的和,这是圈子里公开的秘密。”张大友说。

  铁证面前,刘晓雪交代,她加入一个QQ群,群里的收卡人张大友就在群里透露过:“这卡,其实你们也可以掌控的哟,如果看到里面有钱是可以取出来的。”无业的刘晓雪此后琢磨一番觉得可行,率先加入,再后来发动家人亲戚加入其中。

  “截和骗子”也涉嫌犯罪

  目前,相关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盗窃罪被批捕,而收卡的中间人张大友也因涉嫌协同盗窃成为共犯被批捕,目前案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之所以当作按照涉嫌盗窃罪来办理此案,侦查机关相关人士介绍,此前尚有争议,有人认为他们涉嫌的是诈骗,也有的认为是盗窃,最终更倾向于涉嫌盗窃罪。对于此案中实施诈骗的嫌疑人来说,他们并没有实际掌控赃款,赃款尚在“运输”当中,考虑属于诈骗未遂。而嫌疑人刘晓雪一家的行为属于秘密窃取受害人的钱款,涉嫌盗窃罪。(实习编辑 刘汶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