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未了的情。老有所乐、老有所为日益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很多老年人在追求美好生活的道路,可谓老骥伏枥、老当益壮,他们为社会带去了养老正能量、银龄新风尚。即日起,本报推出重阳节特别报道,聚焦那些“为在当下”的老年人,感受他们别样的“晚霞”生活。

  73岁,对于城市里很多老人来说,这个年龄段或许过着边晒太阳,边唠嗑、带带孩子跳跳舞的晚年生活。而在陈玉英老人的生活中,私人定制式的“加工棉衣棉被”占据了她大部分时间,从早上起来打开门就开始接单,一天做四床被子不在话下。在陈玉英家中,布上的针线和她的身影,根本闲不下来。

  拄着拐杖去进货,为赶订单还要加班

  10月14日晚上9点多,济南市中区建设路上行人渐少。在沿街的一处房间内,陈玉英还在缝纫机前咔嚓咔嚓地工作着。小小的日光灯下,陈玉英熟练地穿针引线,将被单对齐,沿着一条直线在缝纫机针下慢慢推过去,不一会儿一个被罩就完工了。今年73岁的她眼不花耳不聋,每次和别人闲聊,她都会笑着说,“老天给了我这么好的一双眼睛,不就是让我干这手工活的吗?”

  10月14日,陈玉英在家中赶制客户的棉被订单。因为缝制手艺好,做出的东西实在、精巧,陈玉英在旺季里从不缺订单。73岁的她眼睛不花,穿起针来毫不费力。

  陈玉英走起路来一瘸一拐,老人说,38岁那年因为股骨头坏死,导致左腿比右腿短5厘米,但是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残疾人,也阻挡不了她创业的心。从年轻时,陈玉英就没闲着的时候。二十几年前,她一瘸一拐地拿着自己缝制的小孩衣服去大集上卖,没想到非常畅销,这让陈玉英看到了创业的商机。

  由于缝制的衣服很受欢迎,陈玉英干脆开始在家里接单,一来省去了腿脚不便的烦恼,二来正好住在沿街一楼,于是她在门口挂上“加工棉衣棉被”的小牌子,一直干到现在,如今小小的木牌上都裂纹斑斑了。

  由于客户订单多,棉花和布料用得也很快。因此陈玉英不定期地会和老伴一起去泺口进货。从她家到泺口要换乘三趟公交车,她拄着拐杖从来不嫌远,也从来没让子女帮过忙。进货的那家店跟陈玉英合作已经二十年了,一看她来了,赶紧迎上去。“大娘,我说你就别干了,那么大岁数了还不赶紧歇歇!”每次布料老板都这样说。

  对陈玉英夫妇来说,家既是居所,更是工作的地方。只要有活,陈玉英就在案板旁穿针引线铺棉花,经常一站就是俩小时。由于腿有残疾,她把重心放在一条腿上,一天下来腰酸背痛不说,脚都麻麻的了。订单多的时候,她还要加班到晚上十点多。

  客户看重她的手艺,老人调侃“停不下来”

  天气转凉,正是做棉衣棉被的旺季。不少附近的居民、原来的老客户纷沓而来。这里面有老人,也有年轻人,他们的要求多是“私人定制”。

  家住卧龙花园的一位老主顾定做了件特制的超短型棉马甲。陈玉英告诉记者,这个客户天一冷肩膀就又酸又痛,没办法就定做了这件长度只到胸部的棉马甲护住后肩,既暖和又挡风。有位住在二七新村的年轻人来找她,说想出去旅游但是嫌酒店的被褥不卫生,就想定做个睡袋,从网上看了很多但觉得不合适。

  陈玉英根据客户的要求,做了一床带枕头还可以伸出胳膊和脚的“睡袋”。年轻人看到后非常满意,不但是心仪的样式,而且价格还很便宜。“虽然现在市场上啥样的棉被棉衣都有,但依然还有不少人喜欢棉花制作出来的东西。”陈玉英说,“像这种私人定制越来越多了,从小宝宝到老人,每个年龄段的都有。”

  亲朋好友劝她歇一歇,不过陈玉英总说“闲不下来啊”。现在他们老两口的孩子也已经五十多岁了,孙子也都结婚了,陈玉英说,没了心事,她就是想做点事情,要不感觉整个人都废了。

  “我和老伴还行,老伴有退休金,每天忙忙活活,生活有个奔头儿,还有那么多人需要我们的棉衣棉被呢。现在旺季时每个月都会有一两千元收入,除了吃饭,还能存下不少呢。有时候累了不想干了,但是家里剩余的布料和棉花总是用不完。”陈玉英笑着说,“你看,根本就停不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