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现场。事发现场。

  今年6月15日,在镇江句容市宝华镇凤坛村一家石化公司的仓库前,当地城管、环保队员、公安民警在执行拆违任务时,一辆大型空油罐车突然开向门口。这辆油罐车被执法人员拦停后,车上的一名男性司机被拉下来,十余人将其一顿暴揍。司机坚称自己是驾车出门拖油,而城管方则称司机企图驾车撞人。扬子晚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发现疑点多多。

  司机投诉

  开车出门被城管拉下暴打,3个月无人问津

  来自扬州的徐师傅,是江苏品高石化有限公司的大型油罐车司机。他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今年6月15日上午9点多,他开着自己的油罐车准备出公司大门外出拉油,结果在公司门口前被城管拦停,拉下后一顿暴打。在事情过去3个月后,一直无人问津。

  “当时来了七八辆执法车,下来20多个城管来公司执法,说是拆除内部的一个违建,老板叫我们开车出去拉油,我刚开出停车位20多米远,快要到门口时,被城管队员拦了下来,然后他们拉开车门,把我拖下来,十几个人把我推来扯去,打倒在地。”徐师傅告诉记者,当时他身上多处皮外伤,还有一根手指被打骨折。记者从徐师傅提供的病历上看到,医生在首诊记录的标示为:左手无名指骨折、右眼外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头部外伤:头皮血肿;左手无名指伸指肌腱损伤。“虽然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和休养,这根手指的功能还是受到影响,至今无法弯曲。”徐师傅说,他曾向句容市宝华镇政府反映,被告知由当地派出所处理,但找到派出所,对方又称无法立案,自己是投诉无门,这才求助于媒体。

  监控视频

  油罐车开向人群被拦停,公司老板就在车头处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镇江句容市宝华镇凤坛村的江苏品高石化有限公司。该公司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里是他们的仓库,主要是存放俗称的工业用白油。这名负责人称,句容市城管执法队员联合当地的村镇建设环保服务所、公安民警约40人来拆违。“我这仓库里确实有一处违建,但早在2016年就建成了,一个钢结构上面安装了铁皮顶棚。可能是下雨时打在顶棚上的声音太响,被居民举报了。”这位负责人称,城管来拆的时候,他及公司的其他工作人员并没有阻拦,只是他出面跟对方交涉了一番,希望对方执法时能有合法的流程。按这位负责人的说法,当时的执法人员并没有拿出任何文件和手续,就拖来了挖机准备强拆。

  在记者的要求下,这名负责人将事发时的监控录像进行了回放。记者看到,事发时,六七辆车先后开过来停在该公司门外,一名员工试图关上电动门,但被三名执法人员推开。随后,一名黑衣服男子上前交涉,事后证明黑衣男子就是江苏品高公司的这位负责人。数分钟后,一辆大型油罐车开向门口,速度并不快。一名执法人员拦停了油罐车。随后,多名执法人员围住车辆,有人拉开车门,将司机拉下来,十余人围殴了这名司机,将其打倒在地后,仍没有收手,还有人趁机用脚踹。

  记者从监控画面来看,油罐车驶向人群,且距离很近,被人拦停,看起来也是比较合理的。然而,江苏品高的这名负责人告诉记者,监控是从后面拍的,因为角度问题,看起来距离人群很近,实则还有一段距离。而且他此时就站在车头处,跟执法人员在一起。“如果司机要撞人,那不是要连我一起撞了?”

  当时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执法录像显示,车头停下时,离人确有数米距离

  为了解真相,记者来到当初执法参与者之一的句容市宝华镇村镇建设环保服务所,当时就在执法现场的张主任接待了记者。他称,事发时,油罐车司机驾车想撞人,他们执法人员拦住了,双方拉扯发生了冲突。“当时如果不制止,冲向我们执法的人群,那造成的后果,是要被审判的。”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张主任打开电脑里存储的执法现场录像。记者看到,这段执法录像正好是在车辆前方拍摄的。从画面来看,油罐车停下时,车头距离执法人员仍有数米的距离。在车头先是有两名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及一名上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也就是该公司的老板,后来看油罐车驶来后,又来了一拨执法人员。也就是说,当时这辆油罐车开过来时,老板和执法人员都在车头处,也证明该公司负责人没有说假话。

  “我们也有3名队员受伤,你不能听信他们的一面之词。”张主任称。从其出示的照片来看,一名队员的上衣被撕破,一名队员的裤子被撕破,还有一名队员上衣上沾有血迹。不过,这些照片中的队员,仅仅露出被撕破的衣服或者血迹的局部,并没有露出脸部。

  “我们先期已发送了限期停工通知书,限期整改通知书。”张主任说。至于当时手续是否合规,张主任联系了该镇执法大队的李队长,对方在电话中回复他称,江苏品高石化有限公司这个是正在建设中的违建,他们开出了前期的相关告知书后,可以进行现场拆除,不再需要任何手续。而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李队长明显拒绝了。

  事发后,江苏品高石化有限公司的这名负责人多次向当地主管部门反映此事,执法人员打人无人追责,宝华镇政府无人给出说法,当地派出所也没有立案,给上级部门反映也如石沉大海。

  拆除是否合乎程序呢

  当事人质疑拆违不合理,句容市城管回应程序合法

  记者又联系了句容市城管局法制科一位负责人,这位姓张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没有办理相关手续的违建来说,执法人员发现后,会要先作谈话笔录,询问当时的情况、取证,还要做调查、测量等,并发送相关的通知。他称,现在不存在强拆,但会给期限进行整改。“后面就按相关程序进行处理,发一些催告通知,再发送行政处罚的通知,如果没有动作,那就要进行助拆。”张姓负责人说,现在防控违办公室这个执法权力下放到各个地方政府,由地方政府组织实施,只要把前面的程序走完了就可以进行拆除了。

  张姓负责人向记者坦承,行政拆除是针对正在建设中的违建,但对于记者反映的这栋已于两年前盖好的违建,他需要作进一步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执法中队参与了这件事,有执法队员是他们的,但队伍其他人员是由当地政府进行组织的。

  而据江苏品高石化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介绍,早在2016年,他们盖了这处钢结构加顶棚的建筑,去年因大雪顶棚被部分压塌,后来向城建所打报告要求整修,对方口头答应后,他们请人维修,后被旁边小区居民举报。“即使是违建,但按照相关的法规,他们前来执法应该履行相关的手续吧。”该负责人说,但他只收到了一张限期拆除通知书,其它的什么也没有。

  记者发现,现在的证据与宝华镇执法的李队长的说法也出现矛盾,李队长所称该处建筑是正在进行中的违建,可以立即拆除。可事实上,这处建筑其实早已建好,面临的是维修。同样,该公司也没被问询及调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