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王小平,自称“王老板”,是传销组织里的管理人员。

  他用鼓励、洗脑,甚至威胁、殴打的手段,让被骗传销组织的人臣服,继而再去骗人。

  但他最终没有交到好运。

通过这条弯弯曲曲的山路,才能到达王小平的家。通过这条弯弯曲曲的山路,才能到达王小平的家。

  他在掐住被骗人员张贵华脖子的时候,被张贵华用衣帽带上的绳子勒住脖子。

  警察找到他时,他仰躺在厕所门口,鼻孔出血……

  这是今年2月10日发生在云南省楚雄市的一起勒死传销监工案。

王小平的家王小平的家

  目前案件尚未宣判,张贵华的行为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引发舆论热议。

  据封面新闻记者了解,王小平于2016年5月前往云南“挣大钱”时,他的儿子刚出生一个月。什么原因让王小平走上了非法传销之路并因此殒命?9月11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来到王小平生前家乡湖北浠水县展开调查。

  失联一年半

  再见时他已在殡仪馆

楚雄州法院邮寄给王成国的诉讼权利告知书楚雄州法院邮寄给王成国的诉讼权利告知书

  浠水县绿杨乡朴树村,王成国的家庭条件并不好,其他人都盖了几层洋楼,有的还修了小别墅,就他家,二层小楼,还没钱装修,做饭依然是柴火灶。

  但好在一家人健健康康,儿女都成了家,又有了孩子。

  有了孩子,就有了希望。

  2018年2月15日这天,王成国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村干部打来的。村干部接到的电话是楚雄市公安局打来的。

  “王成国,你在哪里?”

  “我在背柴。”

  “快回来,你儿子出事了……”

提起儿子,王成国忍不住掉泪。提起儿子,王成国忍不住掉泪。

  次日一早,王成国便带着兄弟、侄子,坐动车往云南赶。

  这是他与儿子“失联”一年半后的又一次见面。

  遗憾的是,见面地点在殡仪馆。

王小平的父亲王成国说,要知道儿子在搞传销,“我打断他的腿!”王小平的父亲王成国说,要知道儿子在搞传销,“我打断他的腿!”

  “他(王小平)是2016年5月出门的,一个月过后,打电话回来说是在云南开挖掘机,过了10月份,就联系不上了。”王成国有些哽咽,双手来回搓着大腿,“谁知道他在搞传销啊!要知道他在搞传销,我把他腿打断!”

  几天后,王小平的骨灰被接回家,在亲朋好友和邻居的帮助下,匆匆入土。

  王成国把王小平生前的衣物,初中时获得的奖状也烧了。

  想“挣大钱”

  儿子刚足月就离家而去

平时,王成国除了干农活,还要照顾残疾妻子的饮食起居。平时,王成国除了干农活,还要照顾残疾妻子的饮食起居。

  王小平今年32岁。初中辍学后,回家干了两年农活,就跟着村里人外出打工。

  “他很节约,从不乱花钱,领了工资就存起来。”这位邻居,曾跟王小平一起在深圳打过工。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王小平“好学,一个月就学会电焊,不到两年,就是师傅了”。

  也正因学会了电焊,20岁出头的王小平在深圳进了厂,有了稳定的工作,每年能给父亲王成国寄回两万多元。

  2008年,看着周围邻居都建了小洋楼,有的还是别墅,王小平要求父亲把钱拿出来建楼房。

  第一年,建了一层。

  过了两年,又建了第二层。家里也因此欠下一笔债。

  在王成国眼里,自家里欠债开始,儿子变得有些“焦虑”。

  2016年4月,结婚六七年的王小平终于当上父亲。孩子刚足月,他收拾行囊准备出门。

  临走前,王成国以为王小平回深圳,但王小平回答,他要去云南。

  “他说深圳那边挣不到钱,要去云南试试,说不定能挣大钱。”王成国说,究竟是谁叫儿子去云南、去干什么,儿子从来没提过,只是“那一走之后,再没给家里寄过钱,到了十月份,还彻底联系不上了,每次打电话过去,都是无人接听”。

  “估计那时候就被骗进传销了。”他说。

  同伙供述

  王小平系传销管理人员

被张贵华勒死的传销监工“王老板”被张贵华勒死的传销监工“王老板”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7月13日,楚雄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非法拘禁案。检方指控,河南人李闯为组织他人进行传销活动,向白某承租楚雄市开发区德江路一间民房作为传销点,采取锁门、收手机、外出跟随的方式,限制张贵华的人生自由,被告人刘桂林、王小平在房间内协助李闯管理被害人。

  在庭上,李闯供述自己被“上级”任命,他所在的传销组织名为“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他和刘桂林、王小平均是管理人员。

  8月17日,楚雄市法院分别判处李闯、刘桂林两年和一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

  而8月10日在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张贵华涉嫌杀害王小平一案,目前尚未宣判。

  (文中张贵华、王成国、王小平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