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云县在哪里?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

  这个位于江苏省的曾经的贫困县,却在近几年因一项产业发家致富——情趣内衣。第一批带领灌云做情趣内衣的,是90后男生雷丛瑞。他从15岁开始在网上做生意,大一那一年就赚了一百万,之后休学、开工厂、做出口生意,最多的时候年收入五千万!现在因为他,灌云也变得出名了,因为生产情趣内衣,灌云现在每年都有几名千万富翁产生,当地人甚至笑称:“我们的特产就是情趣内衣!”

  撰文 | 谭伊白

  雷丛瑞15岁时就已经有了经济头脑。

  那时候他帮妈妈打理淘宝店,卖成人保健用品,发觉做生意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在网上卖东西就像打游戏嘛,把东西展示上去,就有人来交易。”

  他大学读的是法律,新生报到的时候老师让大家自我介绍,说说自己的理想。他是最后一个上台的,一上去就说:“我没有什么理想,我就喜欢赚钱,我的理想就是在25岁之前赚到100万。”

  结果大一那一年,靠着卖情趣内衣,他真的赚够了100万。“情趣内衣比较简单,利润也高,更不会像避孕套等其他成人用品一样出现质量问题,就这么开始了。”

  最初开的不算是一个工厂,只是一个作坊,包括雷丛瑞在内一共就七个人。

  “刚开始挺辛苦的,每天早饭没时间吃,下午两点吃个午饭,晚上九点多吃个晚饭,然后就继续再工作。半夜十二点多去裁剪,有时候说不定要干到天亮。”

  但那时是雷丛瑞口中最快乐的时候,他喜欢这种有目标就去折腾的感觉。

  灌云有100多万的人口,都以务农为主,当没有农忙的时候,这些大妈们除了在家带孩子也渴望能多做些事情。

  可他最初根本不敢说是做情趣内衣的,没人敢来,后来说是服装厂。把她们骗进来后,干着干着发现收入挺稳定的,大妈们也就留下来了,现在员工有400多人。

  现在,大妈们已经可以很坦然地跟家里人讲自己在情趣内衣工厂工作,甚至会把小孩子带到厂里来,一边是缝纫机上的蕾丝底裤,一边是放学后写作业的小朋友,这样的场景很常见。

  甚至很有意思的是,一些大妈们的亲戚们会问,你是在哪里上班?说在服装厂。人家就会问,啊,你在服装厂,做情趣内衣的吗?现在的灌云,情趣内衣已经是一个大产业了。

  雷丛瑞的生意头脑还体现在做爆款上。2011年,大学三年级的雷丛瑞正式休学,那时候他唯一想做的,就是策划如何做一件全网都会火爆的情趣内衣。

  “其实那个想法是我妈妈提出来的。因为情趣内衣每个部分很小,剪切工艺很繁琐,所以我们一直想找最快的方式提高效率。于是想到一横一竖是最简单的,中间挖个洞,一条短裙就出来了,如果想要好看就加上蕾丝和包边。”

  这条吊带裙一个工人一天能做100多件,而且弹性大,从80斤到200斤都能穿,并且顺应当时的网络环境,它只要九块九还包邮,于是立马一销而空,成为了中国情趣内衣里销量最高的款,高达上千万件。

  做这样一件内衣用料的话大概三十克,雷丛瑞的工厂一个月都能用到十几吨,可见其火爆程度。据说当时一系列总共有90多个设计款,销量都很好,一直持续了三年。

  雷丛瑞的妈妈还为他做过好几次“创意总监”,只要是她认为好看的款,就会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有那样的眼光,可能是女人的直觉吧。”

  现在雷丛瑞的生意早就做到了海外,基本都是出口。

  “只要有人类,没有战乱的地方,我们应该都卖到过那里。”面对中外客户的不同需求,雷丛瑞说:“中国人还是比较保守的。比如颜色更偏好黑白两色,而外国人就喜欢红色、紫色这种鲜艳的。非洲人喜欢便宜,欧美人喜欢大码。”

  做生意对他来说就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而面对情趣内衣这个产品,他并不觉得是一个拿不上台面的东西。他说,虽然它很性感,但大家都是从“性”的角度在看它,那“感”呢?它所能体现的女性的美呢?这点被所有人忽略了。

  而性,这个本身就具备的功能,不需要再被强调了。 

  自从做了情趣内衣后,县城里的人都跑来问他,请教他如何做生意。他也很乐于分享,带着老乡一步步地做。最有意思的一次,是雷丛瑞的初中老师找到他,问他可不可以给自己的爱人打点折扣,他爱人也想进货做情趣内衣。

  在他之后,灌云县开办了好几个情趣内衣工厂,现在全国有一半的情趣内衣都是在灌云生产的,成了名副其实的“情趣小镇”。

  提起想不想去大城市生活,雷丛瑞很坚定地表态:没想过。

  “如果我挣这点钱,去北京去上海买套房就没了,那多没意思。现在我在这做情趣内衣,整个县城也因为它越变越好,我就想留下来把它再做大一点。”

  “那你的理想是什么呢?”

  “做中国的维秘。”